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国家形象


瑞士人宁愿收垃圾也不愿在证券所工作


作者:Simon Bradley, 日内瓦


瑞士人变得宽容了:如果50年前,你9点钟以后才起床,那么你就不能成为一名好的瑞士人;如今50年后,这一“严苛”的标准,终于有所松动 (Keystone)

瑞士人变得宽容了:如果50年前,你9点钟以后才起床,那么你就不能成为一名好的瑞士人;如今50年后,这一“严苛”的标准,终于有所松动

(Keystone)

如果你既不会唱国歌,也没服过兵役,那么你还能成为好的瑞士公民吗?两位社会学家通过全国性的民意调查,勾勒出瑞士人反映自己形象的镜像。

1964年,在洛桑瑞士国家博览会上进行了一项名为“格列佛”(Gulliver)的调查,引发争议;如今50年已过,一群艺术家、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又进行了一场类似的、可以折射自我的调查。

新的调查报告(德、法、意)包括25个问题,尽管内涵更丰富但本质目标却是同一个:检测瑞士人的行为和敏感度,看是否真的存在一种“瑞士人”共同的观点和价值观。

那什么人才是一位好的瑞士公民呢?调查结果显示,人们的标准要比50年前宽松得多。

相关图表显示,即使你只会说一种国家语言、后入籍的、并不会唱国歌,从未服过兵役,甚至早上9点以后才起床(这是1964年的一个著名问题),那么你也可以成为一名好的瑞士公民。大部分人的底线在这里:如果你从未投过票(仅36%的人认为,这也能成为好公民),抑或领取社会救济(56.2%),那么你成为好公民的希望渺茫。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瑞士人正在拒绝那种‘因循守旧的中产阶级’形象,这已经被摧毁了,”洛桑大学社会学系荣誉教授René Levy说。

洛桑大学社会学教授Olivier Moeschler也同意这种观点:“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更放松的行为姿态与传统的瑞士价值观的对立,但与此同时,也可以见到一种共同的对工作的看重,还有与国际金融体系刻意保持的距离、对世界经济论坛、瑞士联合银行的不信任,但对瑞郎的高度信任依然和从前一样,”他补充说。

“每天的工作时间可以小于8小时吗?大部分人说:不!这就是说,你可以早九点晏晏而起,但为了要成为好的瑞士公民,你必须工作8个小时以上”。

调查报告显示,最理想的职业是教师,其次是艺术家。作为拒绝全球化经济的一种表现,很多人并不愿在证券交易所工作(64%),而相比之下,只有45%的人不愿成为收垃圾的(垃圾工人)。

64%的人同意为了年老或其他弱势群体而缴纳更多的税,但他们不同意为发展中援助、文化或外国人融入社会(81%)而付更多的钱。

“我们可以接受对老人及弱势群体施以援手,但不愿帮助摩登家庭,这就是我们提到的社会意识的保守主义,”Levy说。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而面对外国人,人们的心绪复杂,有些模棱两可。近一半受访者表示,他们有一位外籍的(外)祖父母,23%的外、祖父母4人全是移民。大部分人同意,瑞士的成功受益于外国人的贡献,但75%的人不同意在其居住地开办难民中心。

穆斯林形象在瑞士人的心目中比较负面,85%的人认为伊斯兰教压迫女性;64%的人认为《古兰经》不如《圣经》宽容。只有21%的人认为伊斯兰教可以与民主共容。

“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闻,但这是一种针对移民的本能的拒绝,也是一种冷漠的自我闭缩。这种现象由来已久。那种‘外国人导致人口过剩’的理论早在20世纪初就有了,却总是阴魂不散。我们并未向大部分民众展示外国移民积极的一面,而总是把他们当作一种威胁,”Levy说:“通过比较可以发现,穆斯林只不过是取代了64年时共产党的地位”。

大部分人,也就是85%的人都不赞同在未来10年内加入欧盟。

与此同时,有22%的少数派否认“土豆饼鸿沟”(Röstigraben)的存在,“土豆饼鸿沟”形象地代表了瑞士德语区与法语区在社会和文化上的区别。至于如何能消除它,相信它尚且存在的人认为,更多地学习另一种国家语言(38.9%)、增加意大利和法语区的政治比重(24.9%),都可以。

但社会学家称,与其担心“土豆饼鸿沟”,倒不如尝试弥补“波伦塔(Polenta,意大利式玉米粥)鸿沟”,因为意大利语区与瑞士其他语区的差异正在日益增大。

“提契诺州回收的问卷和其他地区的都不搭调,他们针对外来移民,保有非常强硬的姿态,而且牢牢‘被拴在’瑞士人的共同意识和传统瑞士价值观上。这是一个问题,但是在媒体上还未真正涉及到。不过在提契诺已经有人开始讨论了,他们感觉既受到意大利的威胁,也被其他瑞士人所离弃”。

那么,把这些结果与50年前的进行比较,还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我们确实是一个自相矛盾的群体,但总体比较宽容,对现代化的集团比较满意,有梦想,但也非常极端”,洛桑节庆活动主管、负责介绍这次“瑞士观点”报道的Michael Kinzer这样写道。

Levy比较悲观:“那些过去的激情和乐观主义已经被后现代主义的悲观所取代。1945-1975是著名的30年繁荣期,那时的成长和发展过热为现在埋下隐患,现在只能是零增长,或负增长。青年一代出生,却转而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以前的信念是‘要争取去获得’,64博览会的口号是‘信念和创造’,而现在的社会是,所有的都说过了,也做过了。那时的想法是‘未来会更好’;而现在的感觉是‘以前的一切都更美好’”。

Moeschler更加谨慎:“总的来说,这个国家发展得很好。但好像是这样,国家变得越富足,与其他人分享的愿望就越小”。

两个时代、不同的时代精神,也造就了对问卷调查所采取的不同的态度。1964年,瑞士议会审查了格列佛报告,并且禁止公布调查结果。而如今反对派可以自由地得到大量信息,不会受到审查。

现在的瑞士政府是否会对2014年的瑞士观点调查忧心忡忡呢?

“我想,报告提供了大量的信息,”Levy说:“在很多观点上,大家意见一致,例如灵活的退休年龄、协助自杀,以及因社会差距大而产生的深深的忧虑,特别反映在富人的税收优惠上。但政府似乎并不急于做些什么”。

无论结论如何令人沮丧,一项重要的统计数据显示:当今76%的瑞士人认为自己很快乐!

调查

去年洛桑欢庆1964年莱蒙湖畔国家博览会开办50周年。值此之际,文化工作者、艺术家、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共同发起了一项被称作《瑞士观点》的调查。

调查问卷共含25个问题,涉及信仰、希望和恐惧等各个层面。5月18日-6月15日,该调查在瑞士的4个语言区共同进行。受访者共1000名,年龄介于16-74岁之间。

7月又举办了网络问卷调查,共有逾4800人参与。

1964年曾举办过名为“格列佛”的类似调查,引发巨大争议。政府认为与堕胎、国防、军事准备有关的问题太敏感,因此冻结了调查结果的公布。

“格列佛”的部分调查结果(来自134'255份问卷)可以在网上查询。其预调查问卷晚些时候得以出版成书。一个重要调查结果是:瑞士作为欧洲最富足的国家之一,却拥有最高的离婚及自杀比例。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