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发现系外行星的瑞士人 “诺贝尔奖把我们带上科学神坛”

Quéloz und Mayor mit Nobelpreis-Medaillen

2019年12月14日,迪迪埃·奎洛兹和米希尔·麦耶在斯德哥尔摩的新闻发布会上展示他们的诺贝尔奖章。“真挺好的!” 他们似乎在说。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和自己从前的导师米希尔·麦耶(Michel Mayor) 一起,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éloz)成为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他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谈到了“瑞士触觉”、发展中的科研和一个漫长故事的开端。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 获得诺贝奖对您来说很出乎意料。在108日那天,您甚至忘记了那是宣布获奖人名单的日子。尽管如此,鉴于您天文发现的重要性以及曾多次被提名的情况,您应该还是有一点点期待的吧……

迪迪埃·奎洛兹:是也不是。当你被提名时,你知道这是对自己科研发现重要性的肯定,所以,要是说我脑子里根本不想这件事,那是谎话。但因为我们被提名的时间相对较早-大约2008年或2010年就开始了-所以慢慢就看淡了一些。我们不想每次都去期待这一年会获奖。您可以想象,当诺贝尔奖组委会联系我时,我有多么震惊。

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éloz)

1966年出生。获得日内瓦大学物理学硕士学位后,在天文学物理学系攻读2年博士学位,后在米希尔·麦耶(Michel Mayor)的指导下开始准备博士论文,并在论文研究的框架下于1995年发现了第一颗系外行星。

后任日内瓦大学教授,并在那里工作至今。在日内瓦教学的同时,奎洛兹在剑桥负有盛名的卡文迪许实验室(Cavendish Lab)任教,负责指导有关系外行星形成、构造和可居住性的研究。除此之外,他还在参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空间探测研究中心-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研究,

2019年10月,他与米希尔·麦耶(Michel Mayor)因发现了第一个系外行星-飞马座51b(51 Pegasi b)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信息框结尾

在瑞士,媒体几乎对James Peebles只字不提,以突出瑞士人的诺贝尔奖。可是,重大发现总是通过国际合作实现的,这种媒体渲染有没有意义?

毫无疑问,科学是国际的,是广泛合作的成果。就拿所谓“我们的”第一个系外行星飞马座51b外部链接(51 Pegasi b)来说,我们的这一发现多亏了一架法国摄谱仪ELODIE外部链接,这是配备于一家法国天文望远镜上的设备,主要由法国科研经费支持。

但是,媒体的炒作也是自然的。得了诺贝尔奖以后,我发现,这其中有一种“个人化”过程,赋予了科研发现某种涵义。类似于国家足球队赢得球赛:胜利的不是球员们,而是看球的您。归属于一个集体,这很符合人性。结果是很美妙的,引发出一种集体的欢愉。

“得诺贝尔奖,有点儿像国家足球队赢球。”

引言结束

摄谱仪ELODIE现在已经退役,但是新一代设备HARPS外部链接ESPRESSO外部链接-世界上最高效能的光谱仪-都是瑞士产品。是不是钟表制造传统和精密仪器制造也为瑞士人在这一领域带来优势?

HARPS不是钟表,但日内瓦大学天文系的工程师有的确实来自其它领域,比如钟表制造公司。的确,我们有着优秀且高效的工作文化。瑞士人不是空有虚名……当您去国外工作,哪怕是在效率相对较高且竞争激烈的英国,您都会发现瑞士人工作效率之高。有一种能力,我们称之为“瑞士触觉” (swiss touch)。

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头衔让您们得到公众瞩目,其实不只是您两位,您们的研究领域的能见度也因此而提高……

我们的工作-系外行星研究领域-已经得到了高度认可。但是对我来说,出乎意料的是看到诺贝尔奖的广义影响。突然间,获奖者就成为某种意义上的世界科学大使。他的研究领域受到推崇,人们兴趣浓厚地想去了解。四面八方都有回响,每个人都受益。

诺贝尔奖的影响力绝对惊人,它是奖中之奖。一旦获得诺贝尔奖,就到头了,之后再没有更高的荣誉。您抵达了科学的涅槃,来到奥林匹斯山的某处。这也有点荒谬。当我们冷静地看待获奖之事时,我们会告诉自己说,这完全是过度的。但诺贝尔奖的名望、历史和众多令人难以置信的鼎鼎大名的获奖人-这一切使得诺贝尔奖成为今天的诺贝尔奖。

"科学需要直觉的想法,在我看来,多少有些迷信。我认为一位优秀科学家的直觉相对较弱;相反,他要具有非凡的严谨态度。"

引言结束

飞马座51b的发现驳斥了整个行星形成理论。一个距母星如此之近的类木行星,每4天就环绕木星一周-这样的行星本不应该存在。您发现它时,一定也揉了揉眼睛才相信的吧......

我没想到会找到一颗行星。当我看到它时,我不觉得它是一颗行星。米歇尔当时在夏威夷。当他回来查看了数据后,他证实了我的分析。但是他说,如果不是百分之一百的确定,我们不可能发布这一消息。

“飞马座51b当初并不被看好,但它还是挺住了”

2019年6月,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苏黎世的Starmus音乐节上与米希尔·麦耶(Michel Mayor)会面,当时他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尚未公布。1995年,飞马座51b(51Pegasi b)的发现是否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抑或他早已预感到银河系中除了地球之外还存在其他行星系统?

就是这样,这一发现有高潮也有低谷。虽然压力很大,但与此同时,我通过了所有博士生都梦寐以求的博士论文:通过史无前例的研究过程,你掌握的数据、你对数据独一无二的分析令整个理论体系崩塌。

数据摆在那里,没有其他可能的解释。对我而言,研究这件事没有直觉可言,只有理性的推理和对以往经验的批判性观察。这正是我要教给学生的态度。科学需要直觉的想法,在我看来,多少有些迷信。我认为一位优秀科学家的直觉相对较弱;相反,他要具有非凡的严谨态度。当出现比较奇怪的事情时,他可能会有所感知,但是总的来说,直觉帮不上什么忙。

Didier Quéloz und Prinzessin Sofia von Schweden

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éloz)与瑞典王妃索菲亚在晚宴上热络交谈。

(Anders Wiklund)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