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货币政策


取消保底汇率一年之后再看瑞郎和欧元


作者:Matthew Allen


强势的瑞郎是瑞士出口工业和瑞士旅游业的最大挑战。 (AFP)

强势的瑞郎是瑞士出口工业和瑞士旅游业的最大挑战。

(AFP)

自从一年前瑞士国家银行(又称瑞士央行)宣布取消欧元对瑞郎的汇率下限后,瑞郎升值,瑞士出口工业和旅游业遭受冲击。但在全球市场上,瑞士国家银行扭转货币政策的这一行为,并未令其信誉度蒙损。

2015年1月15日,10点29分:欧元对瑞郎的汇率还是3年半来几乎不变的1:1.2。一分钟后,剧变发生:瑞士国家银行(BNS,多语)决定取消自2011年9月开始生效的欧元对瑞郎汇率下限,当年之所以制定下限,就是为了防止汇率的不断攀升。

几分钟之内,欧元对瑞郎汇率急速下滑,降到1:0.85的历史最低点。不过,人心很快便得以安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1欧元的价值保持在 1.05和1.08瑞郎之间。尽管如此,瑞士货币的猛然升值还是给本国对欧元区的出口贸易造成严重影响,一夜之间,货物价格上涨近10%。

一年以来,企业和专家一直在计算央行的决定所引起的经济和政治代价。而且得到的结果显然并不乐观。2015年,每月增加的失业人数达到6000人,经济增长从2014年的2.1%下降到2015年的0.8%,旅游业5月到10月间损失了14.2万的留宿量,瑞士人国外购物消费达到110亿瑞郎,比去年增长了8%,而国内破产企业数量也增长了7%。

另外,2015年,瑞士国家银行还不得不实行了负利率措施,旨在给以养老基金为代表的大额活期存款施加压力,可这些基金很难找到回报良好的投资。一些企业,为了缩减成本,将生产线移至国外;另一些企业,为了提高生产率,延长了工人的工作时间;还有的企业为了应对市场需求的放缓,采取了“短期工作”(即暂时性地减少雇员在企业的工作时间,也扣减相应的工资)的手段。

当然,这一切并不能全归咎于瑞郎升值。但其它因素,例如欧元区-瑞士最重要的货物及服务出口市场-的需求,它虽然有所下降,但幅度毕竟小于2014和2015年间失业率的增长。

“破坏者乔丹”

“我们所掌握的数字显示,2015年出现经济停滞的迹象,”瑞士私人银行宝盛集团(Julius Bär)的经济师Janwillem Acket肯定道:“但是,我们需要等到拥有全部修订数据之后,才能确认瑞士已经进入了技术衰退时期。我认为,某些领域,比如零售、旅游、机械或电子工业,已经出现衰退。”

对于刚刚开始的一年,Janwillem Acket也并不乐观:“我们在2016年也做好了迎接风雨的准备,因为欧元对瑞郎的汇率不会有太大变化。瑞士工业唯一的希望在于欧元区需求的恢复。”

这种欠乐观的前景再次引起企业界对央行的批评热潮。去年12月,瑞士工会组织Unia在其出版物《工作》(Work)的相关文章里形容国家银行行长托马斯·乔丹(Thomas Jordan)是“踏着瑞士工业骨灰前行的破坏者”。

文章特别指出,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显示,瑞士2015年第三季度的失业率(4.9%)首次超过了德国(4.5%)。

国家银行的辩护

然而,一些经济学家对这样的评论进行了“中和”,他们注意到欧洲中央银行(BCE)通过量化宽松计划向欧元区经济体注入数十亿欧元的决定严重限制了瑞士国家银行行动的灵活度。

瑞士国家银行辩护称,它夹在欧洲央行扩张性货币政治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紧缩政策之间,左右为难。瑞士国家银行的负责人再三强调,如果跟随欧洲央行脚步的话,瑞士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将不成比例地扩张。

苏黎世报纸《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的也持辩护国家银行的口吻,它命名该行行长托马斯·乔丹为“年度瑞士人”,以赞誉他取消欧元对瑞郎汇率下限的勇气。

毫发未损的信誉度 

但是,瑞士央行面临的政治压力依然沉重。如果右翼保守势力对撤销保底汇率欢欣鼓舞的话,左派政党对此却批评不断,一是不满大量失业的现状,二是担忧去工业化的未来。

瑞士国家银行的角色已经成为政治话题,并成为全民投票议题。2014年,瑞士公民投票否决了允许央行加强黄金储备的动议。另一项名为“主权货币”的动议(initiative monnaie pleine/Vollgeld Initiative, 多语)也于去年12月初提交于联邦国务秘书处,它呼吁禁止银行以信贷自行创造存款货币(monnaie scripturale/Buchgeld),要求只准许瑞士国家银行拥有在瑞士创造货币的权力。瑞士央行行长乔丹称此动议“风险很大”。 

尽管货币政策的翻转,瑞士国家银行在国际市场上的可信度看来并没有折损。Janwillem Acket表示,去年一年欧元对法郎的汇率能够相对稳定地保持在1:1.08,这一点令他很是惊讶。这也显示出,市场相信瑞士央行“会投资于市场以捍卫瑞郎”的表态。

“只要汇率保持稳定,公司就有可能调整成本结构的主动性,”宝盛集团经济师强调,“瑞士国家银行的决定就像‘在发洪水时炸毁大坝’,它从那一刻起就开始了时间游戏,力图给瑞士经济提供充裕的时间以度过对新货币情势的适应期。”

如何调控瑞郎

瑞士法郎是公认的传统避险货币,在经济危机期间对投资者极具吸引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便是如此。

2011年,在欧元区经济下滑的背景下,瑞郎相对于欧元和美元的汇率大幅上升,价值几乎和欧元持平。

因为担忧出现通货紧缩周期,瑞士国家银行2011年夏大量印制瑞郎纸币。在此举收效不佳的情况下,该央行于2011年9月6日决定硬性制定欧元对瑞郎1:1.20的保底汇率。它同时宣布将向经济系统注入足够货币以达到目标。

瑞士央行的这一政策持续了3年半,结果是其外汇储备超过5000亿瑞郎,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70%左右。2014年末,欧洲央行向瑞士国家银行施压令其采取干预措施。

2015年1月15日,瑞士国家银行宣布中止对瑞郎的保护措施。一周后,欧洲央行启动了大规模购入公共及私人债务的计划。为了与欧洲央行展开竞争,瑞士国家银行本可以发行上千亿瑞郎,将欧洲央行的外币资产提高到难以承担的程度。


(转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