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合作


面对移民危机,发展援助分歧


作者:Katy Romy


瑞士是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的? (Keystone)

瑞士是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的?

(Keystone)

当前欧洲正面临移民危机,而瑞士却在削减用于公共发展援助的专用资金,这一战略立即受到左翼及人道主义援助组织的抨击。但援助的实效性却是人们讨论的话题,有人甚至断言,援助反而会鼓励人们向海外移民。

“在这个一举一动都牵动每一个人的国际化世界,我看除了参与,没有别的解决办法,”Philippe Besson表示。他是瑞士驻南苏丹合作办公室的主任,曾担任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DC/DDC)援助实效问题的负责人。

“从南苏丹抽身,意味着对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冷眼旁观。”-Philippe Besson

南苏丹从2013年起就饱受内战蹂躏,该国的人道主义状况虽不如叙利亚那么引人关注,但从某些角度来看,情况却同样糟糕:“南苏丹几乎没什么能正常运转,近一半人口非常脆弱,他们或处于冲突地区,或受饥荒威胁。”在这个背景下,瑞士发展与合作署同各非政府组织携手合作,主要关注人道主义援助,尤其是人口保护与食品安全问题。

然而,在危机状况下确实难以开展发展项目,因为南苏丹的经济陷于瘫痪,诸多基础设施都遭破坏。不过,瑞士发展与合作署在南苏丹西北部的一个饮用水与卫生项目却仍在进行之中。“自从内战爆发,我们的目标就不得不有所削减。如今,我们只集中精力巩固项目,而放弃了创建一个能发挥作用的公共服务体系-因为南苏丹的水利部没有足够的资金来保证合作与基建管理。”

尽管困难重重,但对Philippe Besson而言,出于道义也必须有所行动:“我们可以宣称并证明国际社会已拯救了成千上万的人,但我们也必须承认,在这段时间里各方还是打了一场‘内战‘。我们必须不断自问:到底还有哪些局限,我们该怎样继续下去。”

Philippe Besson由衷地相信,支持合作的言论总能盖过要求撤资的言论。“有些研究人员主张应当从中抽身。然而在南苏丹,这种做法意味着对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冷眼旁观,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那些并未参战的人-女性、儿童与残疾人。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他指出。

削减一亿援助款

除了实地遇到的困难,瑞士还不断有人质疑提供援助的定位,尤其是面对发生在欧洲前所未有的难民大潮,使得这场辩论变得愈发激烈。

最近议会在审议2016年预算时,占大多数席位的右翼党派通过了削减一亿瑞郎合作与发展援助款项的决定。瑞士发展与合作署目前还不清楚这一削减将会带来怎样的具体后果,但表示所有项目都会受到波及。

这个决定激起了社会民主党(CVP/PS)的义愤。他们声称,该决定实为“鼠目寸光的虚伪政治”。右翼保守的瑞士人民党(SVP/UDC)则支持削减支出,认为“有必要从增长最迅速的领域开始节约”。

由非政府组织结成的南方联盟(Alliance Sud)视这个决定为“目光短浅、抵制团结”。该联盟发展专家Eva Schmassmann指出:“鉴于当前的全球挑战,瑞士本该增加援助款项。”

土耳其实例

然而,发展援助未必就是解决移民危机的利器-虽然在政治辩论中,它时常被人们套上这种光环。

“由于经济增长,土耳其人手里钱多了,经济上更加独立,从而脱离了过去牵绊他们向海外移民的贫困。”-Stefan Schlegel

外交政策论坛(Foraus,德、法、英)智囊团成员Stefan Schlegel解释,这种认识本身就很成问题。他曾参与一项调研,意图找出移民与发展之间的关系(经济发展能否预防移民?德、法)。“如果我们把发展援助当成减轻移民压力的工具,那么就有可能把它转化成规章制度,这反而降低了它的效用,”这位科研员辩解说。在他看来,援助绝不该背离它的首要目标,即个人经济的自立与国家经济的发展。

调研还发现,经济增长使人们手头宽裕,不但没有阻止、反而会刺激人口向海外移民。“来自瑞士这类国家的援助其实难以改变一个国家的经济方向,即便能起到作用,结果也是提高人口的流动性,”这位专家透露。他还举了二战后土耳其的例子:“由于经济增长,土耳其人手里钱多了,经济上更加独立,从而脱离了过去牵绊他们向海外移民的贫困。”

该调研的作者们因此主张接受移民的增长,并从最大程度上利用移民的积极效果。“不过,还是有些非常有效的项目,特别是一些以改善机制为目标的项目,可以起到打击该国腐败或提高妇女权益的作用,”Stefan Schlegel强调。

“发展援助从未帮到哪个非洲国家实现自我发展。”-Francis Kaptinde

“发展援助毫无作用”

某些观察人士则持更为激进的立场。“发展援助从未帮到哪个非洲国家实现自我发展,”联合国难民署前发言人Francis Kaptinde断言。他来自非洲西部的贝宁,曾担任过记者,现在巴黎政治大学任教。他坚决反对实施发展援助,用他自己的话说,这种援助“毫无作用”,“这不过是(提供援助的国家)为了寻求良心自安,同时把被宰割与宰割者的认识延续下去,”他叹息道。

援助国应当让非洲国家自主处理自己的问题,与此同时打击腐败、帮助非洲国家改善政府管理,并以公平的价格从非洲国家购买原材料-这是Francis Kaptinde所宣坚持的援助战略。他认为,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人们走上移民之路。“人们若是绝望,那么无论垒多高的墙,都挡不住他们。而当人们能够在家乡安居乐业,也就不会漂洋过海、铤而走险。”

瑞士有意援助弱国

在1月29日瑞士发展与合作署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该署署长Manuel Sager介绍说:“我们2016年的计划,是在政府结构被削弱或有缺失的国家,因地制宜地强化对抗贫困的行动。”

如今,世界上有40多个国家被列为不稳定国家,受到暴力与冲突的威胁,受牵连人口总数达到近15亿人。瑞士发展与合作署强调,该署并不能解决这些冲突,但愿意在那里做些实事。

今年年初,由联邦委员会通过的《2016-2019年可持续发展战略》,也准备实施“2030日程表”。2015年9月由193个联合国成员国通过的这一框架文件,确定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


(翻译:小雷), swissinf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