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外国学者比例


瑞士大学地位受到冲击?


作者:Veronica DeVore


像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一样,很多瑞士高校都得到欧盟大笔的财政支持 (Keystone)

像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一样,很多瑞士高校都得到欧盟大笔的财政支持

(Keystone)

瑞士各大学在国际高校排行中名次优异。但是,专家预见,瑞士最近全民投票通过的“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可能将打破这一格局。《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的主编Phil Baty阐述了他的观点。

2月9日,“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得到通过后,欧盟立即做出了反应。瑞士大学也得知,欧盟科研框架计划“地平线2020”(Horizon 2020)可能会中止同瑞士的合作。2月27日,欧盟国学生交换项目“伊拉斯谟+”(Erasmus+)也正式将瑞士排除在外。

一些高校的校长致信联邦政府,表达了他们的不安。《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的主编Phil Baty认为,国际大环境的改变,可能在短期或长期内影响到瑞士大学领先的排行。

过分紧张?

支持“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的政治家们,认为这是“过分紧张”。Nadja Pieren是国会科学、教育和文化委员会中的右翼党派瑞士人民党(SVP)成员,她也是该动议的发起人,她不认为动议的通过会对大学产生任何负面影响。

日内瓦大学本周公布,他们还有另一项不受欧盟牵制的“预备互换计划”,学生们可以从该项计划中受益。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不能参与“地平线2020”科研计划或“伊拉斯谟+”交流项目,这种情况是否会影响瑞士大学在您的排行榜中的位置?

Phil Baty:研究活动的状况大幅度恶化-这种危险确实存在。瑞士各大学目前跻身于全球主要的国际大学行列。作为颇有地位的国际学府,瑞士的高校已经从国际学生交流中受益颇丰。我认为,它们今后面对的负面影响将是多层面的。

国际排名的主要衡量标准就是大学的科研能力。瑞士的多家知名大学都获得政府的补贴。但是欧盟的“地平线2020”科研框架计划也是其重要财源。要想保证高水准的科研质量,资金是非常重要的条件。在经费本来就有限的情况下,再失去资金来源,这种情况非常不妙。

瑞士学生留学欧洲受阻

二月初,瑞士全民投票通过了一项旨在限制外国劳动力大规模移民的公民动议,这与瑞士和欧盟签署的双边协定发生冲突。从此瑞士同欧盟国家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受限。

作为回应,欧盟决定,从今年秋季学期起,瑞士学生将不能继续在“伊拉斯谟+ ” (Erasmus+)计划中享受成员国的优惠待遇,欧盟将瑞士归于了第三国。

在欧盟公布此决定之后,瑞士学生联合会(UNES)表示“十分震惊,但不意外”,联合会认为欧盟的决定打击的不仅仅是瑞士的大学生和学者。

而瑞士社会民主青年党(JUSO)主席David Roth则强调了“伊拉斯谟+ ”计划的象征意义,即年轻人的教育和前途不仅仅限于国界之内。

当这一切受到冲击的时候,各青年组织不约而同地认为年轻人应该行动起来,作出回应。联合会号召青年:于3月1日在伯尔尼国会大厦前示威游行。社会民主青年党也发起了网上请愿的活动。

瑞士教育、科研、创新国务秘书处(SEFRI)顾问Gaétan Lagger回应道,瑞士确实被排除出2014年的“伊拉斯谟+ ”计划,但秘书处要努力寻找途径,让瑞士重新加入2015年的计划。

而在此之前,瑞士学生可能得寄希望于联邦政府的补助了-《时报》文章中曾如此建议。各瑞士大学也建议学生:虽然目前状况还不明了,但依然要报名参加交流,以便有关单位确定学生的需求。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果瑞士能够从其他地方找到补贴,那还会有长期后果吗?

P.B.:我们还得考虑到另一个因素。如果失去大笔资金,那么你同时也会感到自己的人才网络受到了局限。进行科研活动的大学主要都是国际化大学,靠的是全球人才库。

瑞士的名誉非常之好,能够吸引国际人才。欧盟内部的人才流动为其带来了最好的学生和学者。我们的排行以3个国际化因素为基准:外国学生的数量、外籍教授的数量,以及(在已公布结果的)研究项目中,国际合作的数量。在这样的排名中,瑞士的大学是名列前茅的。

从这个角度看,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和日内瓦大学是瑞士排名最高的3所高校。除了失去国际财源之外,瑞士的另一大损失在于:不能继续分享的国际人才库。 

大学校长们的反应

全民投票之后,瑞士高校校长们向联邦委员递交了一份公开信,要求尽快拿出对应措施,以便瑞士能在欧盟的"地平线2020 (Horizon 2020)"和“伊拉斯谟+”(Erasmus+)交流项目中受到同等对待,因为许多与这些项目有关的奖学金均有时间限制。

尽管事态将如何发展尚不清晰,但瑞士各大学依然鼓励校内的教授和学生们积极报名参与这些项目。

“现在高等院校感到很担心,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向他们的研究人员解释,”洛桑联邦理工学院院长Patrick Aebischer这样说:“还有这样一种感觉,瑞士似乎在缩小对外开放的程度。”

“开放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我们为将来担心,”巴塞尔大学校长Antonio Loprieno这样说。

瑞士国家基金会的科研理事会主席Martin Vetterli表示,对于这一动议结果感到“非常压抑”,尤其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恰好在美国硅谷访问。

他说:“在科研领域,美国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国家,他们从世界各地招揽人才。瑞士长时期以来在欧洲也一直充当着这样的角色,如此轻易地就放弃多年来取得的成就,实在令人心痛。”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这些后果在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显现出来;而瑞士各大学的排名也不会立即受到影响。对于它们来说,有没有马上要面对的危险?

P.B.:对口碑的影响是立即产生的。不过,在排行中,我们会考虑到很多客观因素,比如科研的投入、科研结果通过出版物对学界的影响、外国智囊和学生的参与比例。我们目前有13个参照数,其中部分指数建立在客观因素的基础之上。因为我们对这些因素进行测评,所以瑞士大学在排行上受到的影响,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   

外籍教授数量的减少,可能会带来长期后果。离开欧盟框架计划而遭受的经费损失,也不会立即对瑞士排行产生影响。但我们也对全球声誉进行整体估测,统计全世界数千所著名学府的最精英院系。

我认为,瑞士面临的风险很大。通过2月9号的投票,它向世界传达了一个非常负面的讯息:面对世界的科研人才,它不再像原来一样开放,它的国界变得更加封闭,它也不再热心对外。从这个角度看,瑞士的利益甚至可能在短期内就遭受损害。点子、想法是没有国界的,它不只是一个国家的事儿。如果你在某方面世界领先,那你便是该领域国际舞台的一份子。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认为,2月9日的投票结果是否会影响瑞士大学今年在贵榜中的名次?

P.B.:从国际声誉上来看,这次投票的时机实在是糟糕到家了,因为我们正要在全球最精英的科研人员中开始调研。没人会忘记这次投票的结果,它传达的信息是极为消极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从长远来看,这个排行对瑞士大学有什么影响?

P.B.:对各国大学生来说,这个排行是很好的参照。这些学生以它作为工具,决定去哪儿学习。此外,我们也了解到,一些国家政府和大工业集团也以该排行作为地缘政治的参照,决定向哪里投资。 

在排行中失去地位,这意味着在招收外籍学生中遇到困难。另外,投票结果很可能给瑞士大学的国际合作带来负面影响,使其陷入恶性循环。排行中名次降低,也会引起的工业研究资金和发展资金的减少。

对于我们排行中“国际化”的各个参照指数,瑞士高校表现出了最明确的反对态度-这点也值得深思。毕竟高等学府扮演的是国际角色,是国际人才的伯乐。2月9日投票结果传达的信号很匪夷所思、令人担忧。


(转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