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土地合理使用


瑞士围绕居住面积展开的争论




苏黎世州Kleinandelfingen的居住区 (Keystone)

苏黎世州Kleinandelfingen的居住区

(Keystone)

瑞士的人均居住面积有44平米之多,但是随着人口的增长,要想保障舒适的住房,就不得不扩大原有的居住空间。这导致瑞士的农业用地及绿地减少,可供使用的土地日益紧俏。政府和议会希望改变这一局面,然而相关倡议并未得到所有人的支持,由此又激发了一项全民投票动议的产生。

瑞士居住用地日趋紧张的局面由来已久,但推动动议产生的导火索,却是美国的大型生物科技集团- 安进(Amgen)。该集团2005年欲在“瑞士的蔬菜园”(Grossen Moos)上,建立一个工业区。

尽管弗里堡州的这一项目毫无进展,但这却成为“风景动议”(Landschafts)的燎原之火。环保组织Pro Natura早就对现今实行的空间规划法很不满意,因为该法的执行力度很差。

这部1980年颁布的法律要求各州控制对居住用地的开发,但大多数州都对此置之不理。因此该动议要求,在全瑞士范围内,20年之内不允许再增加建筑用地。

Pro Natura组织的倡议获得了众多党派的支持。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联邦级全民动议“人类和自然的空间”(简称风景动议)于2008年成功地被送到联邦委员会办公处,共收集到109'422个有效签名。

空间规划法

联邦委员会建议以修改原有《空间规划法》(RPG)的形式,作为间接反建议取代该全民动议,瑞士议会于2012年夏,批准了这一建议。

这意味着,如修改《空间规划法》的投票失败后,该动议才会进入投票程序。

因为瑞士中小企业联盟对《空间规划法》修改案不满,并收集了69'277个有效签名进行反对,因此3月3日的春季投票,将只对修改案进行投票。

赞成与反对

对修法持赞同意见的党派及组织(至2013年1月):

社会民主党(SP)、绿党、自由绿党(GLP)、自然保护协会(Pro Natura)、瑞士土地规划联合会(VLP)。

持反对意见:

瑞士人民党、瑞士中小企业联盟(SGV)、自有住宅联合会(HEV)、瑞士房地产经济联合会(SVIT)、瑞士机动车企业联盟(AGVS)。

在议会修改《空间规划法》的倡议以108对77票,获得通过,10票弃权。联邦院的情况是30票赞成,10票反对,1票弃权。

撤回预留地和升值

《空间规划法》的修改目的是,对各州批准的未来15年的建筑保留用地加以限制。如新法获得通过,各州及地区政府必须将以前过于慷慨“送出”的建筑用地缩小,并对业主做出赔偿。

新获得土地的业主(所谓的规划受益),如果在其地皮上建房或出售,要至少缴纳地产增值的20%作为捐税。

政府要监督业主在一定期限内建房,用制裁的方法禁止囤地。

密集式建房?

“瑞士的空间规划政策一点都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社会民主党(SP)国民院议员Beat Jans支持修改规划法:“我们建得太多,在错误的地方建了错误的建筑,这会损害我们瑞士的风景美”。

各州会因该法的修正案而获得“尚方宝剑”,以最终“贯彻该法”。修改案的具体措施包括,缩减建筑用地,并紧凑修建高密集度的建筑。

这点也赢得了社民党历来的对手、瑞士人民党国民院议员Jean-François Rime的赞同,他也是瑞士企业联盟(SGV)主席。该联盟支持对村庄及城市中心进行改造。

密集性建筑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他补充说。未来20年,瑞士人口要从800万增长到950万。“高层建筑或者旧屋改建,这都不能满足再增长的150万人的需要”。

奋斗的瓦莱

在收集的反对《空间规划法》的69'000个签名中,32'000个来自瓦莱州。

位于瑞士西南的瓦莱州旅游业繁荣,据联邦空间规划局(ARE)报告,该地区拥有最大的居民人均建筑面积,以及最大的建筑预留面积。因此修法后,要做出诸多改变。

2012年3月11日,第二住宅议案被瑞士选民通过后,反对《空间规划法》的人日益增多。

该州希望就此发起本州的公民投票,并获得另外至少8个州的支持,以再次发起联邦级投票。但却并未得到其他州的支持。

2008年10月,联邦空间规划局(ARE)首次发布官方建筑空间统计数据。这显示出全瑞士“未曾间断地、日益增多的土地使用数量”。

鉴于人口的发展,建筑预留用地可满足140-210万人的用地需求,“数目太大、往往位于并不妥善的地区”,该报告称。

许多争议空间

不过瑞士企业联盟对修改案有三点具体的反对意见,Rime说:“首先,各州要收回多达18'000公顷的建筑用地,这是很大的一片地域。其次,修改案规定了建造义务,这意味着,谁手里有地,谁就要建。第三点,地产增值税,这又是个新的税种了”。

增值收入税已经含在当今的法律里,Jans说。“这些钱可以在一夜之间把人变成富翁,那么也应该有一部分用于土地规划和景观建设”。

Rime说,这些税款并不足以支付为拿回用地而必须给付的补偿金。当然之所以反对修改案,并不主要是由于税款,而是因为用地回收和建造义务。这些强制性措施会导致建筑用地的紧俏。

“瑞士批准的建筑用地,是2030年所实际需要的三倍,”Jans说。这导致“建造的房子并不是在最理想的地方”。修改案实施后,各州只能决定是迅速停止过度建造,还是归还建筑用地。

破坏联邦制?

不少反对修法的人认为,这样会削弱各州的自主权,而将权力间接地转移至联邦。“如果有什么是完全应该由联邦制下各地方决定的,那么就是空间规划,”Jean-François Rime说:“各地方和各州知道当地的实际情况,有权自行决定,什么是他们需要的、什么是不需要的”。

Beat Jans则回答说,这绝并不是权力向联邦的转移。“如果修改法未获通过,那么风景动议就将直接进入全民投票程序,届时才是权力的转移”。他认为如今的反建议比较好,如果进入全民投票程序,那么可能不会获得通过。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