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医生"主宰"着儿童的性别


是个男孩!是个女孩!可是如果生命无法与贺卡调和,出生时刻成了令人为难的谜题,那么又该怎么办?

瑞士阴阳人活动家达妮埃拉·特鲁弗(Daniela Truffer)正在开展一项宣传活动,呼吁停止对出生时难以确定性别的儿童施行生殖器手术和荷尔蒙更换治疗。

特鲁弗主张给予当事人成长的时间,由他们自己来决定是想成为男性或女性,还是继续作阴阳人。

“强迫手术不能作为答案,”她表示,并引述了一些医疗研究。这些研究都显示手术往往收效不良,且多数患者从此一生受到挫折感和悔恨的折磨。

“这种手术既痛苦又无法逆转,而且似乎会减少或彻底消除性觉。未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整形手术违反了身体健康与自我决定的权利。这是人权问题,”特鲁弗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种出生时即不能真正算男性、又不能算女性的变异现象在每2000个新生婴孩中就有一例,自古代起便为社会所接受。但随着时光推移,他们变成了看不见的少数,部分由于20世纪中,“矫正”手术成为一种规范。

紧迫感

当一个孩子同时具有两种性别特征,就必须立即选择其中一种,医生和父母的行为都受到这种文化规则的影响。

两年前开始公开为阴阳人权利进行斗争的特鲁弗称,她自己的经历就很典型。

1965年她出生时就“没有明显的性别特征”。她有男性染色体,一个萎缩的阴茎,和发育不良看似阴唇的阴囊。

“为了她好”,她被尽快施以手术,获得了一个性别。只有两个月大时,达妮埃拉的睾丸就被摘除。“他们把我阉割了,”她说道。

她7岁的时候,阴茎被切到阴蒂的长短,18岁时又被植入人造阴道。“我认识的大多数人或是缺少性觉,或者干脆就没有。他们践踏了人权,这太残忍了。”

羞耻

虽然她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可她的父母和医生从来都没有充分向她解释过她的身体情况,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她一直有着深深的羞耻感。

如今她的怒气指向了那些不急于改变这种生殖器外科手术操作的医疗机构。“他们在扮演上帝。医生不断催促父母。这事很隐私,是社会的禁忌,父母们被吓倒,完全不知所措。”

作为反对向阴阳儿童实施强迫性生殖器手术瑞士宣传运动(Swiss campaign against genital operations on intersex children)-Zwischengeschlecht.org-的组成部分,特鲁弗于本月初向伯尔尼大学医院递交了一份公开抗议信,呼吁医疗工作者停止这种“强迫性手术”。

许多医生仍然坚持一种普遍认识,即儿童需要明确的生物性别。问题不在于要不要手术,而是要向哪个方向。

在最近一份报章采访中,伯尔尼儿科大夫查哈瑞阿斯·查哈瑞奥(Zacharias Zachariou)医生强调,“如果可能的话,在出生后两年内作出决定”很重要。

性别的选择

然而,就像巴塞尔大学社会学家卡特琳·岑德(Kathrin Zehnder)所指出的那样,生物性别和社会性别不是一回事。

“多数人以为,不作手术意味着不赋予性别,可在我看来,这种认识完全错误,”她向swissinfo.ch的记者表示。

“你不管怎样都会给孩子一个性别。尽管孩子的身体看起来有些不一样,可这也并不是说,你就必须叫这个孩子阴阳儿童。”

岑德就认识这样一位母亲,她以“女孩”称呼自己的女儿,但在孩子年龄适当的时候向她解释说,她还有有一天成为男孩的可能性。

“我不能肯定你就能借助手术来保证孩子不会与众不同。如果孩子自觉不同你又该怎么办?你不能用手术就把不同之处解决掉,”岑德补充道。

在特鲁弗看来,知情同意是关键。最近在德国发生的一件重要案例中,以男孩身份长大的一名患者的女性生殖器官在常规手术中被意外切除,因此获得了10万欧元的赔偿(参见右栏“弗林案”)。

这一案例会不会也在瑞士引起类似的法律诉讼?苏黎世大学法律教授安德里亚·毕什勒(Andrea Büchler)认为完全有这个可能:“医疗手术需要征得当事人的同意。”

“正常来说父母能为自己的孩子作决定。然而生殖器外科手术涉及到最高人权,不应该在没有患儿同意的情况下进行-除非有医疗必要性。”

变化之风

一些医院,例如比尔(Biel)的Wildermeth儿童诊所,已经放弃以手术刀解决阴阳婴儿的做法。克里斯蒂娜·阿毕(Christine Aebi)是那里的小儿内分泌科专家顾问。

对性别不明确的婴儿会进行染色体检测。“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建议父母等着由孩子自己来选择性别,”她透露。在比尔,只有当外生殖器影响到大小便功能时才会通过手术渠道来处理。

特鲁弗承认阴阳儿童的父母面对的是极其为难的处境,但她强调,虽然“在这个世界上要抚养一个性别不明的孩子非常困难,但另一种做法伤害到的会是身心。”

瑞士资讯(swissinfo.ch),Clare O'Dea

弗林案

克里斯蒂安娜·弗林(Christiane Völling)是一位德国阴阳人,她对一次手术的起诉获得成功,成为具有重要意义的案例。

2008年,科隆地区法庭作出裁决,认定30多年前是在她不知情且未同意的情况下摘除了她的卵巢和子宫。本月初她得到了10万欧元的赔偿。

现年48岁的弗林出生时有着肥大的阴蒂,被误认为阴茎。她被当作男孩抚养成人,并取名托马斯。

在她17岁时作阑尾切除手术时,医生发现她还长有子宫和卵巢,便通过手术将其切除。

法庭裁定这起手术为非法。

阴阳人

阴阳人是指内部和/或外部生殖器组织有不止一种性征的人,他们身上兼有女性和男性的性征。

这种雌雄同体有好几个不同的变异。

雌雄同体并非象人们想像的那样罕见,许多人都有这种情况,只是出生时可能并不明显。

有些阴阳人在出生时即可被很容易地分辨出,但另一些则要等到更晚,尤其是到青春期时才能被发现。

许多明显的阴阳人都得到医治,他们被认为是“不正常的”,需要通过外科手术或荷尔蒙更换治疗(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进行“矫正”。

来源:国际阴阳人组织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