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的清真寺里 穆斯林如何在瑞士做礼拜?

排列整齐:来自不同国家的信徒在奥斯特蒙第根的Kevser清真寺中做周五礼拜。

排列整齐:来自不同国家的信徒在奥斯特蒙第根的Kevser清真寺中做周五礼拜。

(swissinfo.ch)

清真寺里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当地政府对此又知道些什么?伊玛目如何带领人们祈祷?他对民主的价值又知道多少?他们可以在世俗社会中为年轻信徒展现怎样一幅前景?瑞士资讯swissinfo.ch带着这些问题拜访了最近的一家清真寺,希望得一叶而知秋。

Kevser清真寺位于伯尔尼市郊的奥斯特蒙地根(Ostermundigen),距离swissinfo.ch的办公室约2公里远。然而无论是熟悉当地情况的德语部记者还是他们的阿拉伯编辑部同事,都从未见过这个清真寺。要不是从邻居那里获得消息,德语、阿拉伯语编辑部的一行二人根本难以参加这个周五礼拜,因为在那蓝灰色的幕墙背后,根本想不到曾经的酒行,现在是一个安拉之家。

自2010年起,土耳其-伊斯兰联合会把这里当做了清真寺。他们中的大部分、接近300名会员有着土耳其的渊源。不过清真寺是向所有穆斯林开放的。排在祈祷队伍中的男人有来自索马里、加纳、突尼斯、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的。在近200名信徒中有一些青年人和少数男孩。女性和女孩可以在旁边屋子里,通过单面玻璃随着共同祈祷,这样保护她们不被男性看到。

领祷人来自土耳其总理Erdogan慈悲

瑞士资讯的记者甚至也被允许参与其中,尽管信仰不同。伊玛目(领祷人)Abdullah Dikmen用土耳其语祈祷,当引用《可兰经》时用阿拉伯语。就在几周前,他的大名出现在瑞士媒体上,因为在土耳其政变未遂后,他通过脸书(Facebook)呼吁,将政府敌人处以极刑。Dikmen随后遭到当地政区传唤,要求为其言论和回答负责。

这位伊玛目的陈情可以说令人信服,他是因家乡遭遇巨变一时冲动才口不择言,负责此事的当地政区议员Aliki Panayides解释说。她是一位具有希腊-塞浦路斯血统的考古学家,同时也是伯尔尼州右倾瑞士人民党 (SVP)的执行主席。自从这位伊玛目的复仇呼吁引发轰动之后,她就会定期联系该清真寺的负责人。

在祈祷时,Dikmen言辞谨慎,仅限于宗教内容,当前的社会和政治话题从未涉及。祈祷的文字内容用德语、法语和阿拉伯语投影在墙壁上,这是由土耳其国家宗教事务局(Diyanet)提供的。

宗教词汇母语

因为瑞士近期媒体报道的极端行为大多与清真寺有关,瑞士越来越要求增加清真寺的透明度。有些政客要求,伊玛目在瑞士用一种瑞士的官方语言布道。午间礼拜后,瑞士资讯的记者非常希望能与Dikmen本人就此问题进行交谈,但他还是让Ahmet Cindir来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Ahmet Cindir,土耳其-伊斯兰联合会主席。

(swissinfo.ch)

与伊玛目不同,这位联合会主席说着一口流利的德语,甚至瑞士德语也琅琅上口。“我们是一个土耳其-伊斯兰联合会。在我们的理解和规则中均规定,伊玛目要用土耳其语宣讲。我们和瑞士政府沟通的结果是,我们可以使用我们自己的语言从事我们的宗教活动”,Cindir说,理事会理事Karaoglu补充说:“我们的大部分会员德语都不错,但宗教用语他们只会用母语说。他们在瑞士的学校里学不到这些”。

在他们的清真寺里,根本找不到极端主义危险的端倪,他们二人保证说。“我们的年轻人融入得很好”。尽管经费有限、基础设施也很简陋,但协会依然积极促进年轻会员融入社会,甚至借周五的聚礼日之机。他们还计划推出计算机课程并帮忙找工作。

瑞士政府要求有更多的透明度,这点不容拒绝,Cindir说,但实践起来确实很难。联合会根本付不起领祷人的工资,他们的钱是由土耳其国家宗教事务局负担的。至于土耳其宗教机构是否也出资修建了这座建筑,联合会理事会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在土地登记册中,该建筑的单独拥有人是瑞士土耳其-伊斯兰基金会(TISS),总部在苏黎世注册,是土耳其国家宗教事务局的分所。

像大使一样,土耳其国家宗教事务局(Diyanet)派遣的伊玛目每5年一换,自土耳其的清真寺派遣到瑞士。这些人初到客居国,对当地社会生活的了解仅限于道听途说。这位联合会理事认为非常遗憾。“直到伊玛目对当地社区和他的周边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留在当地的时间也快结束了。这是一个问题,”Cindir说:“最理想的情况是,伊玛目对土耳其和瑞士两个社会都有亲身了解。如果瑞士能有伊玛目的培训课程、瑞士能将伊斯兰教作为官方宗教加以承认就好了,那样的话才会有透明度,”联合会会长对此深信不疑。

基督教是基础

他的这些建议可并不是对所有人来说都那样中听,特别是当地政府。社区议员Panayides毫不隐晦对此的否定态度。她个人认为,一个国家在国内推进陌生的宗教和其文化,是错误的。“基督教是我们文化的基础”。在我们的宪法序言里,标明的依然是“以全能的上帝的名义”。

这位瑞士人民党社区议员并不认为:“伊斯兰教在瑞士已经进化得足以要在我们的大学里培养一些伊玛目”。是土耳其政府要定期更换这些伊玛目,以防他们在客居国过于接近当地的社会发展,她表示。

那么那些有良知的年轻穆斯林如何融入社会呢?Panayides个人认为:“他们最好不要去清真寺,或者干脆把祈祷和日常生活严格区分开来”。“如果人们发现,我们的安全和秩序受到了威胁,那么我们就必须在瑞士禁止使用清真寺。很简单,就这样!”

在这个周五,我们的记者觉得清真寺这个地方是充满和平与宁静的。这里既没有仇恨的口号,也没有政治上的煽动。结束午间祈祷之后,这些信徒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中,迅速而低调,就像他们来时一样。在出口的门上写着这样的字样:“请顾忌您邻居的感受”。

关于瑞士青年穆斯林的调查

瑞士年轻的穆斯林信徒很少遵照清真寺中伊玛目、网络布道者,抑或著名的穆斯林公众组织的指引。他们理解自己的宗教是个人化的、批评性的、独立的。卢塞恩大学的一项研究(德)外部链接显示,该研究针对年龄介于15-30岁间33名穆斯林男性和28名穆斯林女性,就他们的宗教导向展开了问卷调查。

几乎所有接受问询者皆为穆斯林宗教实践者,他们因不同原因而对宗教感兴趣。伊斯兰教可以成为一种情感上的支撑、生命的指引,或可供遵循的守则。(资料来源:sda)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s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