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同性恋不再隐身 彩虹家庭为瑞士媒体添彩

彩虹家庭为瑞士媒体添彩

电视剧《入殓师》(Der Bestatter)中的场景:女孩的家庭状况是调查者最不关心的问题

(srf)

在瑞士的主流媒体中,几乎没有出现过同性恋家庭。然而在美国,以其为主角的电视剧集屡屡斩获大奖。但是最近,一部瑞士最受欢迎的电视剧突破了这一禁忌,同性父母们在剧中发现了一个与彩虹家庭有关的场景。 

一位男性马戏团小丑在舞台上窒息而死。这看起来像是谋杀,但凶手是谁?调查者将剧团成员集中问话,一个小女孩儿站在女掷刀手和女舞者之间,侦查员问她那个小丑是不是她的父亲。她回答说:不,这两位才是我的父母,她指的是那两个女人。

今年早些时候,这个简短的场景出现在在瑞士公共电视SRF播出的电视剧《入殓师》(Der Bestatter)第五季中。这是一个成功的瑞士犯罪剧集,剧中一名前警官转业成为一名入殓师,侦破了各种神秘死亡的谜团。

瑞士《一瞥报》(Blick)专门为这一集撰写了一篇文章(德)外部链接,因为它是瑞士主流媒体第一次提及所谓的彩虹家庭。 但文章并没有像许多英国小报那样(尤其是右翼的《每日邮报》特别喜欢评论同性恋问题外部链接)道貌岸然地表达愤慨,而是对同性恋父母“在瑞士电视上的出现得太少”表示遗憾。

彩虹家庭

瑞士彩虹家庭协会(The Swiss Rainbow Families Association)这样定义彩虹家庭:在一个家庭中,至少一位父母是同性恋、双性恋或者变性者。

该协会估计,在瑞士有三万名儿童在彩虹家庭长大。这些孩子可能孕育于异性恋关系,在同性伴侣的呵护下出生,在特定的条件下得到收养和抚育。

对于女同性恋伴侣来说,外国精子银行可以是一种选择。有些人从社交圈子中找到一位愿意捐献精子的男性,还有些人选择与一位男性一起创造一个有三位家长的家庭。一位男同性恋也可以选择与一对女同性恋情侣一同组成一个家庭。

有些家庭收养了由国外代孕者产下的孩子,因为在瑞士代孕是非法的。

2012年法国的一项调查显示,在25岁以下的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中,有60%的人表示想要孩子。

信息框结尾

“《入殓师》也许只是虚构的,但我们也想成为社会的一面镜子,一面能反映2017年的瑞士的镜子,现在同性恋父母越来越多,”瑞士公共电视SRF的虚构剧部门负责人乌尔斯·菲茨(Urs Fitze)解释说。

反响不一 

瑞士彩虹家庭协会(多语)外部链接的创始成员玛利亚·凡·卡内尔(Maria von Känel)说,“作为一位女同性恋母亲,我发现这是一个很有爱的场景,一个孩子很自然地站在那里,介绍她的父母,在这个场景里是两位女同性恋母亲。” 她参与了苏黎世粉苹果同性恋电影节(英、德)外部链接中的一个小组讨论,讨论的话题是“主流媒体中的彩虹家庭?”。

在讨论中,并不是每个嘉宾都对这个场景表示赞同。有些嘉宾批评马戏团的设定,指出这些同性恋父母被当做异类。

讨论嘉宾克斯汀·博尔特(Kerstin Polte)是来自柏林的导演和制片人,她开玩笑说:“马戏团里有长着两个脑袋的人,哦看呐,还有同性恋!”她表示,“我更希望看到同性恋人物出现在更日常的情景里。”

乌杜·劳施弗雷施(Udo Rauchfleisch)是巴塞尔大学临床心理学的荣休教授。他指出,与男女同性恋之前在瑞士媒体上受到的待遇相比,这个场景是具有突破性的。

“我是1942年生人,在我年轻的时候,媒体上完全不会出现彩虹家庭,也没有任何男女同性恋的故事,”他说。

“他们顶多出现在老电影里,但是人物设定总是极其负面:结局不是自杀,就是谋杀。就没有男同或女同的正面形象。”

收视率需求

在美国,彩虹家庭已经在叫好又叫座的剧集中出现好多年了。知名的例子包括《摩登家庭》(Modern Family)、《实习医生格蕾》(Grey’s Anatomy)、《欢乐合唱团》(Glee)、《火线重案组》(The Wire)、《护士当家》(Nurse Jackie)和《透明家庭》(Transparent)。2010年的电影《孩子们都很好》(The Kids Are All Right)讲述了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女同性恋情侣的故事,赢得了四个奥斯卡提名。然而在瑞士,在瑞士资讯swissinfo.ch调查的对象里,除了《入殓师》外,没人能想到主流媒体中的其他的例子。

“在德国和瑞士,公共电视需要维持高收视率。编导说‘我们的观众是18岁到70岁年龄段的,而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异性恋’,因此他们不做小众电视或是小众剧集及人物。他们担心失掉收视率,”博尔特解释道。

她指出,美国有许多有线和点播平台,可以通过口碑来普及更小众的内容。 “你不需要有很多观众,你只需要对的观众。你需要他们成为粉丝,而且同他们的朋友谈论这个节目。”

博尔特并不苛责瑞士制片商在理念上的这种差异,但她确实相信在表现多样性方面,他们可以“更大胆”。

“在德国,很多好的剧集在电视台播出后直接就在Netflix (一种在线视频服务)上在线播出。 所以他们可以在家庭和性取向的多样性方面做更多尝试,因为在剧集中,你有一个演员群体,一个群体就具有多样性。”

电影《路》(Ein Weg)中的一个场景,该片由德国人克里斯·米耶拉(Chris Miera)导演,今年在苏黎世的粉苹果电影节中展映

电影《路》(Ein Weg)中的一个场景,该片由德国人克里斯·米耶拉(Chris Miera)导演,今年在苏黎世的粉苹果电影节中展映。

(Ein Weg, Chris Miera)

儿童是目标观众

劳施弗雷施的研究领域包括同性恋和变性者的身份认同,他自豪地宣布他刚刚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部同性恋犯罪小说,小说关注的是彩虹家庭和出柜问题。他说,与他通常撰写的学术文章相比,小说可以让他把这些主题呈现给不同的观众。

他还表示,“彩虹家庭应该出现在电影和纪录片等媒体形式以及儿童读物当中,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在彩虹家庭长大的孩子们没有参考模式,他们在电影和书籍中都找不到任何处于类似情况的其他孩子,这很糟糕。”

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和作家克里斯蒂娜·卡普瑞茨(Christina Caprez)发现,在打击欺凌以及抵制用“同性恋”一词侮辱别人等问题上,媒体对彩虹家庭的关注至关重要。

她表示,“更重要的是将这些图像呈现给其他家庭的孩子和父母,而不是同性恋家庭的孩子们,因为这些对他们来说就是日常的情景。”

“一直在解释”

5月7日,在伯尔尼举办的国际家庭平等日(英)外部链接上的一个活动中,一些彩虹家庭就其在瑞士电视中出现与否这一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见解。

萨宾有两个年幼的儿子,他表示,“这将有助于促进社会观点的多样化。无论你去哪里,去看医生,去幼儿园,你必须一直解释自己家的情况。”

“这将帮助我们在主流媒体上获得更积极的形象。(电视节目)不一定需要专注于彩虹家庭,而是要呈现有不同形式的家庭存在这一事实。就像《实习医生格蕾》中,两个女人组成的家庭同样面临着每个家庭都要经历的普遍话题。”

梅克(Maike)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她表示,电视中缺少来自彩虹家庭的角色,这令人遗憾,“像我一样的人都去哪儿了?”但是她认为事情正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她还说,“在三四年前,网上还几乎找不到任何(有关彩虹家庭的)信息。现在情况每个月都在改善。”

“如果能在电视里看到正常家庭中出现的正常问题,那就太好了。现在已经有了很多种不同的家庭模式:离异的父母、单亲父母、祖父母抚养长大的孩子……我们的世界只是刚刚开始变得更加多元化,人们可以从千百个方面来审视它。”

瑞士法律

在瑞士,同性婚姻和同性父母身份都是非法的,尽管2007年以来同性伴侣已经能够注册民事伴侣关系。注册之后,他们(她们)可以在养老金、遗产继承和税收方面与异性夫妇拥有相同的权利和义务。

但是,婚姻中可能会面临人工授精或收养一方子女的问题。

2016年5月,经议会投票,同性恋者可以收养其中一方的子女,条件是另一位生物学父母不明、死亡或同意让渡其权利和义务。这将在2018年年初写入法律。

虽然同性伴侣(尚)不能一起收养孩子,单身的同性恋者或变性者则可以收养孩子。然而,瑞士彩虹家庭协会指出,这仍非常艰难。

如果伴侣一方是变性者,同性伴侣可以是孩子(们)的生物学父母。

信息框结尾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