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受质疑的批准制度 关于农药,瑞士不愿多说

在瑞士,农药问题正遭遇来自两项公民动议的交叉火力。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关于合成农药对健康和环境造成有害影响的诟病声日渐增多,而制订规章是合成农药使用问题的核心。但在瑞士,批准程序依然被指缺乏透明度,引发对政府当局与工业界相勾结的猜疑。调查如下。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毒死蜱与百菌清:比起备受争议的草甘膦(多语)外部链接,这两种农药在公众听来要陌生许多。然而,瑞士当局在重新评估它们的危险性后,于6月相继宣布禁用(法)外部链接这两种控制植物病害的产品。

2020年两次关键投票

两项旨在抗议农药使用的公民动议已在瑞士提交。第一项动议名为“支持一个没有合成农药的瑞士(多语)外部链接”,希望能在瑞士禁止农药的使用及带有农药成分的食品进口。第二项动议名为“支持一个饮用水洁净和食品健康的瑞士(多语)外部链接”,要求对使用农药或抗菌素的农民取消直接补贴。

国民院多数议员认为这两项动议过于超前,以无反方案的方式予以否决。决议将须由联邦院进行审议。明年将号召民众对这两项动议进行投票。

信息框结尾

“这些都是较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引入的化学品,它们对健康和环境造成的影响早已为人所知。比如与沙林毒气同族的毒死蜱,已经被发现与导致孩子智商缺陷有关。”洛桑大学生态毒理学家Nathalie Chèvre(法、英)外部链接强调。

在这位农药专家看来,这两种产品禁用的决定时机并非寻常。她认为:“禁用令通常在产品不再能带来什么收益时出台,此时厂商已经准备将经济效益更好的化学品推向市场。从这个具体情况来看,政治压力肯定发挥了作用。”

没有政治议程

瑞士的环保组织也持有同样的怀疑。6月底,议会就在瑞士严格限制农药使用及销售的两项公民动议进行了辩论(多语)外部链接。这两项动议将于明年付诸投票,目前来看得到民众相当程度的支持。

绿色和平组织(法、德)外部链接的农业专家Philippe Schenkel认为,面对来自公民及非政府组织日益加剧的反弹,瑞士当局不得不做出让步。“目前为止,联邦农业局始终更倾向于农民及农业化工相关方们的利益。但如今已不能再罔顾民众对农药强烈的不信任。”他说。

瑞士联邦农业局负责瑞士农药的批准及重新评估,否认决策与政治议程有关。Olivier Félix是联邦农业局植物可持续保护方面的负责人,他解释道:“自2011年起,对在瑞士获批的控制植物病害产品,我们开展了针对性复查项目。目的是结合最新科学知识对风险进行重新评估。目前,33种农药正在重新评估中,其中一些可能会列入下一批的禁用名单。”

“当局不能再罔顾民众对农药强烈的不信任。”

Philippe Schenkel,绿色和平组织

引言结束

透明度的“石器时代”

Olivier Félix 明确强调:政治与经济因素并不在瑞士农药批准程序(多语)外部链接考量范围内。联邦农业局内开展相关工作的五十多名专家享有完全独立,同时与其他国家的专业机构保持密切合作。

“出于效率考虑,我们以负责欧盟农药批准的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 多语外部链接)所进行的毒性及生态毒性研究为基础。”这位农业局的代表指出。

为能获批,控制植物病害产品不能表现出任何对健康及环境“不可接受的”间接影响。行业研究必须符合国际标准的科学规程。不过由于缺乏足够的财力与人力,联邦政府当局还是无法自行重新进行测试。

Olivier Félix(右)就瑞士的农药批准程序接受了瑞士资讯 swissinfo.ch长时间提问。

( Lugi Jorio)

问题是:农业局对这些研究进行严格保密,不会公开其研究某种农药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审批还是禁止。“与欧盟做法比起来,瑞士仍然处于透明度的石器时代。只有遭受压力的情况下,才会做出一点让步。”非政府组织公众之眼(法)外部链接的个案专家Laurent Gaberell这样认为。

有失偏颇的研究?

欧盟内部,甚至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如巴西,均对农业事务非常重视。比如活性物质注册将促成一项控制植物病害产品上市,注册过程中便会组织公众咨询。在瑞士却无任何相关行动,这招致非政府组织对这种不透明性有悖法律的指责。

当局决策所依据的毒性及生态毒性研究,独立科学家们没有任何查阅权。“每次我提出查询数据,联邦局相关人士总是相互推诿,导致我最终也无法获取需要的信息。”Nathalie Chèvre叹息道。

Nathalie Chèvre还指出一些测试是在不完全反映自然界农药真实使用条件的情况下进行的。根据这位专家的观察:“行业内只会对少量动植物物种进行测试。比如常使用同一种藻类,但它却是出了名的对毒性物质极为不敏感。”

联邦农业局承诺做出改进

农业局首次公开承认了不足。“我们需要提高透明度。大家现在会有种被隐瞒了一些事的感觉。”Olivier Félix承认。他进一步表示:“这可能是由于我们没有进行积极沟通导致的错误。我们目前正在研究向公众提供更多信息的举措。”

“我们需要提高透明度。大家现在会有种被隐瞒了一些事的感觉。”

Olivier Félix,联邦农业局

引言结束

继草甘膦引发激烈争议后,EFSA计划推动对批准文件的公开。农业局的这位代表则表示瑞士也准备在公开和透明方面向前跨出一步。“最终的决定取决于联邦议会。不能忘了数据是归属于其生产者,即农业化工企业所有。”Olivier Félix告知。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另获悉审计事务所KPMG正在对瑞士的批准制度进行全盘评估,并将于今秋发布报告。在计划的改进举措中,环保组织对设立一个独立的农药批准决策机构表示认可。

环保组织也注意到近几个月来业已取得的进步。得益于瑞士最高司法机构——联邦法院在2018年3月做出的决定(法)外部链接,环保组织在相关评估过程中也享有了发言权。

Philippe Schenkel说:“经过这几年的固步自封,迈出了方向正确的第一步。不过,为了最终能淘汰十几种仍在瑞士日常使用的危险农药,尚需努力。”


(翻译:刘烽烽)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