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反对大规模移民


瑞士的两个小村庄:极左与极右共存


作者:Peter Siegenthaler, 于Horrenbach-Buchen和Lussy-sur-Morges


在这个只有3名外国人生活的艾门塔尔(Emmentaler)社区,竟然有94%的选民反对移民涌入 (Thomas Kern / swissinfo.ch)

在这个只有3名外国人生活的艾门塔尔(Emmentaler)社区,竟然有94%的选民反对移民涌入

(Thomas Kern / swissinfo.ch)

瑞士的两个小村庄在2014年2月9日一举成名。在当天针对“反对大规模移民”的全民投票中,位于盛产奶酪的艾门塔尔附近的Horrenbach-Buchen,以94%的赞同率排名瑞士第一;而另一个濒临日内瓦湖的小村Lussy-sur-Morges,则以81%的反对率声名远扬。这两个小村到底有什么区别,让他们的“民意”判若云泥?让我们看看1年后他们的状态吧。

没有邮局,没有商店,没有诊所,没有公共交通工具。唯一的一家旅店高高地矗立在谷地之上-假期停业。小村Horrenbach-Buchen就位于Zulgtal峡谷的阴面,艾门塔尔(Emmental)最东南的地方。村如其名,被另一个社区分为了Horrenbach和Buchen这两个地方。村子绵延20多平方公里,最高处在海拔2000米左右。村里只有264人生活在这里,大部分是农民,互相离得都很远。

一条铺满雪的小路通往这2个被分开的村庄,路上没有行人,也鲜有汽车路过。Horrenbach学校的大教室中,空无一人。2009年,这所学校还剩学生6人,因此关闭。之后这些低年级的学生要每天乘坐小巴士到邻村的学校去上课。

这所学校依然是该村的集会中心,只不过在这间大教室里,长条桌取代了课桌,村民集会和种种公益活动都可以在这里举行。3楼,村长Urs Wandfluh在此办公,16年了,他一直是光杆儿司令。

一致同意

Wandfluh认识村里的每一个人,“我们是服务单位。我们的税收也就有25万,差不多只占开支的1/4,要是没有财政补贴,我们早就赤字了”。

Horrenbach-Buchen的村民一致同意“反对大规模移民”,这位村长说:“每年涌入8万人,新建2万套房子,我们这里的人认为,完全没有必要”。

然而“大规模”涌入的移民,在Zulgtal这里,几乎不见踪影。目前在Horrenbach-Buchen只生活着3名外国人。3位都是按规矩留下来工作的:一位理疗师,来自荷兰;一位司机,来自葡萄牙,还有一位来自德国的电工。这里的便宜空房很多,无论是从绿地还是农田望过去,都找不到村长所抱怨的“太拥挤”的痕迹。

“我们观察的不仅是我们村里的事,”Wandfluh反驳说。在谷底深处是都市化较浓的Steffisburg社区,Horrenbach-Buchen的人可以在那里购物、工作、上学,那里发展的速度比较快,但当地人对此并不满意。

5人村委会里唯一的女性Rosmarie Müller同Wandfluh持相同看法,她的4个孩子业已成人,而她作为手工老师也已工作了20年之久。如今她更重视的是她老公的奶制品厂,“搞农业的,谁要是不具备一定的规模,谁的日子就不会好过,”她说。

低廉的牛奶价格和日益增高的环保、动物保护税负令这个家庭企业困扰重重。业余不搞点副业,这个家就撑不下去。她2个孩子的生活伴侣住在附近,已经好久都找不到工作了。“外国劳动力的价格越低,本国人的就业机会就越少,”这位村委会成员遗憾地说。

合情合理

当地有125人参加投票,其中反对的只有8票。这其中的2张反对票,就来自住在空空的教室里的一对夫妇,艺术家Heinrich Gartentor和太太Christine Clare及2个上学的孩子生活在一起。夫妇俩负责照料有心理残疾的人。尽管他们具有更多的“全球化政治”观点,但这并没有让他们在当地被孤立。虽然他们自“平原”搬到“山区”不过6年,但融合地很好。Gartentor是村消防队成员,还是校车委员会委员。“我们和大家过的日子都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他说。

“这里的人有点保守。他们想保全这里的风景、社会结构,还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份儿工作可做,”Gartentor这样解释为何赞同率如此之高。“那时的宣传是,外国人可能会抢走本地人的工作,他们受到了宣传的影响”。但这位在国际上也取得了一定成就的艺术家说:“都是些简朴的人,辛苦工作了一辈子,他们的想法也合情合理。在村里,如果有人确实需要帮助,那么就会有人帮他,不必开口”。

繁荣的地区

在Lussy-sur-Morges,4/5的选民在2014年2月9日投了反对票。Pierre Jaberg也是其中一员,“我确信,瑞士不能单独解决移民问题,而要与那些移民来源国共同解决,”这位退休的飞行工程师说,自2014年夏开始,他成为了这650人的小村的村长:“瑞士本来就被过度扩建了,这和移民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瑞士西部的小村位于日内瓦湖的阳面,几十年前还严重依赖着农业的发展。如今,这里只有5户农庄。Lussy的村民多过着“通勤”生活:“大部分工作岗位都在村子外面,”Jaberg说。

触目所及,几所宏伟的别墅带着广阔的园林及绿地设施错落其间。就在一所防护森严的私人住宅里,希腊船王奥纳西斯的女儿曾生活在这里,直到1988年早逝。“那里住的还是希腊人,”Jaberg轻描淡写地说道,没有提及谁在这里住过。

住在Lussy的有钱人多,因此税收丰沛,在财政平衡系统中,纯属于“掏钱”的村庄。“我们给州里光缴纳社会福利款就有85万,”Jaberg有些忧心地说,尽管在他的村民中,只有2人要靠救济金生活。

这里1/5的居民是外国人。他们很多在瑞士西部湖滨附近工作,因为那里税负优惠,不少公司迁移至此。Iris Obermüller就是其中之一,他在生命科学产业工作。她和她的法国老公在Lussy觉得“很受欢迎”。无论是从小细节、友好的举止来看,还是在政府层面,新来的人都会感觉很舒服,她说。

来自荷兰的Hugo Van Den Hombergh和他的家人也在日内瓦湖畔这个前途光明的小村庄里生活了12年。他的职业是地产买卖-“不仅仅是和外国人做生意”。他对2月9日的投票结果感到不可思议。这个国家之所以竞争力很强,难道不是因为有那么多的国际公司驻扎于此,有那么多高素质的外国员工在这里工作,他说。

在Lussy,即使是农民也投了反对票。例如在收获季节,酒农Michel Vulliamy就离不开来自葡萄牙的廉价劳动力。“投票引进的配额制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他说。

投票分裂了瑞士

2014年2月9日,50.3%的瑞士选民投票支持“反对大规模移民”的议案。在瑞士德语区,还有特别是提契诺州,拥护的呼声都很高。而在瑞士法语区,反对票众多。瑞士大部分选民要求,对移民实施配额制。但这样瑞士就违反了与欧盟签订的人员自由流动协议。

对赞同者充满理解

在Lussy只有48人投了赞同票。Rolf Aecherli就是其中之一。“为了阻止移民涌入,”他在P'tit Pressoir咖啡厅吃午餐时说,这里的厨师是波兰人、侍应生是一位年轻的葡萄牙人。“这个地区提供那么多新的工作岗位,有什么用呢?徒增基础设施的花销而已,”这位生物技术学的退休工程师抱怨道。

Anne-Hélène Fontannaz对投赞成票的人心存理解,但她自己还是投了反对票。她目前在一个联合会工作,该机构在日内瓦湖畔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活动,为了让那些较为贫穷的移民能够上得起语言课。“这些移民并不能在Lussy定居。这儿的别墅大多1000多平米,再加上周边的绿地就更大了,可是却不能为5口之家提供便宜的三居室。这里也不会有人侵入我们的花园,所以投个反对票,很容易,”她说:“如果我们要接受那些移民,那些大白天无所事事,因为没有工作许可的人,那么我想我们这个社区可能就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投票结果了”。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