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双性人 男孩还是女孩?为了表格上的性别栏将孩子推上手术台

电影主人公M.和Deborah成了私密好友并互相支撑着接受了自己是双性人的事实。

(visionsdureel.ch)

全世界每时每刻都有1-2%的双性新生儿降临于世,随后等待他们的通常是一场充满纷扰痛苦却要缄默不语的囚禁人生。直到Floriane Devigne的纪录片《不是夏娃,不是亚当-双性人的故事》给予了这群人发声的机会。

瑞士法语区导演Floriane Devigne在这部影片中对既定的性别规范提出了质疑,因为以此为名,社会有时会做出相当过分的事情。而这部瑞士的法语纪录片(多语)外部链接将参加在尼永举办的“真实视角”纪录片电影节竞赛单元的角逐。

“我是双性人”的秘密往往是难以承受之重。对此缄默不语常常令人压抑、挣扎。鉴于此况,Floriane Devigne(多语)外部链接在她的影片里强调了双性别者不同的成长经历,并借此替那些身在其中的人们表达心声。

影片孕育出协会

携手身边的人们,电影主角们的友谊之花开出了硕果:瑞士双性人协会InterAction(法语)外部链接于2017年10月破茧而出。新协会的主要使命是向双性别者及其家人提供广泛的信息支持。协会还希望设立“安全空间”,作为双性人群的交流场所;同时协会开通了一条热线电话。不仅如此,他们还倡导:面对他人不同的性发育特征时,不要将其视作痛苦和疾病。

更多协会信息及联络方式(法):https://www.inter-action-suisse.ch/home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25岁的Deborah和27岁的M.都守着同样的秘密长大:她俩都是作为双性人来到世间。更确切地说,在她们出生后无法被定义成男孩或是女孩。只因社会至今没允许“双性人”作为性别存在,于是医生决定将她们的一生界定为女性。

“他们给我做了手术,摘除了我的睾丸。之后,在我九岁时重新做了手术,因为还需要做些调整。可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又做了手术,在医生看来那次手术主要是为了美观,但于我而言,那场手术简直就是一场灾难,”Deborah在影片中陈述道。

迫不及待地决定性别,尽量赶早地实施手术,而事后对此绝口不提。不只以前如此,时至今日双性儿童仍然遭受如此对待。Deborah和M.直到七岁时才知晓自己是双性人这一事实,而且获悉自己也将因此终身无后。

在熬过了一段迷茫彷徨的日子之后,如今的Deborah已然能够对自己的身份坦然接受。就读于洛桑大学的她甚至决定以双性人作为毕业论文的题目。可与她相反,在巴黎生活的M.至今仍是自身这一禁忌的囚徒。她一直在无奈地与一个自己无法接受的躯体进行着搏斗。“我已经无力去设想我的未来,”她说。

相似的背景却有不同的命运

当制片人建议Floriane Devigne拍摄双性人这个主题时,踌躇疑虑是她的第一反应。她并不倾向于把自己的镜头对准这么一个私密的主题,何况她当时对此话题几乎一无所知,加之与其相关苛刻的医学视角也让她望而却步。

在同女主角们会面后,这位洛桑的女导演找到了一丝灵感。最终她决定采用两位年轻女性之间的通信作为贯穿影片的红线。在这些倾心交流的电子信件中,她们找到了共鸣,分享了她们作为“另类”的各种疑虑和经历。

M.和Deborah的故事虽有着相似之处,但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Deborah在瑞士长大,而M.却在法国。

“Deborah非常幸运能拥有一位洛桑大学医院的医生一直陪伴着她的治疗,他是二十年前欧洲唯一一名对这类医疗方式开始反思的医生,” Devigne解释道。如今,也正是这位医生,现在正在与对新生双性儿的过早医疗干预做着斗争。“手术根本不具备紧迫性,家长的心急如焚并不是急着给孩子做手术的借口,”他面对镜头这样强调,这与他的很多同行的意见完全相反。

给小女孩造一个阴道,为了确保将来男人能使用它。
Floriane Devigne

引言结束

而在法国,这位女导演却没能找到一名愿意公开发表同样言论的医学届人士。就这样,M.的疑虑遇到的是一次次的缄默或者残酷的医学宣讲,甚至她的父母也被建议,不该再生孩子。

“许多双性人被主流医疗的宣讲所洗脑,认为自己有天生性缺陷或者疾病,所以需要‘修理’,”Devigne遗憾地说,这令她感到痛心。

“这么大的孩子怎么会在乎这些!”

在影片里导演发出了一个疑问:我们的“规范”社会到底能接受到什么程度?影片里另人瞠目结舌的镜头做出了令人不安的答复。

影片中Deborah跟她16岁的妹妹Sereina首次谈及她是双性人而且必须多次接受手术手术,她还特别地描述了到医院做定期检查的细节:在麻醉的作用下检查她是否能“完全‘正常’地与男子进行性行为。”这对一个当时九岁大的孩子简直太疯狂了:“这么大的孩子怎么会在乎这些!”

瑞士双性人 “我觉得自己既是男人,又是女人”

16岁时,爱德华得知自己是双性人。这一诊断颠覆了他的生活。经过了“噩梦般的几年”之后,他努力接受自己,但至今依然时常感到不被他人理解。这位32岁的日内瓦人对医生未能充分重视自己的病例而感到遗憾。

医学界集中精力于患者器官的正常功能,却对患者因此而失去的精神上的幸福感视而不见。“青春期时,我们被系统性地刨根问底是否在和异性交往,但却从未关心过我们自身是否幸福。”影片里同样是双性人的Audrey说。

让双性人存在于“正常”规范之外这种选择,根本就未被考虑。“给小女孩造一个阴道,为了确保将来男人能使用它。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赤裸暴力,”Devigne义愤填膺地说:“这与简单粗暴地坚持只有异性恋、能生孩子才算正常,如出一辙。”

沉默的囚徒

除了那些手术以及必须艰难地面对别人为自己选择的性别生活之外,对于双性人来说,无尽的沉默更是他们最大的天敌。甚至在过去,与双性人交往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曾是:“不谈论”。“我们特别希望能够和其他双性孩子的家长们进行交流,但医生却不建议我们这样做,”影片首映后Deborah的爸爸说。

即使悲伤种种,镜头并没有只停留于遭受的苦难,而是展示了一枚充满力量去破除那些制约生活枷锁的友谊之花。通过和Deborah、Audrey、Edward外部链接这些双性人的接触,M.一步一步地卸下了铠甲并开始打破曾经的禁忌。“我试着用镜头抓住些瞬间,把那些平时羞于谈论的话题暴露在公众面前,”Floriane Devigne解释说。

最后M.敞开了心扉,而Deborah也终于能与妹妹分享自己的经历。对她俩而言,为什么一个比另一个更难走出心灵阴影,究其原因,正如Deborah所说:“我有的是一个秘密,而M.有的却是一个禁忌。”

双性人:手术遗留严重后果

目前并没有针对双性人全面可靠的数据统计。经常参考的是美国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生物教授Anne Fausto-Sterling的相关调查,里面有这样的数据:大约1.7%的人口为双性人。

有时候,刚出生时没有明显的性别特征,之后会越来越清晰。

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紧急采取手术措施是必要的,但很多手术都不是这种情况。

以前为了给许多没有明显性别特征的孩子归类性别,整形手术会迅速实施。有时候并未征求家长的意见,经常会带来不可逆转的后果。

九十年代以来,有调查表明,早期接受手术干预的双性孩子在成人后会出现身体及心理问题。医学界虽然已经开始改变态度,但至今仍没有出台相关的法律规定。

人类医学领域国家伦理委员会(NEK)公布了一份相关报告之后,2016年瑞士政府指出,过早或可避免的手术干预行为侵犯了人身完整权。如果可能,要尽可能等到当事人成长到能够自己决断的年龄后再进行手术。

(来源:sda)

信息框结尾


(翻译:熊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