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参与性的创新 瑞士直接民主:向俄勒冈州取经

Una donna esce da un'auto e mette la scheda di voto in un'urna sul marciapiede.

正如在瑞士一样,美国俄勒冈州(Oregon)的选民也时常进行投票。在过去,瑞士与俄勒冈州人民曾就直接民主进行过一些交流,他们之间进一步的交流也正提上日程。

(Getty Images)

如何让瑞士的直接民主更加民主?一项研究项目显示,全民公投之前,也就是在公民对政治议题形成决策的过程中,从各市镇抽签选出选民参与审议,就会改善直接民主。瑞士将会切实对俄勒冈州的民主模式进行试点,其目的之一也是为了抵制民粹主义的提案。

题名为“非民粹主义观点的直接民主”项目由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Fonds national Suisse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资助,Nenad Stojanovic为项目负责人。作为直接民主的忠实拥护者,这位政治学家解释说,自己不想仅仅局限于理论研究项目。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外部链接#DearDemocracy

信息框结尾

与团队里的研究人员一道,这位教授打算尝试“改革现有的直接民主体系,但是避免走民粹主义路线”。他们希望仿效美国俄勒冈州2010年开始实行的民主模式:“公民对动议的审议(CIR,也称审议民主)”–从字面意思来讲,就是“公民对动议进行评估”–在选民对公投议题决策过程中,政府通过抽签选出公民参与民主政治。该模式尤其适合瑞士的直接民主体系,因为它和俄勒冈州的民主体系十分相似。

公民对动议的审议:如何奏效

公民对动议的审议:如何奏效

(swissinfo.ch)

选民更愿听取老百姓自己的心声,而非政府宣传

参与审议民主的公民在收集资料与辩论程序接近尾声时,会作出一份结论报告,报告中将呈现各个要点、对涉及议题投赞同票或反对票的主要理由。这份结论报告会被登载在政府发行的动议说明手册中,而后将与投票材料一并分发给俄勒冈州的全体选民。

Alice el-Wakil(德)是苏黎世大学政治理论专业博士,任职于阿劳市(Aarau)民主研究中心。

(Universität Zürich)

俄勒冈州的各项研究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对参与审议民主的公民所提供信息的信任度要远远超过对政府宣传的信任力度,”Alice el-Wakil指出。苏黎世大学政治理论专业博士、阿劳市民主研究中心的这位研究人员深受美国俄勒冈州“公民对动议进行审议”这一民主形式的启迪,建议用其深化瑞士的民主体系。

更加平等以及更为充分的信息量

尽管可以说瑞士的直接民主提供了良好的公民参与手段,这位政治学家还是看到了其中不足。“民主的基本立足点之一是全民参与,在瑞士只有部分选民参与政治决策,公投中选民弃权的比率十分高;令人遗憾的另一点是信息量匮乏:对于复杂议题,公民通常很难形成自己的观点,另外还有在投票宣传中存在虚假消息等问题,”Alice el-Wakil补充说。

随着现存民主体系弱点的逐渐显露,这位研究人员认为,对于瑞士来说,探索民主革新很有意义,俄勒冈州的审议民主就从中受益匪浅,俄勒冈州允许公民参与讨论而后作出决策。“归功于最大限度体现公民平等权利的抽签制度,那些通常不参与民主的人也开始积极参与。” 同时,公民商议民主形式也将新的观念与想法带给广大公众以及政府。

随后,这位政治学家强调说:“该项目对瑞士的民主体系具有双重好处:既可以试点审议民主形式,又可以改善民主体制。我很高兴自己可以从事这一试验项目,这无疑令人充满激情。”

寻找日内瓦州敢于尝试审议民主的先锋市镇

政治学家Nenad Stojanovic(英)目前在卢塞恩大学(Université de Lucerne)执教。从2018年秋季开始,他将去日内瓦大学(Université de Genève)担任教授。

(Universität Luzern)

试验项目应该于明年开始,将在日内瓦州的两个市镇对两次投票进行试点。当前,该项目还处于筹备阶段,但在前几次与日内瓦州的联系中,Nenad Stojanovic已经看到了该州政府的支持态度。因为他今年下半学年将去日内瓦大学担任教授,任期为4年,这位研究人员认为“在那里为民主进行把脉是水到渠成的事”。

在日内瓦州,Nenad Stojanovic现在正在寻找首个意欲大胆尝试民主改革的城镇。在俄勒冈州,当地政府在登记的选民名单中抽签抽出约20位公民。他希望效仿那里的民主模式,由专家和一位调解人员参与,与抽签选出的20来位公民进行对话、沟通和讨论,该项工作持续5天,最后这些公民需要表明自己对政治议题的立场和态度。与俄勒冈州不同的是,日内瓦的“审议民主”作出的结论报告不会登载在政府的动议说明手册中,不会同选举材料一起发给选民。“要想采取俄勒冈州的作法,我们就必须修改关于行使政治权的相关法律,瑞士法律对于提供的材料要求十分严格和精准,” Nenad Stojanovic解释说。因此,“审议民主”的结论报告与政府的动议说明手册会分别进行分发。

l'opuscolo per i votanti dell'Oregon

在美国俄勒冈州,审议民主之后的结论报告(即选民手册)会登载在政府的说明手册上,与投票材料一同发给选民。

(Getty Images)

检验审议民主带来的影响

“投票过后,我们将在市镇进行代表性民意调查,以评估其影响。事实上,这一举措的优点不仅仅是令抽签选出的选民可以对政治议题进行决策,也可以预见其效果。协商民主会收到成效,这点十分重要,”这位政治学教授强调说。

鉴于“审议民主”的结论报告可以帮助选民对政治议题形成自己的看法,俄勒冈州的经验让人充满希望,“审议民主”不但令参与商议的选民有自己成熟的见解,而且相对于政府机关、政党以及代表各级利益的组织来说,通过抽签选出的选民更加能够代表集体利益。

为人民着想,反对民粹主义

Nenad Stojanovic希望,这一模式能够激发全国人民的兴趣,为瑞士的直接民主注入新的活力。“如果有一天,瑞士能够在全国引入这一模式,允许每年通过抽签方式选出1000名选民,负责一周的公共事务,学习政府机关如何运行,了解选举材料的复杂性。除此之外,这也会令所有选民更易履行自己的选举义务,并且积极参与政治投票。”

针对该项模式所进行的各项研究显示,在了解动议内容与商讨过程中,公民都倾向于听取审议民主的结论报告,民粹主义提议则完全失去了阵地。因此,在5个工作日的商讨之后,那些民粹主义的提案都遭到了大多数选民的否决,Nenad Stojanovic指出。他预测瑞士可以实施这一民主新体制,因为此项举措不仅可以加强瑞士人民的主权,同时也会关闭民粹主义之门。

现在,Nenad Stojanovic与Alice el-Wakil已经积极行动,开展起说服工作:在卢塞恩大学举办的公共会议上,他们把撰写的关于这一民主革新的论文呈现给了公众。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