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双赢 任欧安组织轮值主席的瑞士外交部获得赞誉



在瑞士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轮值主席国的这一年里,瑞士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受到好评。

在瑞士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轮值主席国的这一年里,瑞士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受到好评。

(Keystone)

乌克兰冲突给瑞士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轮值主席国的这一年深深刻上了印记。瑞士各专家与来自各党派的政治家们一致同意,瑞士的调解作用帮助了这一安全组织重拾声望。

“在帮助逐步舒缓乌克兰地缘战略冲突的各种努力中,瑞士能够有幸处于最前沿位置,”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安全研究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的克里斯蒂安·尼恩利斯特(Christian Nünlist)这样说。

尼恩利斯特透露,1989年冷战结束后,欧安组织失去了作为东西方对话平台的重要意义,而这次在乌克兰与俄罗斯间的斡旋,令该组织重获声望。“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如今也注意到这个组织了。”

瑞士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任欧安组织轮值主席期间,不顾莫斯科方面最初的反对,为乌克兰设立了观察员任务,实际上此举被看作瑞士执掌该组织的一个重要成就。这不但是该组织史上最重大的同类工作,也是十余年来的第一次。

专家与政治家们都指出,欧安组织常被看作一个复杂的决策机制,且官僚主义盛行、工作效率低下,在这个组织中赢取共识,绝非一件易事。

“这无疑是瑞士作为欧安组织主席国,与德国密切合作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尼恩利斯特赞叹道。

他还补充说,在为欧安组织驻乌克兰监控任务,争取让俄总统普京同意的过程中,布尔克哈尔德起到了关键作用。

此次任务是否成功,9月乌克兰和该国东部分裂主义者占领区间的停战是否能实现,很多问题都仍然存在。但尼恩利斯特认为,这不能怪瑞士。“恰恰相反,布尔克哈尔德成功保证了同莫斯科之间沟通渠道的畅通。”

社会民主党人玛格丽特·基奈尔·内伦(Margret Kiener Nellen)告诫说,这类和平努力,特别是停战协定,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正式生效。

制裁

至于时不时冒出来、针对欧安组织乌克兰任务的各项指责,基奈尔·内伦的议会同僚安德烈亚斯·埃比(Andreas Aebi)认为,这都是宣传战的组成部分。

“只要批评的声音来自不同阵营,即俄罗斯、乌克兰和美国,那么情况就不可能太严重,”右翼瑞士人民党外交政策专家埃比表示。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如今也注意到这个组织了。”

克里斯蒂安·尼恩利斯特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安全研究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

信息框结尾

在基奈尔·内伦看来,当西方开始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时,瑞士同莫斯科方面“走钢丝”实在可算作明智之举。

不过,对于瑞士政府的立场是否还需要欧安主席来作辩护,各位瑞士议员之间并没有一致意见。

瑞士政府曾表示不会听从布鲁塞尔的决定,但会作出努力,以确保各项制裁不会绕过瑞士。

议程设置

在担任欧安轮值主席国期间,瑞士设置的首要工作任务中,一是关注巴尔干半岛和高加索地区,尤其是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二是欧安组织的内部改革。

巴塞尔部长级会议

来自包括美、俄、德等57个欧安组织成员国和11个伙伴国的外交部长将于本周末在瑞士城市巴塞尔召开会议。

这两天的会议标志着瑞士担任世界最大安全组织轮值主席的任期正式结束。

届时约1’200名与会代表将在巴塞尔就一系列时务及内部改革展开讨论。

塞尔维亚将于2015年接过欧安组织的接力棒,瑞士和德国则会担任联合主席。

欧安组织创建于1973年,是冷战时期西方世界和共产主义阵营的对话平台,1996年瑞士曾担任过该组织轮值主席,今年是瑞士第二次担当这一重任。

信息框结尾

当前的乌克兰危机,即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近俄罗斯边境地区分裂主义者的冲突,显然令瑞士的不少计划受到影响。

尼恩利斯特透露,瑞士仍把热点问题放进国际议程,因为在欧安组织执缰的这一年是经过仔细准备和安排的。

“外交部选择了非常具有时事性、实质性的事项,例如回归西方圣战战士的威胁、绑架人质问题、预防严刑拷打和救灾管理等。”

同样,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也对布尔克哈尔德担任欧安主席期间持续做出的贡献感到满意。

“他为人权和在全世界废除死刑的斗争令我们深受感动,”发言人亚历山德拉·卡尔(Alexandra Karle)表示。

什么会留存?

在安全专家尼恩利斯特看来,由于外交部团队的勤奋工作、细致准备和充分资源,1996年和2014年瑞士的两届欧安轮值主席国任期都取得极大成功。

“这两年当中都发生了意外事件,1996年见证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代顿和平协定》的实施,今年则是乌克兰危机。不过瑞士以此证明,自己完全有能力控制此类艰难局势。”

而布尔克哈尔德担任的主席一职及其对瑞士的意义,受到各政治派别议员们的一致称赞。

“他就任期间给人留下非常投入和可信的印象,而且他显然如鱼得水,”身为欧安组织六人议会代表团成员的基奈尔·内伦指出。

代表团发言人埃比则补充道:“这就像中了大彩。”

黄金机遇

在特别提到乌克兰危机时,埃比注意到,作为中立国的瑞士既不属于欧盟,也不属于北约,具有独立调停者的声誉,这令瑞士有了一个黄金机遇。

“他在幕后谨慎工作,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与埃比同党派的议员卢齐·施坦姆(Luzi Stamm),一位坚定的欧盟批判者补充道。

马丁·奈夫(Martin Naef)在外交政策委员会里代表社会民主党,他提到来自海外,尤其是来自德国的赞扬。

据他所说,德国政府内的资深人物对瑞士的欧安主席任期赞不绝口。

政治利益

瑞士的政治家们大都同意,担任欧安轮值主席国亦使瑞士从中受益,不但推动了与俄罗斯、塞尔维亚等国的双边关系,也再次确认了瑞士作为公正调停国的角色,为各方提供优良服务。

埃比希望在同欧盟就有争议的人口自由流通的谈判中,瑞士的欧安主席国地位能够增强双方的理解,与此同时,基奈尔·内伦则看到超出政治领域的利益。“这可能还会令瑞士企业受益,”她表示。

今年年初瑞士外交部曾透露,担任轮值主席会给年轻外交官一个绝佳机会,通过担任协调人,取得宝贵的国际经验。

政治家施坦姆认为,“考虑到在别处浪费的数十亿瑞郎”,议会通过的欧安轮值主席国特别基金确实花到点子上了。

而据基奈尔·内伦透露,要等到年底才能对瑞士取得的成就做出最终评价。“瑞士在主席任期中启动了不少项目,将由塞尔维亚在2015年中继续完成。”

海外赞誉

在担任欧安组织主席的这一年里,布尔克哈尔德深受各国敬重,尤其是得到德国政府各位部长的尊敬。

德国外交部长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和前总理格哈特·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都曾称赞过瑞士外交部长。

据瑞士新闻社报导,施罗德曾说过:“祝贺他!他出访莫斯科、会见俄罗斯总统,都表明直接会谈会起作用。”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曾对布尔克哈尔德在欧安组织主席任期的贡献给予赞许。

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在纽约召开前,潘基文强调了瑞士主席在促成乌克兰停火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