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医学未来


未来手术刀将由机器人掌管


作者:Simon Bradley, Genf


将来,像“达芬奇”一样的机器人手术系统如何操作,将是年轻一代医师的必修课程。 (AFP)

将来,像“达芬奇”一样的机器人手术系统如何操作,将是年轻一代医师的必修课程。

(AFP)

医学在发展,未来机器人将取代医生为人类做手术。瑞士日内瓦在这方面走在前列,该州引进了“达芬奇”系统手术助手机器人,成为全世界手术机器人密度最大的地区。与传统手术方式相比机器人做手术存在费用高和安全问题,那么为什么日内瓦却如此热衷于此呢?

“机器人手术助手是医学的未来,这一点毫无疑问,” Philippe Morel,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的手术师和内科手术主任医师,他非常推崇医疗机器人的利用。2010年他利用手术机器人系统“达芬奇”进行了首个胃旁路手术,这是在医院中最常见的手术。

Morel在手术室的另一侧控制着这个被称为"Octopus"的机器人,在病人体内进行非常细致入微的手术步骤。这一机器人系统主要用于前列腺手术、卵巢切除和其他妇科手术。

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和瑞士西部各州的一些私人医院非常热衷于使用机器人。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刚刚将3台中的2台“达芬奇“机器人进行了升级。在这个人口仅有40万的瑞士州中,就有6台“达芬奇”机器人-是世界上该类机器人按人口比例密度最大的地区。

对于Morel医生及他的医生同事Monika Hagen来说,机器人在手术范畴的意义非常重大。“这令手术更加简单方便,更容易控制,”Hagen医生说。

“我看重在狭小空间内的自由度和机动性,利用两台3D照相机,视野非常出色。这能帮助识别平时无法识别的结构性质,如果放弃机器人重新回归传统手术,将非常痛苦。”

支持机器人手术的人认为,病人的疼痛和失血都会较轻,而且能缩短住院时间。

在一个网上论坛中,一些人针对RTS电视台有关机器人做手术的问题进行了讨论,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术后的反应少,恢复快,”2009年通过机器人进行了前列腺手术的菲利普说:“我的住院时间比别人短,节省了费用而且身体感觉不错。”

对于机器人切除前列腺已经没有争议,而其他手术则还很难说,Hagen医生补充说。

2013年一个覆盖面很广的美国妇产科手术调查结果显示,机器人手术在切除子宫的手术中,不如传统手术效果好,不仅费用高,而且没有明显优势。

费用高

利用机器人做手术的一个最大问题是费用高,在象瑞士这样的国家,卫生和医疗保险费用都在不断增加,购置昂贵的新仪器就更加受到质疑。

购置一台普通的“达芬奇”机器人的费用约为130万瑞郎,但是医院还要购买只能使用10-20次的附加工具,每年还要对整个系统进行维护。

只有当一家医院在6年中,每年平均利用机器人进行150-300次手术,才值得购进“达芬奇”设备,德克萨斯的机器人专家Emmet Cole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

在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自从9年前购进了该系统,共做了1853次手术。Hagen医生说,那里的医生很庆幸没有设置使用机器人的最高财政限制和培训费用。

“达芬奇”

“达芬奇”机器人是最实用的一个系统,由美国公司"Intuitive Surgical"生产,目前在市场上基本上算是“独统天下”,该公司去年创造了21.3亿美金的赢利。自从2000年美国允许机器人做手术以来,“达芬奇”共进行了250万例手术。

全世界共有3200台机器人投入使用,三分之二在美国,500台在欧洲,其中27台在瑞士。

这是因为医院将购置机器人的高额费用成功地分摊出去,再加上大量的胃旁路手术节省了许多因并发症和后续手术带来的费用,同时缩短了病人住院的时间。

机器过多

但是如果一个系统未能得到良好的操作,那么就会带来附加费用。这些附加费用会由医疗保险公司来负责吗?对此瑞士医疗保险公司联盟Santésuisse(德)的回答是:不!该联盟媒体发言人Christophe Kämpf警告说:“这里存在一种危险,购置了机器人的医院会故意多做一些毫无必要的手术,以便他们的仪器能够赚钱。”

在整个瑞士目前共有27台这样的机器人设备。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的Christophe Iselin认为这或许太多了。他在RTS电视台的论坛上写道,在瑞士西部减少机器人的数量完全有意义。他说:“很明显在瑞士有些机器没有被充分利用,这些闲置的仪器是健康费用提高的原因。”

100%安全?

尽管发展迅速而且被认为冲破了技术上的界限,但是这一机器人系统依然会出现闪失。2015年3月的一部RTS的纪录片披露了一系列“达芬奇”系统在美国发生的医疗事故-从无关紧的事故要到严重后果。2014年生产“达芬奇”机器人公司"Intuitive Surgical"(英)的商业报告中提及了上百个法律诉讼。

来自美国的这些令人不安的统计数据,并没有令瑞士医药准入和监督机构Swissmedic(德)望而却步,根据该机构市场监督部门负责人Karoline Mathys的数据,自2008年,瑞士仅上报了很少的几起因“达芬奇”引起的医疗事故。

Philippe Morel及身边的医生坚持表示,他们的“达芬奇”系统从未造成过任何事故。他们能从制造商那里及时得到最新信息。

Swissmedic唯一依赖的就是制造公司的信息和“责任规则”。瑞士也属于一个欧洲监督组织,在一个保密协议上签了字-有义务对上报信息予以保密,使用者和制造商必须指出问题,但是却只需公布补救措施。“没有任何迹象说明我们从制造商那里得不到足够的信息,或者‘达芬奇’有什么问题,” Mathys在那部纪录片中说。

错误都是人为的

对于病人来说,风险不在机器人身上,而是在手术师身上,Morel说:“75%的航空事故都是因为人的失误,而不是机械问题,我们非常明确,我们必须把我们使用的工具控制在视野之内,如果工具超出了视野范围,那么绝对不要自己再用机器人把它找回来,因为我们感觉不到身体上的不适,这样可能会撕裂血管。”

这位手术师认为只有多加练习,才能得到更高的安全感。医院的新一代医生必须首先通过理论考核,然后在实验室中进行训练。“根据个人条件,经过50-150次的练习,一个新手就可以在手术中操作机器人了。”

训练是一笔比较高、但无法避免的费用。但是Morel医生确信,机器人会留在日内瓦,他说:“几年之后,这里不再是只有6台,而是会有15台这样的机器人,15-20年之后,情况将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病人会感到更安全,让机器人做手术,因为在高科技的支持下,机器人会更加精准。”

手术师会减少在手术室内的时间,“他们会在手术前制定计划,然后进行虚拟实施找出最好的方案,确保机器人会按照制定方案操作。但是手术师一定要随时准备好,万一出现技术故障或者其他突发事件,马上上手术台。”

机器人竞争

2015年3月网络巨人谷歌与强生子公司Ethicon一起宣布共同设立一个机器人手术论坛。

目的在于:谷歌以其规则推算功能,利用现场图像进行分析,并以新的形式展示数据。

强生希望这一新的机器人系统对医院能够更加经济有效,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同时希望有一个端口,在手术进行过程中,医生能有一个更好的获得信息的渠道。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