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南非


煤炭的阴暗面


作者:Susan Vogel-Misicka于约翰内斯堡


煤是资源也令人头疼:煤矿和南非 (swissinfo.ch)

煤是资源也令人头疼:煤矿和南非

(swissinfo.ch)

煤是南非的主要能源也是其重要的出口产品,但是这一切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在出产煤的当地,居民的生存条件被忽略。政府还在计划兴建燃煤发电站,瑞士资讯swissinfo.ch针对煤炭带来的阴暗面在当地进行了走访。

红色的煤灰迷了swissinfo.ch记者的眼睛,她可以眨眨眼或者离开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住在南非普马兰加省贝尔法斯特附近煤区的居民们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Maria Mtsweni是一位祖母,也是一座房子的主人,从她的房子步行几分钟就是一个煤矿,经营者是南非采矿集团Genet,该集团与瑞士原材料公司Glencore有着合同关系。自2006年煤矿运转,爆破的声响就没再停止。

Mtsweni女士的律师Koos Pretorius说,爆破的强度大到把她由泥和粘土建成的房子震塌了一部分,在她的后院里有一个大坑,那里以前曾是一个房间。而在她居住房间的墙上有许多大裂缝,有的缝隙有手掌那么宽。这位律师在附近有一个樱桃农场,他在业余时间帮助Mtsweni及她的邻居们讨回公道,不收费用。

Maria Mtsweni: “我没有其他的住处,这是我唯一的一所房子,而它在逐渐倒塌,每次当我看到煤矿的人,我都想死。这总是一个压力,随着时间你的脑子会乱掉-一切都不在运转了。也许上帝能帮上忙,但是我已经不再相信了。” (swissinfo.ch)

Maria Mtsweni: “我没有其他的住处,这是我唯一的一所房子,而它在逐渐倒塌,每次当我看到煤矿的人,我都想死。这总是一个压力,随着时间你的脑子会乱掉-一切都不在运转了。也许上帝能帮上忙,但是我已经不再相信了。”

(swissinfo.ch)

在瑞士资讯的询问下,Glencore的发言人通过电邮表示,调查显示:“我们的爆破并未对周边住宅造成很大的危害。” 

Mtsweni对于Glencores采取的用铁丝网和泥土刷新房屋的补救措施并不满意。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通往领取退休金办公室的道路,遇到下雨就无法行走。

“运煤卡车毁了这条马路,夏天会被雨水淹没,校车无法接送孩子。而老人们则无法去取他们的退休金,” Pretorius这样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煤就是钱

瑞士资讯参观煤矿或者与南非办事处联络的请求,遭到Glencore的拒绝。

这些创造上十亿收益的煤炭行业,只对“有煤”和“要煤”的人感兴趣。有煤就有电,没有能源,一个国家无论从经济还是社会角度都很难发展。有时候采矿公司对于地区的发展也会有一定帮助,比如帮助地方改善基础设施等。

Glencore表示,他们会修缮公路,并对卫生和教育项目给予支持。

根据世界煤炭联盟组织的数据,煤炭涵盖了30%世界初级能源需求,解决了41%的电力供给,支持世界70%的钢铁生产。

每年78亿吨煤从地下被挖掘出来,其中几乎一半(35亿吨)在中国,中国的煤炭基本用于本国,相比之下,南非每年开采2.6亿吨,四分之一用来出口。南非四分之三的能源需求由煤炭解决。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世界煤炭联盟组织的数据显示,煤炭产业在世界范围共提供700万个工作岗位。南非煤矿产业共工作着65'000名员工,他们的年收入约为9.13亿瑞郎。一名在煤矿工作的人工资足够解决10个人吃穿问题。

Nicholus Mabena就有这样一份工作,他是AngloAmerican下属Goedehoop-Bergwerk矿山的技术员,在他不上班的时候,他会和律师Pretorius一起,为维护受到采矿企业Optimum影响的居民的利益而效力。

死亡的牲畜和泛滥的厕所

问题始于2009年,当Mabena和邻居们被要求搬家,为新煤矿腾地儿的时候,Nicholas Mabena说,问题还不是搬迁本身,而是牲畜不能被一起带走。矿山提供的牧场非常差,造成的结果是80头牲畜死于营养不良。

2012年通过对话,Optimum向当地居委会寄了一封信,上面表示该企业与那些牲畜的死亡没有关系。但是Optimum愿意补偿半数牲畜的费用-如果能证明死去的牲畜属于自己。而困难的是,那些牲畜已经死去多年了。

除此之外,Optimum还建议,农民把自己的牛全部卖给煤矿,这样就可以避免向农民们授予矿山旁牧场“拜访权”的麻烦。Mabena认为这简直是欺诈。

“我们必须能够拥有搬家前我们所拥有的。对于我们黑人来说,牲畜是投资的一部分,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营生。我想,煤矿在某种程度上揭了我们一层皮,他们收购我们的牲畜,等于拿走我们的投资,我们失去了所有挣钱的工具。” (swissinfo.ch)

“我们必须能够拥有搬家前我们所拥有的。对于我们黑人来说,牲畜是投资的一部分,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营生。我想,煤矿在某种程度上揭了我们一层皮,他们收购我们的牲畜,等于拿走我们的投资,我们失去了所有挣钱的工具。”

(swissinfo.ch)

另一个问题是居住空间问题,当他们搬迁的时候,矿山虽然为他们建了新居,但是居民们并未得到房屋的土地登记。而且一些房子有排水问题,有些房子没有热水,而且厕所常常堵,因此污水常常会流到卫生间中。而其他有些房子的厨房中没有柜子。

放弃煤炭

煤炭对环境的影响也十分严重,不仅污染空气,也令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提高。而挖煤和矿山的保养又需要大量的水。

一旦煤挖了出来并被运走,煤矿就会关闭,这时候就出现了酸性矿井排水的问题,美国环境组织EPA和绿色和平组织都注意到这一问题。这些被硫酸盐和重金属污染的水会流到周边的土地中,或者进入地下水,而这些有害物质会令人类和动物生病,就像Mabena家的牛发生的情况一样。

出于这个原因环境保护者要求进行长久性的能源改革。

“我们为南非的能源革命而战斗-放弃煤炭,”非洲绿色和平组织的Melita Steele这样对瑞士资讯说。她同时表示,南非政府现在修建三个新煤矿的计划与放弃煤炭的宗旨有所冲突。

南非能源部在“能源计划”中规定,直至2030年南非的能源将是新型混合结构,目的在于,让42%能源需求由可再生能源解决。

根据国家能源集团Eskom的数据,今天72%南非的能源需求由煤炭解决,而且这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变化。世界能源理事会推测全世界约有860亿吨煤的储备,足够140年使用。南非的煤储备约为30亿吨,够200年使用。

Steele认可一个稳定的能源供给的重大意义:“广泛的停电现象对我们南非的经济产生很大影响。”而环保人员和她自己都认为,这需要更多的投资,为了让煤矿厂拥有那种分离碳原子的技术,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看不到出路

对于Sprinkaan Masango,一名不识字的农民来说,没电不是问题。为了养活他的大家庭,上到老母亲,下到上学的孩子,外加失业的弟弟,他必须忙碌不休。他的48头牛、绵羊和山羊都必须保持健康状态。

一个煤矿从Masangos手中非法购买了他自1980年以来生活的那片土地。这样做带来的后果是,在一个小地区生活着过多的人和动物,牧场和水都很紧张。

“我必须得减少牲畜的数量,否则它们就活不了。这对我压力很大,因为它们等于就是我的养老金和积蓄,我不反感我的新邻居,但是煤矿不一样,当他们买走我的地,我问他们,我会怎样,但是他们根本不理我。我被困在这里。” (swissinfo.ch)

“我必须得减少牲畜的数量,否则它们就活不了。这对我压力很大,因为它们等于就是我的养老金和积蓄,我不反感我的新邻居,但是煤矿不一样,当他们买走我的地,我问他们,我会怎样,但是他们根本不理我。我被困在这里。”

(swissinfo.ch)

尽管看起来毫无希望,但Masango依然努力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争。因为拒绝搬迁,他不得不付出昂贵的代价,矿山为其他农民提供免费草料,而Masango无法得到。

尽管Masango的日子不好过,但他还是有自己的梦想,他希望有一天能在这片土地上,为他的家盖一座砖房。目前因为前途不稳定,令他还不敢这么做。

瑞士对南非能源效率的投资

一个由瑞士国家经济事务处资助的项目,帮助南非公司提高能源效益。2010年开始的这一项目,为那些希望降低能源消耗的企业,提供免费资料和培训。

直至今天,在这一项目的帮助下,共节省了268'000千万时电和约250'000吨二氧化碳排放量。介于南非的能源价格在一直上涨,令这一项目为金砖国家树立了榜样-怎样加强自身竞争力。该项目将持续至2014年3月。

同时一个代表团不久前跟随瑞士经济部长约翰·施耐德-阿曼前往南非访问,为瑞士企业寻找发展机会,比如能源领域。

Daniel Küng,瑞士国际企业组织负责人告诉瑞士资讯,能源范畴对想进入南非的瑞士企业来说有很多机会,而在采矿业则机会不多。

“因为这一行业现在处于困难阶段,有可能是因为生产力过剩、原材料缺乏或者需要改革,” Küng说。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