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危机加剧的世界


红十字会向全球扩充需要更多人才


作者:Frédéric Burnand, 于日内瓦


2014年11月17日,在阿勒颇郊区:红十字会是唯一一个可以进入到混战中的都市的外国援助组织 (Reuters)

2014年11月17日,在阿勒颇郊区:红十字会是唯一一个可以进入到混战中的都市的外国援助组织

(Reuters)

同跨国集团一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KRK)的工作也在全世界铺展开来。为了在全球范围内更好地对严重的危机和武装冲突做出反应,这一人道主义组织得到的行动经费增加了25%。驻日内瓦总干事伊夫·达科尔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KRK)计划将其原设于日内瓦的几个部门迁往塞尔维亚和菲律宾。相关员工所享受的劳资福利计划将于2015年1月1日正式启动。机构重组将持续4年的时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雇员数量

日内瓦总部:988名雇员,其中49%为瑞士籍:

执行业务:234人

财务及物流:210人

人力资源:151人

公关及信息管理:191人

驻当地工作人员:12'540名,其中15%瑞士籍

世界各地代表团:在84个国家逾100个

日内瓦总部49%的员工是瑞士人,而国际委员会遍布126个国家,其规模比10年前扩充了一倍有余。

达科尔((Yves Daccord))曾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公关部负责人,2010年,他开始就任总干事一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什么要进行机构重组?

Yves Daccord:未来4年,我们要实施新的战略。根据我们的预测,今后的局势可能会更加艰难,我们要面对更多、持续时间更长的冲突和危机。那些我们试图接近的民众,可能会需要更多的帮助。

想想叙利亚危机,如今已经进入第四个年头,经济几乎被摧毁。还有利比里亚,那里埃博拉病毒肆虐,打垮了整个国家。

我们是在冒险,因为与今年相比,我们要将明年的行动经费提高25%,达14亿瑞郎。而2年前这方面的经费只有9亿。

我们还要招募更多的员工,达到14'500人,现在是13'500。我们要充分地利用资源,这里所进行的并不是节俭计划,而是要让资源更合理地分配。

Masharih Al-Qaa在贝卡谷地,黎巴嫩,2012年10月:叙利亚难民得到了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的救援物资 (Reuters)

Masharih Al-Qaa在贝卡谷地,黎巴嫩,2012年10月:叙利亚难民得到了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的救援物资

(Reuters)

红十字会是一个全球化的组织,必须要做到可以每天24小时、每周7天持续工作。因为我们的行动范围,从太平洋的斐济群岛,一直到拉丁美洲、到非洲。

swissinfo.ch:那么对驻日内瓦总部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Y.D.:日内瓦还将是我们的总部。我们的组织越全球化,日内瓦所具备的形象和战略指导意义,对我们来说就越重要。

我必须确保,日内瓦的员工要满足一定的条件:他们的职责是执行相关行动、进行人道主义外交活动、保持司法咨询的高水准等等。我们的几个部门,例如说计算机部,就将转移到贝尔格莱德;而会计工作转移到马尼拉,那里早在90年代就帮我们做过一部分。

swissinfo.ch:招募的条件是什么呢?

Y.D.:我们是一个跨领域的组织,需要素质高、能力强的人才。就拿我们的首要任务100位代表来说,他们至少要具备一定的语言能力,其中12%会讲英语和法语,但大多数88%的人能讲3种语言,其中还通晓泰语、乌尔都语和阿拉伯语的,也不在少数。

如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工作时还带翻译的越来越少了,因为他们往往身处困难地区,要在当地直接进行沟通和交流。

为了让员工满足相应的条件,我们在中东、拉美、加拿大,当然在瑞士还有欧洲其他地方都会进行招聘。

swissinfo.ch:为何要推出劳资福利计划?

Y.D.:为了更有效率、为了解决总部开支越来越大的问题,今后几年,我们必须要把部分岗位转到国外去。每位失去工作的人,都可以享受特殊待遇获得补偿。我们已经签订了集体协议,并成立了员工协会,这都是我们提前协商好的,因为我们是一个负责任的雇主。

2014年8月,在阿富汗赫拉特的一家红十字医院里 (AFP)

2014年8月,在阿富汗赫拉特的一家红十字医院里

(AFP)

swissinfo.ch:红十字会所进行的干预活动越来越多,这与全球化有关吗?

Y.C.:我们所采取的行动确实越来越多了。目前我们出现在84个国家。必须要指出的是,自2001年“911”之后,全球两极化趋势越来越严重。

大国间不再签订国际协约,也没有一两个国家可以统领全球了。在这个日益复杂紧张的世界里,信任变得越来越少。因此要有理解复杂局面的能力,这点变得愈发重要。

红十字会的行动目前有近70%发生在穆斯林国家。在这两极化的时代,必须有一个组织,顶着红十字的标志,可以日夜证明,它不属于两极中的任何一极,它是非常中立、毫无倾向性的。

2013年,伊拉克,Erbil:红十字会的康复中心,许多都是截肢患者 (CICR/Pawel Krzysiek)

2013年,伊拉克,Erbil:红十字会的康复中心,许多都是截肢患者

(CICR/Pawel Krzysiek)

如果我们没有接纳不同背景的员工,那么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行动就会深受限制。在索马里的工作也无从开展。我们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工作已经打开了局面,不仅仅在大马士革,在阿勒颇也组建了一支国际团队。

但是在利比亚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个国家很难让人理解,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要想理解一个国家,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而且现在利比亚非常混乱,整个国家支离破碎。

swissinfo.ch:目前的危机持续的时间都比较长,所以你们的工作范围要做出调整吗?

Y.D.:首先,我们要对那些严重的,例如战争或规模较大的人道主义危机进行干预。不过近十年来,我们也接触了许多旷日持久的危机,例如在巴勒斯坦和苏丹。

我们的团队必须对一些紧急情况做出反应,同时也要注意解决长期性问题。不过很明显,我们不可能对所有的问题都有所回应。鉴于问题是长期的,我们必须考虑到重建的机制和民众的抵抗力。

举例来说:在我刚进入红十字会工作时,是没有兽医团队的。可如今在撒哈拉沙漠以南萨赫勒的干旱地区、索马里或其他地方,我们发现,对那些游牧民族来说,传统的食品或者人道主义援助毫无意义,因为他们所承受的是气候变迁和武装冲突所带来的双重恶果。 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有人帮他们照顾牲畜,因为那些动物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银行,或者是食品贮藏室。

swissinfo.ch:但这些任务难道不应该由发展援助组织来完成吗?

Y.D.:发展援助工作是要让局面得到改善,但我们不是这样的。那些组织进行干预,是要帮助当地国家在教育、经济、文化方面有系统性地发展。这绝对不是我们红十字会的任务。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