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奔向圣战


这样的公民 瑞士不想要


作者:Samuel Jaberg


对于加入极端组织的瑞士籍公民,瑞士政府有一系列应对措施,其中包括颇受争议的取缔国籍手段。 (AFP)

对于加入极端组织的瑞士籍公民,瑞士政府有一系列应对措施,其中包括颇受争议的取缔国籍手段。

(AFP)

一位瑞叙双国籍青年投奔了伊斯兰国组织,并奔赴叙利亚参战。瑞士联邦启动了一项议程,旨在取消这位青年的瑞士国籍。联邦当局正在研究施以其他类似惩罚的可能性,但整个过程阻力重重。

圣战组织威胁对西方民主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引入或计划引入的反恐措施中,取缔当事人国籍的做法愈发常见。2015年11月13日的法国巴黎恐袭过后,奥朗德总统便主张将取缔国籍的惩罚写入宪法。此提案让社会民主党阵营一分为二,但由于没有获得议会多数的认可,议案最终流产。

取缔护照案例

历史上,取缔国籍的措施通常在专制政权及战时紧急状态的时候才会得以应用。1940至1952年间,86人由于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而被取消了瑞士国籍。最后几起案例中,有一起涉及一位加入德国纳粹的上瓦尔登州公民。

1953年来,还尚未发生瑞士本土公民被剥夺瑞士国籍的情况。国籍法第41条规定,如果某人的瑞士入籍手续中被证明有造假行为,则可取缔其瑞士国籍。上述规定的使用频率近年成上升趋势:2006-2015年间,567人因此而失掉了瑞士护照,其中一部分人之前拥有双重国籍,而另一部分则仅持有瑞士护照。

德国今夏遭遇了两次由伊斯兰国组织声称负责的恐怖袭击,德国内政部长、基民盟(CDU)党员Thomas de Maizière决定引入奥朗德的提议,并希望能在2017年秋之前,促成议会通过“取缔国籍”的议案。

荷兰等其他国家则于今年将“吊销双籍圣战分子国籍”的手段成功引入法律。在瑞士,议员们针对同样议题也已讨论了近一年的时间。在巴黎恐袭发生3周后,国民院(下院)人民党成员便发出了一份“议员提案”(多语),要求自动取消在国外参战的双籍极端分子的瑞士国籍。而联邦院(上院)则于6月拒绝了就此项提议展开讨论。

“激进”的措施

不过,联邦行政机构“听进了”国民院议员的提议,并打算像德国一样,低调地实践一回。“我们需要检验方案的可行性,看看能否在某一具体实例中,吊销双国籍圣战极端分子的瑞士护照。一旦他的国籍被取缔,联邦警署(fedpol)便有权拒绝其进入瑞士国境,从而避免瑞士面临直接的恐袭威胁,” 联邦移民事务国务秘书处(多语,SEM)发言人Léa Wertheimer表示。

但是“自动取消国籍”的事不会发生,这违背了法治国的原则。国籍取缔必须每起个案一一审理。“取缔国籍是极端的手段,因此它只涉及特殊情况,而且必须经过细致审查才能得以施行,”Léa Wertheimer强调。

“取缔国籍是极端的手段,因此它只涉及特殊情况,而且必须经过细致审查才能得以施行。”

Léa Wertheimer,联邦移民事务国务秘书处发言人

移民事务国务秘书处的原则出自1953年制定、但至今没被贯彻过的国籍法(多语)法条。该法规定,如果一位双国籍人士的行为“严重危害到瑞士的利益和名誉”,瑞士则有权取缔当事人的瑞士国籍。事实上,这种惩罚手段针对的是极为恶性的情况(例如,暴行、战争罪等),只有当某人对瑞士安全构成真正威胁时,才会被使用。

与人头合影

目前,一项“取缔国籍”的议程已经启动,对象是苏黎世州温特图尔市的居民Christian I.。据瑞士媒体报道,该名意大利/瑞士双籍人士19岁时眅依伊斯兰教,自称“阿布·马立克·道莱”(Abu Malik Dawla)和“阿布·意大利”(Abu al-itali),并于2015年2月投靠了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组织。他甚至在网络上公开了自己同亲手砍下的人头的合影。

这是个矛盾交织的人物:他在潜入叙利亚之后不久,便被宣布身亡,但这个消息可能是伊斯兰国情报专家干扰欧洲安全机构工作的计谋。总之,瑞士联邦移民事务国务秘书处确认此项“国籍取缔”案件正在受理当中。

相关法律程序可能还将持续很久,因为其中司法陷阱密布。不过,一旦此项尝试获得成功,那它将成为未来案件的参照。在瑞士联邦国防部统计的77名从瑞士离境投奔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中,有17名拥有双重国籍。

 (swissinfo.ch)
(swissinfo.ch)

效果遭质疑

和在欧洲其他国家无异,“取缔国籍”手段的有效性及合理性在瑞士也同样引发了政治界的剧烈讨论。“这些离开瑞士、为效忠伊斯兰国而犯下暴行的人,实际上已经放弃了自己作为瑞士人的身份,”国民院自由民主党代表Philippe Nantermod(多语)认为。

在他看来,吊销护照的措施除了象征意义之外,还有其实际效用,因为它可以阻止潜在的危险分子重新进入瑞士国境。“此外,瑞士纳税公民毫无兴趣给这些犯下可憎罪行的人缴纳社会补助。”

“一个为了信仰和意识形态不惜去死的人,当然不会因为被取缔国籍就止住脚步。这种措施只会加大国际联合防恐的难度。”

Cédric Wermuth,社会民主党议员

并非所有Nabtermod的党内同仁都赞同这一观点。联邦院自由民主党代表Andrea Caroni在接受《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采访时就曾对“取消国籍能够增进国家安全”的观点表示过怀疑。他提醒说,圣战分子常常使用假护照旅行,不管怎样,他们都有可能自己放弃某一本护照。另外,取缔他们的瑞士国籍是一种自私的行为,因为“最早行动的国家其实是将包袱扔给了另一个国籍所在国。” 拿Christian I.案件来说,如果他的瑞士国籍被取缔,那么意大利就得承受后果。

首先是欧洲现象

面对移民事务国务秘书处的“雷厉风行”,左派政治阵营颇感为难,特别是因为,此事项的最高负责人正是他们的社会民主党联邦委员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国民院政治机构委员会主席、社会民主党人Cesla Amarelle回绝了瑞士资讯就此提出的问题。

社会民主党议员Cédric Wermuth毫不隐讳自己对“取缔国籍手段出现反作用”的担忧:“显然,一个为了信仰和意识形态不惜去死的人,当然不会因为被取缔国籍就止住脚步。这种措施只会加大国际联合防恐的难度。”

这一特别瞄准“移民第二代”的政治信号是很危险的,Wermuth继续道,“伊斯兰恐怖活动首先是一种欧洲现象,极端分子们是在这里长大成人。我们不能回避事实,不应拒绝承认这是自己的责任,我们必须自问,在我们自由、民主和开放的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个人悲剧?如果这些人触犯了法律,他们要接受瑞士法庭的审判。”

E.Sperisen会被吊销瑞士国籍吗?

前危地马拉警察总署署长、危瑞双籍人士Erwin Sperisen在危地马拉犯下杀人罪行,在瑞士接受了审判并入狱。

若将Sperisen的瑞士国籍取缔,则意味着:在他刑满出狱后,必须将其遣送回危地马拉。瑞士资讯获得的专家信息透露,此情况下,取缔国籍的措施不太可能执行,因为当事人对国家安全并未构成威胁。

移民事务国务秘书处声明,瑞士目前没有任何进行中的、涉及危瑞双籍公民国籍取缔的审核程序。是否瑞方已经放弃对Sperisen施行国籍取缔的惩罚?对此,国务秘书处拒绝予以回应。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