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在贫困线上挣扎的瑞士单亲母亲


贫穷不仅是写在纸上的 (Keystone)

贫穷不仅是写在纸上的

(Keystone)

玛吉是36万处于有劳动力能力但依然在瑞士贫困人群中的一位。多年来,作为单亲妈妈她大多数时间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她多次失业,有时即使工作也不能避免贫困。她领取了社会救济16年。

欧盟和瑞士宣布2010年为“消除贫困和社会排斥”欧洲年。而紧巴巴的日子到底意味着什么?玛吉(Maggie)出自她个人的经验,清楚地知道。

“其实,我不太喜欢'贫困'这个词,”52岁的玛吉在与记者交谈时开门见山地谈到:“我并不认为我穷”。

但这只是她个人的感觉,事实上,这位单亲妈妈已出现在大多数贫穷人口的统计数据中。

虽然在瑞士没有进行过全国性的、涵盖总人口的贫困统计,但通过经济学所定义的贫困线、失业率、穷忙族、社会救济等重要指标性数据,瑞士联邦统计局还是可以推算出瑞士贫困问题和风险人群的规模。

玛吉是一位接受过出版商业培训的女性,她多年生活在接近贫困线或贫困线以下。她一再失业,有时即使有收入,也难以摆脱贫困。她领取社会救济已经16年。

无固定收入可能会陷入贫困

玛吉在结束了自己在一家出版社的学徒生涯后就再也没有固定收入。她很难在这一领域找到工作。于是她开始打零工,她也喜欢这样。

“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固定的工作。也就是这里工作1年,那里工作1年,”她回忆道:“人们可以把我安插到任何岗位,”她有些自豪地说。但如今这也成了她的缺点,直到今日,她没有一份完整的简历:“我没有记下那些临时的工作,也没有要工作证明”。

1991年当她的儿子出生后,她决定不再从事任何工作。“我想至少前3年我要和我的孩子在一起,”她说。但是,在长假结束后,她难以再被职场接受。

“当然这也在于,作为一个单身母亲,我不想百分之百工作,”她说。虽然她可以在这里或者那里工作,但最终她还是开始领取社会福利。

“直到2年前,我儿子16岁时,我都在领取社会救济,”玛吉说:“当我找到两份工,工作超过了百分之百时,我才停止领取社会救济”。

钱并不是所有

当时玛吉白天在办公室工作,晚上在比萨外卖店再打双份工,直到今日她还是这家店的帮工。

“幸好有了这份送比萨的额外工资,我才从领取社会救济的行列中摆脱出来,”玛吉讲到:“我才重新感受到了自我价值、找回了自信”。

但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办公室的那份工作,工作气氛不好,令人紧张,我受不了,”她说。

而且打两份工就没有时间照顾儿子了。“我和他的相处变得困难。有几次他喝醉了回到家,我必须制止他,”她回忆说。

她的儿子从一开始就适应了比较缺钱的生活。“当然有时候我也必须说,这样或那样我们不能负担,”这位母亲说。

但对儿子来说,妈妈要打两份工,没有时间与他在一起,这比较难以适应。“有一段时间,我们根本不能对话,”玛吉说。

她因此必须作出抉择,什么是更重要的:一个健康的孩子还是挣钱。“当然我儿子的健康更重要,”她确信这点。出于这一原因她辞去了办公室的工作,并重新过上了缺钱的日子。

缺钱不是贫穷

尽管多年陷入财务上的贫困,但她不认为自己穷:“我有房子住,我的帐单也怎么都能还上。当然我要数着钱过日子,但我还是觉得我是有些特权的”。

“没钱和贫穷不同,”她说。和其他人比,她过的甚至是奢侈的生活。“有人真的什么都没有,连健康都没有,”她解释道:“我没生病,我们有的吃,甚至还能喂猫”。

当然有时她还要想想,到底要穿哪双鞋。“我要挑双没窟窿的,”她解释说:“我觉得这也不太难”。

前途渺茫

玛吉目前在接受再就业培训,一直到5月底。“培训分为应聘课程和在债务局中做小时工,”她说。

“如果我现在有了份固定的工作,那未来十年我的生活就平静了,”她说。10年并不是随便说说的,10年后她就退休了,但那时等待她的,还将是财务上的困难。

“整年的到处打工,我的退休金或类似的福利并不多。紧巴巴的日子还要尾随着我,”这点她很清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Sandra Grizelj

瑞士的贫困状况

在瑞士没有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贫困线。联邦统计局依照瑞士社会援助会议(SKOS)的数据为此定义。

SKOS在计算贫困线标准时主要考虑三个方面:基本生存所需要的费用,医疗保险费用和房费。

以下是贫困线标准:

单身:2200瑞郎;
单亲有两个孩子:3800瑞郎;
没有孩子的夫妇:3550瑞郎;
夫妇有两个孩子:4600瑞郎。

联邦统计局在计算瑞士贫困率时援引了SKOS的这一标准。

2007年,瑞士的贫困率是9%。

这个比率只适用于年龄在20-59岁之间的人群,即可就业人口。

瑞士没有全国性的概括总人口的贫困统计数据。

其他参考数据是社会福利和穷忙族数字统计。穷忙族是指尽管有工作,但依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

联邦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07年穷忙族的比率已达4.4%。社会援助率为2.9%。

欧洲贫穷年

2010年是“消除贫困和社会排斥”欧洲年,今年将举办不同的活动、展开信息宣传和研究。瑞士也参与其中。

瑞士社会救助会议将举办关于瑞士社会救济的流动展,以向公众介绍瑞士社会福利和贫穷的相关信息。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