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受威胁的少数族群


瑞士依然难以接受游牧族


作者:Peter Siegenthaler, 伯尔尼Allmend


并不是到哪里都受欢迎,在伯尔尼,迎接耶尼施人的是警察 (Keystone)

并不是到哪里都受欢迎,在伯尔尼,迎接耶尼施人的是警察

(Keystone)

今年4月,几十辆房车和机动车停在瑞士首都伯尔尼。瑞士的游牧族在抗议示威,并在媒体上激起强烈反响。虽然他们有权居住在瑞士,但这里提供给他们的停车场或野营地却少之又少。在被称作“瑞士最有吸引力的地方”,人们对这些游牧族也“毫无兴趣”。

对Ernst Lehmann来说,这些游牧族除了私下里把他家庭花园里的水,偷偷接了个管子,引为自用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足之处。这位硬朗的退休老人,最近经常在家庭花园里搞搞园艺,因为花园边伯尔尼市Allmend的草坪,被这些游牧族占了,老人的目光总是会越过花园篱笆,观察这些“最新入住”的邻居。

除了自来水以外,这些新邻居把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都随身带上了。他们现代化的房车,甚至还配备了厕所。汽车牌照显示出,他们来自瑞士的各个角落。“您往四边儿看看,我们跟那些定居的人,一样整齐。我们也是纯正的瑞士人,纳税、服兵役,给停车场缴费,”Mike Gerzner说。

这位年仅30岁的“瑞士游牧行动”主席,是耶尼施族的一员,这一族群于1998年在瑞士被界定为少数民族。3000-5000名耶尼施族生活“在路上”,他们在夏天总是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他们的职业大多是小贩、铁匠、磨剪匠、刷墙工,抑或管道工,养家糊口而已。

不光彩的一页

瑞士曾试图让耶尼施人定居。自1926-1973年间,Pro Juventute 基金会和监护机构将600多名孩子从其父母身边夺走。(“为了公路上的孩子援助组织行动”)

联邦、抚育机构、教师、教士和福利机构共同支持了这一行动。

许多耶尼施的孩子被送往农庄成为“出租儿童”(Verdingkinder),许多受到虐待。

迫于公共压力,该行动于1973年终止。

联邦委员会于1987年就此道歉。一个基金会应负责保障游牧族未来的生活条件和方式。

“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

但最近十几年来,瑞士为他们提供的驻地,越来越少,他们需要在一个地方盘恒数日,才能找到顾客和买卖。“有时我们试着就把车停草坪上。不过现在越来越难了,那些农民受到村政府的压力,不敢让我们停”。作点小生意也越来越难,“有的社区政府给居民发传单,让他们不要给我们这些游牧族工作,”这位年轻的耶尼施人说,他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路上”。

2003年,联邦法庭授予游牧族“在适合的停车场和野营地”生活的权利,并且决定“通过土地规划给予保障”。

然而说的多做的少。游牧族需要至少80个野营地,瑞士最多也就能提供45个。而可以让游牧族过冬的停车场,也少之又少,只有15 个,他们需要至少40个。  

警察

因为他们“厌倦了空头许诺”,所以“瑞士游牧行动”的成员, 几百名男女老少,于2014年4月齐聚首都,为了改善他们的处境而举行游行。该行动声明与国外的“茨冈人”(Zigeunern)无关,因为他们把游牧族的名声都搞坏了。

但在伯尔尼的目标还未达成,他们就被警察截住,并送到了城市边缘Allmend。这些游牧族曾住在那里的草坪上,但那里马上就要举办一年一度的行业展会,为了给参观者让出地方停车,警察在发出最后通牒后,将场地清理了出来。警察-这些法律和秩序的守护神,围住了几十个帐篷,并且开入了不少拖车。

游牧族的总协会“公路旅客联合会”并不愿参加类似游行,但也并不想与之划清界线。“他们的行动与我们的宗旨不同,”协会主席Daniel Huber说:“我们尝试通过政治手段解决我们的诉求”。

不过到目前为止效果不明显,这点Huber也承认,并且对其他协会组织类似的游行表示理解。“可以宿营的地方太少了”。除去阿尔高、格劳宾登以外,圣加仑、苏黎世州的部分地区,也没有具体的措施。“现在是我们游牧族保护自己权益的时候了,”Huber说。

概念:

茨冈人(Zigeuner):自二战以来,这一概念有歧视之意,因为纳粹曾把几十万的罗姆人当作“茨冈人”杀害。如今有些耶尼施人、辛提人和罗姆人骄傲地自称为茨冈人。

罗姆人(Roma)是多个种族人群的总称,祖先来自印度和波斯,据估计,目前世界上有800-1000万罗姆人。

辛提人(Sinti)自称是罗姆人的后代,15世纪时进入中欧。他们主要生活在法国、意大利和德国。在法国他们被称作“Manouches”。

耶尼施人(Jenische)大多居住在德国、瑞士、奥地利和法国。

这10万人有着自己的语言,耶尼施语是意第绪语衍生的一种语言,因地区及家庭而异。

瑞士90%的游牧族是耶尼施人。在这3万人当中,大多已定居。还有3000-5000人处于半游牧状态。他们以家庭家族为单位,最多20个人,有6-8辆房车。

自1998年起,因通过《欧洲委员会协议》,承认其为少数民族。

海尔维蒂亚的耶尼施人拥有瑞士国籍。其证件由他们过冬所在的社区颁发,儿童也要在此就学。夏天当他们上路时,孩子也要在父母和私人教师的监督下继续学习。

(来源:联邦文化部)

既不能停车也不能露营

在这些不太合作的州中,竟然还有施威茨州,而不少耶尼施人的祖籍,恰恰就在这里。该州国民经济局秘书、也是游牧族的对口负责领导Peter Reichmuth知道,多年来施威茨州一直要对游牧族的事情承担相应义务。他当然不愿承认,他们州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在本州选民拒绝在该州主要地点修建露营地之后,州政府于2012年底批准了在州和各社区之间,就修建露营地的财政问题进行具体分工的决议。

“我们正密集地就此进行协商,争取在本州修建1-2处宿营地”。目前已小有成果。“运动产品Hoch-Ybrig公司的负责人已经表示,为了向州里表示感谢,他们决定将位于谷底的停车场,在夏天提供给瑞士的游牧族,如果该地不举办什么特殊活动的话,”Peter Reichmuth说。

至今为止,施威茨州没有一个为游牧族准备的停车场,也仅有一个露营地,就位于Feusisberg社区。

社区议员Beat Flühler

我们对露营地毫无兴趣,这我必须说。

“大量投资”

“这块地按说不能用,”对此负责的当地议员Beat Flühler说:“这上面有很多树干,因为后面的林子刚被伐过”。近几年来,很少有游牧族来到这里,因为此地既没有水也没有电,更没有卫生设施。为了把这块地建成露营地,“我们必须要大量投资,”副区长Flühler说。

Feusisberg如今小有名气,因为《世界周刊》(Weltwoche)的一个社区评比显示,Feusisberg是瑞士最有吸引力的地方。这块宝地位于苏黎世湖西畔,其中五分之一的居民是百万富翁,当地的就业市场、人口增长、住宅建设、社会结构、富有程度,以及低廉的税负,都使得它成为瑞士一流的居住地。

支付能力我们是有的,Flühler肯定了这一点,“但我们对修建一个露营地,真的毫无兴趣”。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