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反对经济增长的人


"我生活得简单些,好让其他人能简单地生活"


作者:Samuel Jaberg, 于洛桑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生活在沃州32岁的提契诺人米尔克·洛卡特利(Mirko Locatelli)是一位坚定不移的西方消费举止和盈利至上思想的反对者。这位年轻的父亲不想用过多的言语来说教,而是用实际行动来言传身教。

“在1945-1973年的辉煌时期,我们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似乎经济的增长人人有份。然而在将近30年的时间中,自由主义和放松管制思想在肆无忌惮地蔓延,撒切尔和里根主义遗留下来的东西彻底打破了这一错觉。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有利的时期,可以就这种变化加以深思。”

这位住在沃州Moudon的提契诺人,将理论付诸于行动。他结婚了,有一个1岁的儿子,在他的生活中没有汽车、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从不坐飞机。“我必须生活得更简单些,好让其他人能简单地生活。首先要改变的是不平等状况,”对此他深信不疑。

并非道德说教

在洛桑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茶馆内的谈话开始之前,他事先声明:“我正在从事一个政治和社会项目,而我自己并不是一件展品,我最恨上道德理论课。不必长篇大论地说教,也可以是一位排斥经济增长的人。”
 
米尔克承认,他“偶尔也吃肉,”尽管他对因饲养牲畜而造成的环境污染感到惋惜。他“不支持开车,”尽管他也知道,生活在提契诺州山谷里的人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因为19点之后,公共交通就不再方便。

当今如果没有电邮地址或者手机电话,不太可能找到工作。米尔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理想主义者,是反对经济增长工作网ROC的组建者之一,该组织在过去的四年里逐渐向其他州发展。2012年12月他和另外两名积极分子一起推出了一份双月刊《Moins》(减少),在瑞士法语区已经有500人订阅该杂志。

反对经济增长的瑞士人

2008年,在每年一次举行的日内瓦“不买日”中,成立了反对经济增长工作网ROC。后来相继在沃州、纳沙泰尔、伯尔尼和巴塞尔也相继出现了该组织。

这一组织的形式是一个交换思想的网络平台,所从事的宣传和活动都与政治、经济和宗教无关。该组织的宗旨在于:打击无休止的经济增长,鼓励另样的生活方式。

2012年底该组织推出了双月刊-政治经济刊物《Moins》(减少)。 

“减少”运动来自法国哲学家、历史学家Jacques Grinevald的思想,他是日内瓦高校研究所的名誉教授。

工作并不是一切

在与米尔克谈话时,他所表现出的那种理性与淡漠,似乎与他略显贫寒的身世有关。他的父亲是一位铁路工人,现在靠残疾保险金生活(他在做第一份学徒的时候出事故落下的残疾),他的母亲是一名家政帮工。
 

“对于我父亲来说,工作是生活的核心,如果有人形容他是工作狂,他会欣然接受,在他被强迫退休时,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事实,重新找到生活的意义。”
 

米尔克只在洛桑街头流浪汉住所工作40%,他的家庭模式完全与父亲相反。“我父亲很骄傲,他一生都在支持自由民主党的主张。在提契诺或者其他山区州,如果谁是社会主义拥护者,会受到耻笑,我在年轻时对此有过淋漓尽致地体会。”他笑着说。
 

他第一次参与政治要从1998年说起,当时他作为高中生参加了一场学生运动,为私立学校的公共财政项目而呼吁。
 

正像提契诺州的大部分青年一样,他也为了学业而背井离乡,他去了弗里堡,在那里学习社会公益,在那里投入一些反对全球统一化的运动并为那些无证件者服务过。尽管他的思想极其偏左,但他从未加入任何一个机制化的政治组织,他用批评的眼光看待这些组织。
 

“在那些党派的计划中‘拒绝经济发展’几乎是禁忌字眼,个别党派,如绿党,虽然希望能限制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危害,但却不想彻底地改变。以盈利为目的的思想在左派和工会体系依然很常见。”

特权享有者?

他的妻子,是他在大学毕业后认识的,她是洛桑大学意大利语文学研究人员。“我们有基本一致的价值观,但她比我更激进,”米尔克这样说的时候,他的儿子睡在婴儿车中,对爸爸的评论丝毫没有觉察。
 
“在我们的社会里,一般都是用职业来衡量一个人的。我非常喜欢告诉别人,我是家庭主夫,我毫不在意。除此之外我还在协会里做一些事。”这对夫妇,每月收入6000瑞郎(约4万多人民币),但他们每月只花费4000瑞郎左右(在瑞士一个家庭平均收入7400瑞郎)
 
米尔克很清楚,他享有了一定的特权。他说:“如果我在酒店业工作,每月工资3800瑞郎,而且不可能只工作40%,不是所有人都想工作多少就工作多少,因此现在当务之急的是,必须改变社会结构。”

  
那么他难道没有在别人创造的小康中坐享其成?对这个问题,他回答说:“我不是出生在昨天的人,但我想在此调侃地说一句:如果人没有那么多要求,就会有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
 
“经济增长和广告的作用是让人有了更多的需求,而忘记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