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勇于冒险


瑞士制表业不能再走老路


作者:Samuel Jaberg


 其他5种语言  其他5种语言
著名车型Twingo的设计者帕特里克·卢克曼认为,设计师的使命,是给机器制造的"死"产品注入灵魂。 ( JIMH/P.-W. Henry)

著名车型Twingo的设计者帕特里克·卢克曼认为,设计师的使命,是给机器制造的"死"产品注入灵魂。

( JIMH/P.-W. Henry)

质量与新颖的设计,是瑞士手表取胜的关键因素。然而业内某些小品牌认为,要想吸引新客户就需要更大胆地进行冒险。那么,主宰这一行业的大集团会不会听取他们的呼吁呢?

“在一个饱和的市场里,手表的定位需要让消费者第一眼看到便能领会。设计就是赋予这个目标意义的元素,”雷恩高等商校(l’Ecole supérieure de commerce de Rennes)助教克莱尔-莉泽·阿克曼(Claire-Lise Ackermann)在第十八届钟表营销国际日(法)上说道。此次盛会的主题正是钟表设计。

会议的召开正值该行业处于一段非常时期。尽管从本世纪初就出现了机械表的繁荣,然而飞速发展的年代(法)似乎已经成为过去。特别是现在受到亚洲市场风暴的影响,瑞士制表业正在寻找新的灵感。在这个时候,各制表公司都在迫切窥探能让他们的成功继续(与否)的新趋势。

更加透明化

汝拉地区管理学院(Haute école de gestion Arc de Neuchâtel)教授尼古拉·巴贝(Nicolas Babey)透露了两个主要的方向。第一个被他称为“审美习惯法(法)”,在于重新发现技术上不适用的功能,将其用处加以转化。他特别举了计时功能的例子,如今几乎已无人使用;还有欧米茄(Omega)出名的秒表,被改造成潜水表后,最常出现的场合却是鸡尾酒会。也许因为人们在那儿会碰到很多“鲨鱼”,他揶揄道。

有裁员,无危机

近几个月来,数家瑞士钟表企业已经开始裁员。豪雅(TAG Heuer)于9月宣布裁减制造及行政部门的46个职位。这个纳沙泰尔品牌另有49名职员被部分失业。卡地亚(Cartier)也对在弗里堡州(Fribourg)的Villars-sur-Glâne工作的230名员工采取同样待遇。拉绍德封企业高珀富斯最近把公司的115个职位减少了10个。

另一方面,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总裁尼克·海耶克(Nick Hayek)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无法理解这些裁员与部分失业。在他看来,“瑞士制表业根本没有进入危机”。“如果你们处于问题很大的状况,那我并不反对有企业宣布实施部分失业。然而在有增长或者是销售稳定的背景下,这发出的是一个危险的信息,”他指出。

2014年1-11月间,制表业一年内的出口额增长了2.3%,达到204.4亿瑞郎。自2010年起,出口涨势一直在减退,当年的手表出口增长率曾达到22.1%。2011年增长率为19.3%,2012年还是10.9%,而到2013年仅为1.9%。制表业是瑞士第三大出口工业,仅排在制药与机械制造业之后。这个行业在瑞士雇佣的劳动力总数接近5.5万人。

机械机芯的美化与新材料的应用则是巴贝观察到的第二个重要趋势。手表及其表壳变得越来越透明,令内部精心打造出的机械化珠宝一览无余。

新品牌Cvstos(德)2005年才面世,现已在封闭的瑞士豪华表圈子内站稳了脚跟,它的艺术总监安东尼奥·泰拉诺瓦(Antonio Terranova)被看作这个“脱衣风”的先驱之一。他的另一个出名之处,是把他的某些材料(金属、润滑剂等)借用到其它领域中去,比如航天甚至手机。在这次近300人参加的拉绍德封钟表峰会上,他发布的信息都带着挑逗的口吻:“遮掩是卖出手表的必要之恶”,或是“品牌并不是明星,产品才是”。

必要的更新

他私下里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作出的评判相当直言不讳:“瑞士制表业还活在过去,所应用的也不过是众所周知的老一套。在今天,更新是非常必要的。可是很多品牌还没有应用前卫技术的勇气。”

他这个把机械表做成全透明的想法,来自于童年的失落感,从小在拉绍德封长大的他,很早就开始热衷于钟表。“当你购买一块劳力士(Rolex),卖家怎么说,你就只能怎么信。可是有了透明的表壳,撒谎就不可能了。”从那时起,许多著名品牌采纳了这个想法,把他们的机械表机芯展示出来。泰拉诺瓦对这种跟风的做法毫不吃惊:“我们有幸作为独立品牌,同客户有着直接的联系,他们是我们近60%的产品的买主。而大制表集团被短期的利润套住,没有这种迅速做出自我质疑的能力。”

其他与会者也强调,对很多制表企业而言,如果扎根传统和精典雅致既是出于必要,又是一张王牌,那么丧失创造性与缺乏创新力如今却意味着一个真正的风险,尤其是对那些依赖一、两个旗舰款式的品牌来说。

结合新科技

因为,正如雷诺(Renault)名车型Twingo的设计者帕特里克·卢克曼(Patrick le Quément)所言,“在创造领域,必须明确地望向未来,表现出一定勇气”,他这话字字铿锵有力,也并不否认回忆的贡献。巴黎娜丽罗荻事务所(NellyRodi)时尚猎头万桑·格雷瓜尔(Vincent Grégoire)也指出:“没有比妥协更糟糕的了。标志产品总是坚定、激进、有主见。”他还认为,“人们常常是在危机时期搞出创新来”。

“不要怕新科技,要将其聪明地结合进来。取得成功的品牌,是那些保持可靠性的品牌,”洛桑艺术设计学院(ECAL)教授泽维尔·贝瑞努(英)(Xavier Perrenoud)表示,他特别提到联网手表的出现,而这一方面会议中却很少提及。

高档品牌高珀富斯(Greubel Forsey)的联合创办人斯蒂芬·富斯(Steven Forsey)则强调了情绪化的一面,必须保持它与机械表的关联。“在造型过程中,信息软件能提供宝贵的支持,但软件却倾向于把物品变得枯燥,忽略了手表最根本的触感。这么做的风险,是失去了一部分的人性。”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