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国际认可


苏黎世如何避开歌剧"危机"


作者:Isobel Leybold-Johnson于苏黎世


 其他6种语言  其他6种语言
Don Giovanni, season 2012/2013 (Opernhaus Zürich)

《唐·乔望尼》,2012/13年度

(Opernhaus Zürich)

正当歌剧界面临观众流失、财政拮据之时,苏黎世歌剧院似乎却在逆势而上。这座歌剧院被评为世界最佳,它的成功可否延续?

时值6月中旬,从歌剧院员工身上,可以感受到一种期待与兴奋。此时距苏黎世歌剧院(Zurich Opera)的首场歌剧公众演播只剩几天,就是在剧院广场架设的大屏幕上直播威尔第的歌剧《弄臣》。

歌剧院内装饰得金碧辉煌,在君临一切的舞台上,各项工作也在正常运转。主要由男性-也有几位女性-组成的技术员队伍手拿电动螺丝刀、浑身是劲,正在为晚上《弄臣》的正常上演做着准备。

“就舞台设计而言,这是一台现代作品,”舞台经理马克·林克(Marc Linke)介绍:“通常《弄臣》的布景会更加铺张华丽,这儿只是一间放了张白色大桌的黑屋子,演员们就围绕着桌子表演。”

上演许多高艺术水准的新作品所带来的挑战,让林克感到很兴奋。每一个人,“下至最后的舞台技术员”,都以在歌剧院工作而自豪,他透露。

就连歌剧院的两位客串明星也肯定地表示,这里有着极佳的工作气氛。知名男中音乔治·佩蒂安(George Petean)来自罗马尼亚,他在《弄臣》一剧中扮演男主角-他梦想的角色。用他的话说,这座歌剧院是“歌剧相当重要的制作地之一”。

他的看法得到了波兰女高音亚历珊德拉·库尔扎克(Aleksandra Kurzak)-他在舞台上的女儿吉尔达的扮演者-的赞同。坐在自己化妆室里的她头上扎着卷发器,神情镇定地等待着晚上的演出。她又补上一句,“一切都安排得很好,我们波兰人说,这就像瑞士钟表”。她尤其欣赏这出戏的现代布景方式。

这两位歌唱家都参加了6月21日的直播,共计约一万名观众观看了演出。

不止是明星

今年4月,苏黎世歌剧院击败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和伦敦科文特花园,摘得国际歌剧大奖(International Opera Awards)年度最佳歌剧院(Opera House of the Year)桂冠。

该大奖面向全球进行提名,奖项联合创办人、《歌剧杂志》(Opera Magazine)主编约翰·艾利森(John Allison)在写给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电邮评论中提到:“……我们觉得,新的总经理安德烈亚斯· 赫默基(Andreas Homoki)给苏黎世歌剧院赋予了新的活力,令它不但成为一些大明星的主要表演场所,还是一座艺术机构。”

两年前,这位总经理接替了亚历山大·佩雷拉(Alexander Pereira),后者离开为之服务了21载的苏黎世歌剧院,去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 Festival)供职。在此之前,作为歌剧院总监和经理的赫默基成就斐然,曾领导柏林喜剧歌剧院达十年之久。

这位德国人在剧院后部自己的办公室内接待了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他说道,剧院可信度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我们必须追求新的观众,必须不断地证实歌剧具有当代性,对社会而言很重要,即使我们演出的剧目未必写于这个时代,”他解释。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在尝试开放歌剧院,不止是通过直播向大众开放,还通过量身订做的剧目向儿童开放,通过某些演出的优惠向低收入人群开放。

新的团队

“新团队找到很多富有新意、别出心裁的想法,在第二年就因此获得了年度歌剧公司(Opera Company of the Year)奖项,”《音乐与戏剧》杂志(Musik&Theater)记者赖因玛尔·瓦格纳(Reinmar Wagner)透露。

赫默基带来了新的歌手、指挥和导演,尽量发挥他的舞台知识。他还把每年的歌剧剧目从12-14个减到9个。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应该吃老本,”瓦格纳表示:“我们不知道歌剧院未来会如何发展。但对这家歌剧院和瑞士音乐界来说,获奖是件好事,这也为亚历山大·佩雷拉增了光,因为歌剧院今天的规模与重要性是他的功劳。”

瑞士歌剧舞台

瑞士共有9座能上演歌剧的剧院,它们各有各的体制。法语区的日内瓦(带芭蕾团)和洛桑剧院不能演出古典戏剧。苏黎世剧院是德语区唯一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歌剧院,能上演歌剧和舞剧。其它几座分别在巴塞尔、伯尔尼、卢塞恩、圣加仑(St Gallen),还有一座由比尔(Biel)和索罗图恩(Solothurn)协作运营,这些剧院都提供歌剧、舞剧和戏剧。

讲意大利语的提契诺州(Ticino)没有剧院,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则是在夏季举办3个歌剧节。

在德语区歌剧界学报《歌剧世界》(Opernwelt)对评论家所做的调查中,巴塞尔剧院于2009和2010年两度被评为“年度歌剧院”。

(来源:Reinmar Wagner)

的确,在瑞士的9座歌剧院里,只有苏黎世歌剧院排得进国际行列,瓦格纳确认。其他几座中日内瓦大剧院(Grand Théâtre de Genève)和巴塞尔剧院(Theater Basel)拥有良好声誉。此外还有许多夏季歌剧节。

瑞士人并不比邻国国民更热爱歌剧。但他们的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他们愿意付出的经济代价,瓦格纳指出。

“在苏黎世,一张票动辄就要300瑞郎(约合2073元人民币)。人们支付得起,也愿意买,这是因为出现在苏黎世歌剧的首场演出中,被认为是上流社会习惯的一部分。”

歌剧的问题

在美国、意大利和德国等其他国家,歌剧的观众人数不断下降,歌剧院也因经营成本昂贵而纷纷关门、面临破产,或日益依赖于合作剧目。但瑞士的歌剧院却基本不受这些问题的影响。

瓦格纳解释说,瑞士更佳的经济形势意味着,歌剧院仍享有很好的私人和公众资助。苏黎世歌剧院每年从苏黎世州获得约8000万瑞郎(约合5.53亿元人民币)的财政补贴。日内瓦大剧院和巴塞尔剧院也都有公共基金。

然而据赫默基透露,苏黎世歌剧院要支付全部成本,仍需自创36%的收入,其中包括商家赞助。尽管减少了剧目数量-这意味着赞助潜力的削减,因此还招致了些抱怨-公司去年的财政状况甚至还出现了突破。

赫默基表示,今年第二季度也形势喜人。未来的计划包括更多新的作品-其中就有他自己编排的《罗恩格林》-以及像在柏林那样,在座椅上引进字幕。

“我们将不断前进,”赫默基说道:“你一旦停止改变或发展,就该同时停止做这件事,因为只有继续改善和变化,你才能保持好的状态。”

一点历史

苏黎世歌剧院始建于1834年,是由热爱戏剧的市民合办的股份制企业,因此最初叫做“股份剧院” (Actien-Theater)。该企业如今已更名为“苏黎世歌剧院公司”(Opernhaus Zürich AG),仍负责着剧院的经营。从1995年起,剧院的资金主要由苏黎世州提供。

旧剧院在1890年毁于大火,一年后被一座崭新的新巴洛克式风格建筑取代。它成了欧洲首家使用电灯照明的歌剧院。

德国指挥家威廉·富特文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就是在这里开始了他的指挥生涯,1913年这里还上演了理查德·瓦格纳的《帕西法尔》(Parsifal)-这是该剧首次在拜罗伊特以外的地区演出。来这里演出过的其他人物还包括指挥家尼古劳斯·哈农库特(Nikolaus Harnoncourt)、歌唱家切奇莉亚·巴托莉(Cecilia Bartoli,她住在苏黎世附近)、布莱恩·特菲尔(Bryn Terfel)、安娜·奈瑞贝科(Anna Netrebko)和乔纳斯·考夫曼(Jonas Kaufmann)。

歌剧院还有自己的芭蕾舞团,由大约50人组成,被称为“苏黎世芭蕾舞团”(Ballett Zurich)。剧院亦举办本院爱乐交响乐团的音乐会、日场剧、民谣晚会和针对儿童的各种活动。每年3月还有一次歌剧院舞会,许多头面人物都会来参加。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