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在国外服民役


服民役-走出瑞士国门


作者:Gaby Ochsenbein


 ()

去年有约15000名年轻瑞士人放弃兵役,选择了民役。其中162人是在国外服的民役。这种服役方式还不为人知,而且只有满足严苛的条件,才可成行。未来也将继续如此。

可以出国服民役吗?比如,在瑞士热带研究所里当实验员、为无国界医生组织向非洲开卡车送货?抑或在巴西当一名数学教师、为太阳能饮用水消毒做教练员;还可以作为井水项目专家被派往许多发展中国家。

现在位于图恩的民役执行主管部门向瑞士满足服兵役条件的年轻人,提供许多这类涉及援助发展中国家或人道主义的项目,感兴趣的年轻人可以走出国门服民役。但要获得这样的机会需要满足不少条件:

首先要有职业教育的毕业证书,或者至少两年的高等院校经历。其次,要掌握派往国家的官方语言,最后,还需要有海外生活经历。

“海外生活经验指的可不是在巴西或其他国家的度假经历,而是切实掌握当地的语言与习俗,”民役执行部负责人Samuel Werenfels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如果年轻人对当地所面临的危机不清楚,对具体的生活没有一个合理的想象,那我们是不会批准他被派往海外的”。

服役人数少,想服役的人数多

“事实上,我们陷入了两难境地,”这位司法官员说:“青年人非常希望去海外,需求很大。但要在海外服役,需要满足的要求很高,大部分都不够格”。

Werenfels组建了民役系统,并于1996年亲自接收了瑞士历史上的第一份民役服务申请。其实当时就可以去国外服民役,尽管那时参与的机构还非常少。自此,却一年比一年多。尽管海外服民役项目近4年以来人数几乎增长了一倍,但其数量也还仅有所有服民役人数的1%强。

除要求严格以外,另一个导致人数较少的原因,就是宣传不多,“我们特意这样做,不做广告。因为自2009年以来,取消了民役的良知测试,服民役的人数已经增加了许多,”Werenfels说。

Thomas Anderegg认为这很遗憾,还有一系列令海外服役变难的程序都无必要。这位22岁受过训练的商人已从军事学校毕业,并向2011年的青年大会呈上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在发展中国家合作项目中增加服民役的机会。

“在征兵的时候,应该提供更多海外服役的信息,并且把门槛降低一些,”这位青年自由民主党人表示:“对一些国家来说,派人比送钱要更好。这对瑞士的形象也有好处”。

对青年人来说,海外服民役很有吸引力,发展与合作组织部门也证实了这一说法。“这些年轻人对其他国家、其他文化很感兴趣,也做好了准备,要在比较困难的环境中工作,”瑞士外交部信息服务部的人对swissinfo.ch说。

因良知原因不服兵役

自1996年开始,到达兵役年龄、且具有服兵役能力的人,如因良知原因不愿履行兵役义务,可选择民役。民役期是兵役期的1.5倍,总共390天。

起初愿意服民役的人,要参加良知测试。但自2009年起,不必参加考试,只需解释,出于何种良知原因,不愿服兵役。为了显示年轻人宁愿服民役而不愿服兵役的决心,所以将服役期增加了50%。但因为希望转服民役的人数急剧增多,所以联邦委员会又严化了相关条例。

寻找专业人员

并不是所有机构都可以参与海外民役项目,只有得到民役部门和发展与合作组织承认的机构才可以。这些部门必须在瑞士有分支机构,例如Helvetas、Caritas、Terre des Hommes等援助组织,以及发展与援助组织或无政府组织的合作办公室。

“我们的信条是:我们送去的是专业人士;而不是劳动力。在那些国家,已经有许多可以工作的劳动力,他们需要的,是懂一定技术的人,”Samuel Werenfels说。

有时,可服民役的海外地区会出现冲突、问题并伴有风险。如果该国被标定为“有风险”,那么服民役的年轻人还要上《无暴力处理冲突问题》和《安全课》等课程。“我们会不间断地得到外交部提供的旅游信息,并且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会和当地使领馆考察安全状况。如果一个国家被标志为‘高风险’,那么那里肯定不会有我们的人,”Werenfels强调说。

民役

2012年共有162人被派往海外服民役(2011年:171人;2010年:131人;2009年:97人;2008:73人)。占当年服民役的1%。

海外民役服务领域主要集中于发展合作及人道主义援助项目。以发展与合作组织的重点国家为指向。

2012年约有15'000名年轻人服民役(2011: 14'349)。

服役总时间为120万日,2011年为110万日。

民役服务在3527家企业机构展开(2011年:3078家)。

这些机构包括医院、护理院、儿童、青少年和残疾人服务机构,以及环境和自然保护组织。

服役天数最近10年增长4倍有余。

民役改革

民役负责人正在重新思考这类海外服役所扮演的角色及重要性,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目前许多国家的安全局势都变得更加复杂。“是不是也应该接手和平任务?在促进民族谅解方面呢,像其他国家一样?还是精选民役老兵,派出大选时的观察家团队?抑或与外交部的专家团保持合作?界限到底在哪里?”所有这些问题都还没有答案,Werenfels说。

“我们还处在评估的初级阶段。一方面要建立风险分析体系;另一方面,还要制定民役的特定目标。与海外机构合作的方式多种多样,但这是否有意义,我们是否要朝这个方向努力,这又会不会产生新的问题?这都要等待时间的检验”。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