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发展中国家


投资缅甸:玫瑰虽香,却还扎手


作者:Luigi Jorio


工人在仰光的工地上,近几年来,这里的建筑业蓬勃向上 (Reuters)

工人在仰光的工地上,近几年来,这里的建筑业蓬勃向上

(Reuters)

瑞士经济界已经将目光转向了缅甸。但在瑞士驻缅使馆开馆一周年之际,经济界却还抱有较为谨慎的态度,因为缅甸的局面并不稳定。对如何更富责任感地妥善投资,尚存疑问。

“要么现在,要么永不:谁还在观望,谁就有可能来晚,”瑞士-亚洲商会负责缅甸事务的Barbara Möckli-Schneider说,她对缅甸的潜力确信不疑:“这里矿产资源丰富、利润可观,现任政府不惜一切代价推动缅甸积极发展”。

充裕的原材料,位于印度和中国之间具有战略地位的地理位置,一个拥有5500万国民,年轻、廉价劳动力充足的国家:早在几年前,缅甸就在众多公司和投资者的考虑之中。自国际社会取消了对缅甸的制裁,缅甸作为“亚洲经济新商机”,已经大门洞开。

“国外投资方兴未艾,”前首都仰光的顾问公司Thura Swiss在其发放的时事快报中这样写到。自2013年4月到8月,有大量海外投资涌入缅甸,大多来自亚洲国家,总共7.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倍还多。

大家都在奔往这一福地,瑞士也不例外。2012年11月,瑞士是首批在“后军政统治时期”的缅甸开设大使馆的。这也是经济交往使然,两国贸易额不断攀升,当年前6个月,已达1500万瑞郎。

“我们定期会收到瑞士公司和企业的问询,每月平均4-5次,”瑞士驻仰光使馆政治经济部门负责人Corinne Henchoz Pignani书面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小心翼翼

“缅甸有点像25、30年前的泰国,一个很有增长潜力的国家,特别是在基础设施方面,”瑞士全球公司(前Osec)的发言人Patrick Djizmedjian说,这是瑞士专门为促进本国对外贸易而组建的组织。

“对瑞士企业来说,这里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市场。在发展、兴建公路、港口、机场、能源、通讯等基础设施上,都可以有所作为。还有旅游、卫生、消费品领域,都存在着多种可能性”。

不久前,食品业巨头雀巢获得了在缅甸开设分公司的许可。几个月前,瑞士-瑞典工业集团ABB开始向缅甸输送首批电汽配件,它已经多年没有在这个亚洲国家开展业务。但目前,该公司还是希望“慢火炖汤”,其发言人Antonio Ligi说。

“大部分瑞士企业对缅甸的反应还是谨慎的,”瑞士和平基金会的Rina Alluri说。今春她曾组织了一个“缅甸经济活动圆桌会议”。“经济很脆弱,特别像在银行系统,还没有必要的基础设施”。

“我们应该小心谨慎,密切关注缅甸的开放程度和政治走向,”Djizmedjian总结说道:“因此我们不会太积极地做宣传”。

同谋的瑞士公司?

据2013年8月24日网络报纸《Irrawaddy》报道,在掸邦大约有8000人遭到强迁,被迫离开其房屋及田地。

为了修建巨型水坝,Paunglaung谷地的人也遭到强迁,被迫搬往附近山上并不肥沃的土地。他们得到的补偿金难以为继。

许多外国公司都在2004年参与了这座水坝的修建,其中有总部设于阿尔高州巴登的AF-Consult公司。

“合同包括为新水利中心的规划、设计提供技术支持,”AF-Consult公司水利部负责人Dieter Müller写到。

电力部“已经成立了一个内部团队,负责水库地区人口的搬迁及赔偿工作。AF-Consult公司只是了解了一般信息,没有参与过这些行动。

该公司“提供的顾问支持都是符合国际标准的,”Müller说。

目前搬迁移民的情况已经得到很大改善,“水库蓄水向后推迟了,这样可以让当地居民多丰收一次,补偿金也增加了”。

高风险投资

不过在缅甸,也并非所有的金子都会发光。尽管2011年上台的平民政府开始了改革,国际组织援助也很到位,但政治秩序依然不太稳定。

缅甸国内依然充斥着种种问题,如习惯性腐败、官僚主义等。而且一些经济部门还掌握在军阀或亲军事力量集团的手中。许多报道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国家缺少的是制度,是保障发展、保障人权和保护环境的制度。

“每周都有游行。人民在抗议,反对糟糕的工作条件、反对占地、强搬、反对忽略少数民族的权利,”Alliance Sud的Michel Egger说,该组织负责为6个瑞士的大型援助项目进行政治游说。

向水利(大坝)、天然气、石油、纺织业等领域投资,可能会“因人权、社会和环境问题冒很大风险,”Egger说。谁想大量投资并试图迅速获利,那么可能会损失惨重,瑞士驻缅甸大使Christoph Burgener说。

经济与人权

为了避免产生负面影响,瑞士寻求在各个层面统一解决问题。其中重要一点是打造复合型大使馆,也就是说,不仅要完成外交工作,包括和平政策问题、共同发展问题,以及经济国务秘书处(Seco)的经济合作问题,都统一于同一屋檐下。

“复合型使馆可以成为一个平台,保障与瑞士的企业定期联系。这样我们在注重经济发展的同时,还可以考虑到人权、社会及环保问题,”经济国务秘书处发言人Isabel Herkommer表示。

瑞士的策略“很有意思”,基督民主人民党(CVP)联邦院议员Anne Seydoux-Christe说,但她对瑞士在缅甸投资的透明度提出了质疑。“不过人们要做的还更多,”她强调说,并且谈及“人权、暴力和种族间深刻冲突”等问题并未受到重视。

企业要担负起责任

瑞士应该向美国学习,Seydoux-Christe的意见也可以代表其他一些议员。美国规定,自2013年5月起,凡是新在缅甸进行投资的企业,年营业额超过50万美金的都必须登记并出示年报。企业必须披露其就人权、腐败和环境问题上所采取的行动政策和程序。

“而瑞士所采取的措施是自愿实施,”Egger指责道:“对所有在缅甸有投资的瑞士企业实行有约束力的最低标准政策,是必要的。”具体来说就是,企业应该公示其业务可能会产生的影响,然后和当地社团协商讨论,以保障公平合理的工作条件,并就业务伙伴的资质进行评估。

遵守并执行国际标准,例如在人权范围内,这是由各企业负责人负责的,而不是其所属的国家,瑞士经济部长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这样认为。

应国民院外事政策委员会的请求,联邦委员会正在就人权、环境等问题的监测义务寻求不同的解决方案,阿曼表示。这适用于瑞士所有在海外的行动,不仅仅是针对缅甸。

但直至这些条例最终付诸实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Anne Seydoux-Christe意味深长地说:“但我们现在就很需要这些措施!”

投资和人权

瑞士发展与合作组织(Deza)也在仰光瑞士大使馆中设立了自己的办公室,瑞士希望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同样注重保护人权。

“瑞士使馆利用一切机会,与商业合作伙伴就工人权益、可持续发展,社会、环境的影响等问题进行谈话,”使馆这样书面回答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提问。

2013-2017年期间,瑞士将为合作提供3000万瑞郎的资金,共有4项重点:工作及职业培训;卫生和地方政府良好管理;农业和食品安全;以及和平、人权。

为了提倡富有责任感的投资,瑞士对多边倡议表示支持,如联合国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以及《采掘业透明度行动》(EITI)倡议。

瑞士还宣布将在缅甸协同投资兴建新的发展中心,倡导“负责任的经济”。这项倡议由伦敦人权及商业研究所以及丹麦人权研究所提出。

瑞士与缅甸已展开双边经济对话,并就劳工权利及企业的社会责任进行讨论。首轮对话将于11月开始。经济国务秘书处(Seco)处长Marie-Gabrielle Ineichen-Fleisch将率领经济代表团前往缅甸。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