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向有机农业转型 对农药说不!普通农民的选择



就在高速公路与新盖起的居民区之间、洛桑上方的一个小村子里,克劳德·佩吉龙饲养着50头牛,还种了32公顷地-完全不使用农药。

就在高速公路与新盖起的居民区之间、洛桑上方的一个小村子里,克劳德·佩吉龙饲养着50头牛,还种了32公顷地-完全不使用农药。

(swissinfo.ch)

全球都在围绕农药及农药对健康与环境造成的后果进行广泛讨论,瑞士也不例外。如今正逢联邦委员会推行一项旨在降低农药产品风险的计划,我们走访了沃州(Vaud)一位放弃常规生产方式的普通农民,他表示: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克劳德·佩吉龙(Claude Peguiron)有着农民特有的倔强性格,却没有农民身上常见的沉默寡言。和蔼而又健谈的他住在Mex-一座离洛桑仅几公里的小村庄。他可以花上几个小时畅谈自己向有机农业转型的原因、从中得到的满足感,当然也少不了令他有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种种疑问与不确定。

什么是有机农业?

有机农业是一种符合自然规律,能维护土壤、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的生产体系。这种生产方式尤其排除了化学合成与转基因制品的使用。

信息框结尾

算起来,他的农场获得瑞士有机农业联合会(多语)外部链接(Bio Suisse)的“芽苞”认证标识很快就要满两年。当初做出这一选择,倒不是因为他单纯地关心生态与环保,更多的则是出于健康原因:克劳德·佩吉龙对农药产品极其敏感。“我使用除草剂和对付病虫害产品时,偶尔会产生晕眩甚至淋巴结肿大的症状。有的产品还会让我流鼻血,”这位农民解释说。

戴上防护面具后,佩吉龙可以轻易地避免发生这些症状,但他渐渐对农药制剂产生了怀疑。有一回,一位邻居使用的农药残留物流进农场里一个满是蝌蚪的小池塘,给他第一次拉响了警报。“蝌蚪的成长一夜之间便停止了,”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惊悸。还有一回,是他去看另一位农民刚撒过防鼻涕虫化学药剂的田地,他注意到地上有很多死了的蚯蚓。“由于大量使用化学药剂,我们杀死了很多益虫,两千多年来这些生物一直都是农民的天然盟友。”

转变阵营 “戒掉”农药,农业撑得住吗?

有机农业经常被视作“富裕国家的富贵爱好”。但是越来越多的专家坚信:只要进行小规模、多品种、脱离化学品应用的农业耕种足以喂饱全球人口。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就此话题采访了有机瑞士组织(Bio Suisse)的Pascal Olivier和一位刚刚“皈依”有机农业的沃州农民Claude ...

停止进口有机产品

克劳德的妻子劳伦丝(Laurence)则搜集了很多农药资料,借此形成了明确的信念。“当我仔细阅读我丈夫使用的杀菌剂、除草剂的产品说明时,我都感到害怕,意识到我们是在玩火。没人真正清楚这些产品对人体的长期影响,这关系到我们自己和我们后代的健康,”她表示。

他们也认真研究过经济产出,不过这不是决定的主要动机。“每公顷的产量会低一点,但售价也更高。如果我们多用些心,运气也好的话,发展有机农业到最后反而会(比现在)多赚一点点,”佩吉龙肯定地说。

不过,某些中间商的态度让这位农民感到失望。“Migros(瑞士国内最大零售商)宁可从国外购买有机葵花好卖低价。我们不得己,只好放弃种葵花,”佩吉龙气愤地说,在他看来,进口有机产品不但毫无生态意义,还威胁到当地生产者的生存。

有机农业在瑞士

瑞士零售业有机产品的销售在2015年增长了5.2%,达到23.23亿瑞郎。其所占市场份额已达7.7%。

瑞士人用于购买有机产品的年人均消费额为280瑞郎,为世界之最。

瑞士国内最大的两家零售商就占领了近四分之三的有机产品市场份额,其中Coop占据45%Migros占据30%

有机农业占耕地面积的近13%。这二十年来有机农业用地面积翻了一番,其中此类耕地在山区的比例(21%)明显高于平原地区(7.5%)。

各州的有机农业用地比例也大有不同。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的有机农业用地占总耕地面积的56%,而这一比例在沃州仅为5-6%

6000多家农场在按照瑞士有机农业联合会Biosuisse的标准从事生产活动。该组织创办于1981年,它的专用品牌标识为一个“芽苞”。

信息框结尾

一切从头学起

有机农业还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这也会增加它的成本。“如今一些手工除草的活儿我得靠雇工搭把手,全家人也都一起来帮忙,”他指出。这也是为什么在考虑要不要搞有机农业的时候,佩吉龙的三个子女也都参与了进来。17岁的长子纪尧姆(Guillaume)很乐意子承父业,但由于这块地不属于他们家,所以佩吉龙夫妇鼓励他先学点别的。

要种好32公顷农田-小麦、黑麦、油菜、大豆和玉米-却不用一点儿化学制剂,同时还要以自给自足的方式养殖50头奶牛,就需要下很大工夫去学习。“基本上就是从零学起,把在农业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全忘掉,”克劳德·佩吉龙解释说。整个转型过程是逐步完成的,他在一块小麦地里进行了最初的实验。“当我看到自己对付杂草可以不用化学制剂,这给我增添了信心。”

别人的眼神

但是,杂草始终都是佩吉龙的一大心病。“有时我会担心田地被薞芜和大蓟占领了,所以就要更加警惕,提前做好准备,一旦有问题得迅速动手解决,因为完全不能用化学制剂。本来搞有机农业就不是在图省事。”

在这些新困难之外,还有同行们的闲言碎语和冷嘲热讽,很难让他做到无动于衷。“我是村里第一个涉足有机农业的,所以我家的地当然得到了大家的‘极大关注’。只要有几棵草露头,风凉话就铺天盖地地来了。这里人习惯看到整齐划一、无可挑剔的田陇,我就得学着不去过分在意别人怎么说……”

不过,就算有时难免有怀疑,但佩吉龙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瑞士法语区,人们对有机农业还有很大的担忧,尤其是耕地面积比较大的农场。现在我能够证明,在保证生产质量的同时完全不使用化学药剂是可能的。而且我们还有种感觉,就是在为地球和后代做好事,这很有意义。”

1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盘点全球发展有机农业项目最多的10个国家

减少农药使用的计划

联邦委员会今年夏天发起一项行动计划(德、法、意)外部链接,准备通过减少杀虫剂的使用和控制其对健康与环境造成的影响,从而使农药制剂的相关风险在未来十年内降低一半。然而该项目在咨询过程中却遭受冷遇:农药制造业将其评价为过于含糊,认为计划并非完全基于科学,也未能明确可能产生的各种成本;而自然保护主义者、养蜂业与有机农业从业者虽承认其为一种进步,可是却批评联邦计划不够到位。

“联邦委员会关注这一主题令我们感到高兴,但我们希望能设立更有雄心的目标,”Bio Suisse法语区负责人帕斯卡·奥利维埃(Pascal Olivier)表示:“以奥地利为例,那里产量相似的耕地上,每公顷的杀虫剂使用量要比瑞士低两倍。”据他透露,这造成的结果便是瑞士空气、土壤与水体中的杀虫剂含量偏高,排在欧洲的“差生”行列。

信息框结尾

农业是否真的能够在摒弃合成农药的同时,又不让人类后退一大步呢?我们很想听听您的意见,请您给我们留言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