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在瑞士生活不容易


英国一家调查咨询公司日前公布了一项都市生活质量调查,在全球125个被调查城市中,瑞士的苏黎世、日内瓦和伯尔尼分别名列第一、第三和第五位。

这项调查是根据39项不同的调查指标得出的结论。指标包括政治体系结构、犯罪率和法律机制等政治因素;货币兑换政策、银行服务等经济因素以及教育、社会福利、公共服务设施、交通、娱乐、住房等社会因素。

瑞士都市生活指标全球最高

调查以美国纽约为基数(100),瑞士最大的金融和工商城市苏黎世以106.5分名列第一,著名的国际会议城市日内瓦名列第三,瑞士首都伯尔尼,名列第五。

瑞士的确有自豪的资本。地处欧洲中部的瑞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4万多美元,地理环境、气候环境和人文环境得天独厚。瑞士城乡没有“三大差别”,即使是失业者和外国难民也能够得到政府的救济。苏黎世是世界著名的金融中心和文化中心,苏黎世湖畔别墅成片,瑞士著名的大银行和众多大公司的总部设在这里;日内瓦庇护着联合国欧洲办事处和200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38%的日内瓦居民是外国人;古色古香的伯尔尼绿树成荫,家家户户的窗台上摆放着鲜花,国库堆满黄金。许多中东的巨商富贾、体育明星和演艺界名人在瑞士购置房产,作为休闲度假之地。

在外人看来,人口只有700多万的小国瑞士有三座城市进入世界生活质量最好的城市前列,多么令人羡慕。而对于普通瑞士人来说,欣喜之余却带有几分苦涩――瑞士的生活费用太高。高质量的生活属于有闲和有钱人,绝大多数普通人精打细算过日子。

日常生活开销全欧最高

每天清晨,瑞士的家庭主妇外出购买一篮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开销比邻国法国的家庭主妇要多支付26%,比西班牙主妇多支付63%,比保加利亚主妇多支付81%。

欧盟统计局7月1日对欧洲31个国家的550种产品价格对比后指出,瑞士食品、饮料和香烟三大项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平均价格比欧洲平均水平高36%。换句话说,在瑞士购买一公斤肉类的价格,可以在欧洲其他国家可以买三公斤。

瑞士从1990年起参加欧盟的日常生活必需品指标评比,每年都名列“高消费国家”之首。以2001年为例,肉类价格比欧洲大陆平均高89%,油料和脂肪类高67%,鱼类高59%,蔬菜高57%,不含酒精饮料和酒类分别高13%和20%。如果说欧洲平均消费指数为100的话,那么,瑞士的消费指数达136。在瑞士中餐馆喝一小碗酸辣汤8瑞郎,约6美元,一盘洋葱牛肉30瑞郎,如果两人吃顿中餐外加酒水,账单轻而易举地超过120美元。

日常开销昂贵,导致大批瑞士人跨越边境到邻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购买日常生活必需品,甚至宴请朋友也到邻国订餐厅。每天,靠近日内瓦的法瑞边境小镇伏尔泰和安娜玛斯的大街小巷停满挂瑞士日内瓦车牌和CD车牌的车辆,周末两个小镇更是车满为患,公路常常堵车。瑞士为保护本国农业,对跨境购买货物作出规定:每人每次通过海关只能带入半公斤肉类、两公斤禽类、两公斤米面和“可宽容数量”的蔬菜。如果超过“定量”,海关将对所有采购的商品处以与瑞士同类产品同样价格的罚款。

在瑞士受穷更可怕

表面看来,瑞士大部分家庭基本都有能力买汽车,吃得饱穿着体面,还可以外出度假,不少家庭不仅拥有几辆汽车,甚至在湖上还停泊着一艘游艇。但长期在瑞士生活才发现,实际上,瑞士人之间的贫富悬殊还是很大的,瑞士人的生活方式与他们的经济收入直接挂钩。上世纪90年代中期,瑞士《周刊》杂志刊载的一篇社会调查说,瑞士有50万人生活在瑞士的贫困线以下。近年来,瑞士经济受到西方经济复苏乏力的影响,大公司、企业相继裁员,失业人员持续增加,“贫困人口”有增无减。

瑞士的贫富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住房方面,富人拥有依山傍水的别墅,他们往往在其他地区另外购置一套甚至多套别墅专门用来度周末,一般人买不起私房,在公寓楼租房住,收入少的或外国难民常常租“廉价房”;业余生活,富人经常出入俱乐部、歌剧院、大宾馆酒店和各种私人性质的聚会和晚餐,一般工薪阶层人士常常是泡咖啡馆、看电影,也有聚会,但往往是自带食品到野外烧烤;度假旅游,富人可以坐私人飞机到世界各地旅行,下榻最有名的酒店,穷人只能在境内旅行,或到多次去过的同一地点度假,因为老顾客可以享受价格优惠;富人只要照章纳税,没人给你找麻烦,一些地方甚至给名人提供优惠待遇让他们给当地带来“名人效应”,促进旅游发展,而失业者和领取救济金者却不得不时常在家里接待社会保障部门人员的抽查,看家里是否添置了“高档商品”或是否到国外旅游,以防止救济金“没有使用到应该使用的地方”!

难怪一位长期失业的瑞士朋友感叹道:在瑞士当穷人比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怕。

作者: «光明日报»驻日内瓦记者 刘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