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医疗保险 在瑞士叫救护车谁掏钱?

Rettungssanitäterin und Rettungssanitäter bergen einen Patienten

急救员接受的是患者紧急救护培训,然而基础医疗保险却只部分承担他们的行动费用。

(Keystone)

在瑞士叫救护车,大部分患者都要自行承担救护车的费用,这笔钱有时是很昂贵的。如此挽救生命的行程,是否应由基础医疗保险来负担呢?目前这一想法正在讨论中。

Georges Vittoz还能清晰地记得,90年代时,一位患者要为救护车支付200瑞郎的费用。而现如今,这样的医疗运输要贵上几倍,且大部分要患者自己掏钱。有些人不能一次付清,不得不按月还款,有些则干脆拒绝这样的运输。

Vittoz那时负责法语区沃州的救护车服务。他举了一个慢性病患者定期需要医疗运输的例子。

究其本质

“第一笔帐单的50%由基础医疗保险负责。如果没有附加险,那么接下来的所有账单都要自己买单,”他说:“所以不要再打144(急救电话)了”。

对潜水爱好者Alfred Suter来说,一次在圣加仑州潜水之后,他被救护车送往了医院,这段里程价值2400多瑞郎,是他月薪的一半,瑞士电视台(德)外部链接这样报道到。他现在按月还贷。2014年的调查(德)外部链接显示,由一位医生陪同的救护车出车一次,在瑞士各州的价格由850到1900瑞郎不等。尽管基础医疗保险会偿付救护车车费的一半,但每年最多也就是500瑞郎。其原因是:医疗保险法没有将急救和运输等同于门诊就医。

法律落后于实际

剩余的,就要由患者自行负担了;如果一年间多次呼叫救护车,那么也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而现在阿尔卑斯空中救援队Rega的收费,也不过是每年30瑞郎(详情见资料信息)。

我们是挽救生命的,然而法律并不承认我们的工作有这样的意义。”Georges Vittoz

引言结束

救护车运输“是瑞士卫生系统内,少数几个难以纳入基础医疗保险的部分,”Vittoz说:“我们挽救生命,法律却并不这样承认我们工作的意义”。

如今Vittoz和他救助服务总会(德)外部链接的同事,要求对已实施20年之久的法律条文进行修改。他们认为“古老”的法律已跟不上紧急援助服务、以及通货膨胀的发展。

山地救护

如果有人在阿尔卑斯山远足时受伤,并需要搜救队,那么基础保险只会给付500瑞郎/每年,或在遇到生命危险、投入急救时给付5000瑞郎,这与救护车运输所获得的保险赔付一样多。

因为空中救援就要昂贵许多,所以瑞士有320万人都会向瑞士空中救援队Rega(英)外部链接给付年资助金,每人每年至少30瑞郎。而Rega则会免去紧急救助中,基础医疗险和意外险不负责赔付的部分。

急救发生在山区和偏远地区的情况很多:2017年Rega平均每33分钟就要应对一次呼救。幸好在瑞士远足或滑雪的外国客人,也可成为Rega(英)外部链接的会员,这样才能在全国范围内享受到被空中救护的可能。

信息框结尾


法律远离现实

Carlo Casso是救助服务总会(简称:IVR)的理事。他认为20多年前所推行的基础医疗保险法,是引发问题的根源。那时出动救护车,被当作是保险最基本的运输服务,而不属于医务紧急救护。从最后几个案例来看,所产生的费用首先由强制性的基础医疗保险给付。

Casio说,自从急救服务职业化后,情况就发生了改变。急救卫生员必须完成5800小时的培训,而且要能向患者提供门诊式的诊治。他们必须在15分钟内,对90%的情况作出反应。“他们工作在紧急情况下,质量和速度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关系到挽救和重新唤醒人的生命”,Casso说:“然而急救卫生员并不被认可为医务专业人士”。

还有一个新发展是创立了中央紧急救护号码(144),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通过恰当的评估,确认有必要再派出救护车。

这些大的改变却给患者带来了负担:医务运输的最高限定500瑞郎(紧急情况5000瑞郎)是1995年拟定的,这与如今的花费已相差太远。

“目前的法规已被现实大大超越,”Vittoz说:“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法律的话,就会发现医疗保险已经走到前面去了”。

保险

瑞士保险公司提供从基础保险到车辆保险及个人财产保险的一切服务。 附加保险还覆盖许多其他的保险,包括医院中的私人病房及海外的医疗费用等。 此外,一些特殊机构还为其成员提供特别服务,比如户外运动爱好者遇到事故可以享受直升飞机的山上救援。 医疗保险 ...

Vittoz和Casso都承认,一个高质量的急救系统,一个无论日夜都可以马上出现在现场的队伍,均需要钱。但他们不认为患者应承担大部分花销。

“各州和地方政府应为急救的运作买单,就像他们为警察和火警买单一样,”Casso说:“患者应该只承担实际产生的费用”。

“挽救”急救?

瑞士价格观察家(德)外部链接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瑞士全国医务运输的价格昂贵且差异巨大,要求改变现状的呼声越来越高。

联邦卫生部宣布,已和医务专家、保险界人士进行过多次讨论,可能会出台新的措施。

卫生部发言人Grégoire Gogniat说:“一项特别议题就是,如何收集服务和花销的数据,来预估具体的数目(由患者和基础保险共同承担)”。

各州负责

然而这样的任务因瑞士的联邦制体系而变得困难。因为目前各州可自行安排急救运输及其花销的问题。

所以这些不同的收费模式,又决定着患者最终要出具的费用。也就造成有些预定的救护车,其价格比其他地方贵三倍,正如2014年的研究所显示。对许多人来说,这样的差异应该消失。

瑞士的物价监督员 那个努力降低瑞士物价的人如何看待瑞士高物价?

瑞士设有一个官方职务-物价监督员,一个站在消费者这边,对不合理定价说不的人。他是谁,他又看到了哪里有省钱空间? 斯蒂凡每年都会收到2500多封的信件,都寄自那些关注物价的或怒火冲天的消费者。更有甚者,会直接把尿布寄给他。 尿布这事听起来相当惊悚 ...

“我们应该在全国营造一个统一的收费模式,不能让价格因为人居住的地方不同而不同,”价格观察员Stefan Meierhans说。

统一的收费模式能够带来更多的透明度,而且可以保证是按照同一方法征收的。

无论是急救队伍还是保险界人士,都表示这样的模式是值得期待的。然而在具体措施方面,他们却持不同意见。急救总会致力于修改法律,希望让医务运输和出动急救队等同于门诊治疗。

保险方面

这就意味着,大部分花销不再由消费者而是由基础医疗保险来承担。急救总会不久前已向联邦相关部门呈上了修改法律的具体建议。

瑞士医疗保险的行业组织Santésuisse(德)外部链接则聚焦于价格:全国的医疗运输服务都应该按照同样的方式,以接近于全国平均价格为基础,进行计价。

“我们认为这样效率更高,应该在价格上朝这个方向靠拢,而不是把患者的负担简单地推给保险公司,因为这样会对保费产生影响,”Santésuisse的媒体发言人Christophe Kaempf说。

价格观察家已与州政府和协会方面进行过沟通,并提出建立统一的收费计价系统的建议。Meierhans很乐观,这可能会“挽救”那些患者。“我希望过几年,最多到2020年,我们能够再跨出一步,”他说:“不过在瑞士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时间”。

瑞士救护工作的数据资料

96个 救护队

2500名 救护卫生员(急救员)

1200次 平均每天投入救护

70% 紧急救护百分比

80分钟 平均救护时间

33公里 偏远地区的平均距离

5065岁以上的客户百分比

20瑞士全国逾65岁的老年人口比例

资料来源:瑞士医疗卫生观察站(德),2016外部链接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is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