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奥运之后


从登台领奖到竞争上岗


作者:Marianne Burkhardt


 其他6种语言  其他6种语言
瑞士自由式滑雪冠军Virginie Faivre展望退役之后的生活 (Swiss-Ski/Ruedi Flck)

瑞士自由式滑雪冠军Virginie Faivre展望退役之后的生活

(Swiss-Ski/Ruedi Flck)

她是奥运选手,是三次世界冠军,但终有一天她也需要找份工作。Virginie Faivre已经开始思考退役后如何转型。像许多其他的优秀选手一样,她希望瑞士可以在进修学习方面为运动员提供便利。

Faivre()今年33岁,是瑞士自由式滑雪运动员以及世界U型管冠军。初见之时,她笑容灿烂,神彩熠熠,似乎与“退役”二字毫无关联。然而,实际上她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

她告诉swissinfo.ch:“我从事的运动对身体损伤很大,非常容易受伤。我没法终身从事这项运动,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注意多学东西,以便以后找工作。”

当初,Faivre决定离开学校专心滑雪,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Faivre告诉她的家人,她会在25岁时重返校园。然而当25岁到来时,她仍旧专注于这项运动无法自拔。

为了弥补遗憾,Faivre选择了一门在线授课的会计课程。但她还必须完成体育训练任务,于是她不得不在最后的六个月里啃完了本来需要学习三年的内容。然而,在Faivre毕业之时,她意识到自己永远也不会成为一名会计。

后来,她因伤休息了三个月。她就利用这段时间参加了洛桑大学的培训,获得了体育管理高级学习班的证书。

后来,她又参加了2014年索契冬奥会(英、法)。在获得第四名后,Faivre继续跟自己赛跑,这次她要完成一门在线硕士学位的课程,专业还是体育管理,学校是位于巴塞罗那的约翰·克鲁伊夫学院(Johan Cruyff Institute)。“如果你是一名职业运动员,他们认为你的经验等同于学士,”Faivre解释道。

学习与训练

但这一切对她来说绝非易事,尤其在冬天,她需要妥善安排学习的时间与训练比赛的时间,同时还要处理自己的衣食住行及赞助合同。

“我们经常出门在外,有时和别人在一起,所以很难在固定的地方学习,”Faivre说。“我们要训练到下午2点,然后吃饭,午休一会儿,再做些体能训练。结束时基本已经是晚餐时间了。晚餐后,时间就很晚了,我们很累,没法集中精力学习。”

Faivre发现瑞士开始采取行动,为运动员们提供进修学习方面的便利,但是目前只在德语区施行。

欧盟倡导()双重职业概念,精英运动员可以体育与学习或工作并重。在这个课题上,欧盟倡议各个政府、体育主管机构、教育单位和雇主们,重视双重职业者,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就业环境。

欧盟的指导方针提供了一个法律和财务框架。它旨在研究和展示双重职业运动员在身体健康、个人发展及社会贡献等方面的优势。双重职业还有助于运动员们适应退役以后的生活。

华丽转身

Faivre认为瑞士运动员应该在转型方面获得更多的帮助。对他们而言,在情感上接受转型尤为困难。

但瑞士柔道运动员Sergei Aschwariden(英、德、法)并不这么认为。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英、法)上摘得铜牌,之后在32岁时选择退役。退役后,他投身学业,先后取得了学士和体育管理方面的硕士学位。但在学习期间,他的经济状况十分窘迫。Aschwanden承认:“那五年的困难时期让我直到现在也难以忘怀。”他现任沃州一家体育中心的负责人。他认为运动员们的生存环境已经有所改善,但还不够理想。

他说:“在瑞士,每个州都享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这是瑞士政治体系的优点,但也是缺点。在体育方面,我希望联邦政府出台关于双重职业及运动员转型的国家指导意见。”

为了帮助世界范围内的运动员准备退役后的职业发展,自2005年起,国际奥委会(IOC)创办了一项运动员职业发展项目(英、法)

Adecco集团

除了为运动员们提供在线资源来发展他们的生存技巧、最大化他们的教育及就业机会,国际奥委会还与人力资源咨询集团Adecco展开了合作。Adecco与包括瑞士在内的30多个国家的奥委会建立了伙伴关系。Adecco集团还在组织更多推广活动:在奥运会期间当仁不让,在尚未达成伙伴关系的国家中初试锋芒。Faivre和Aschwanden都对这个项目赞美有加,但是他们认为需要在宣传方面做些改善。Faivre说:“国际奥委会做了件好事,他们在不断地改进这个项目。但是我们很难获得这些信息,必须得费力去找才行。”

国家奥委会负责项目宣传,并与Adecco集团合作来提供个性化服务。

Faivre说,她是在加入了奥委会项目后,才在瑞士奥林匹克组织(Swiss Olympic)(英、德、法)的网站上找到了相关的资源,瑞士奥林匹克组织既是瑞士国家奥委会,又是瑞士体育联盟总部。

Patrick Bruggmann是瑞士奥委会在运动员和职业支持方面的负责人。他强调说各个体育组织、各州及各个学校需要的是更精确有效的宣传。他承认:“这些方面确实还有很大上升空间。”

运动员们可以通过Adecco集团()获得全职或兼职工作及实习岗位的招工信息。同时他们还可以得到瑞士奥委会职业支持小组(Swiss Olympic’s career support team)(英、德、法)的建议。Bruggmann提到,此外还有一个职业咨询网站以及各式就业中心,都有专业人士专门为精英运动员服务。

瑞士奥林匹克组织正在与瑞士大学体育联盟(Swiss University Sport Federation)(德、法)合作,推行一个可以促进竞技体育和研究学习互相融合的概念。Bruggmann表示,现在有些大学可以为运动员们提供灵活的解决方案及特殊的规章制度。

Faivre注意到法国在双重职业方面发展超前。在2014年,法国政府启动了一项被称为“定向协议”(performance pact)的倡议,旨在鼓励商界支持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运动员。公司可以与运动员签订肖像权合同,也可以为他们提供灵活的工作合同并承诺在其退役后为其提供工作。

Bruggmann认为,原则上说,这样的一个系统很可能付诸实现。他告诉swissinfo.ch,瑞士奥委会正在寻找有意向的公司来为运动员们提供灵活的兼职合同。

瑞士奥林匹克组织希望瑞士能在冬季奥运会上跻身前八,在夏季奥运会上进入前25名。

这些目标很有野心,能否实现则取决于那些有天赋的运动员是否愿意留在体育系统里。瑞士公共管理研究生院(Swiss Graduate Institute for Public Administration)(多语)的一项研究表明,运动员们如果投身专业的体育训练,则需要承担很高的风险,因为他们的同龄人正利用这些时间来发展自己的事业。

如果运动员们能获得更多体育和教育相融合的机会,那么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未来会更加光明。

运动员职业发展项目

2015年,通过运动员职业发展项目,有70%左右的瑞士精英运动员求职成功,其中包括兼职或全职岗位。有近1’400人使用了该项目的在线资源。

一些学校和公司为运动员的双重职业发展创造便利,瑞士奥林匹克组织则对它们进行认证和授权。四个专门的寄宿学校获得了“瑞士奥林匹克运动学校”称号。45家公立学校获得了“瑞士奥林匹克伙伴学校”称号。

此外,国家奥委会认证了300家可以接收运动员培训生的公司。目前有400名运动员在接受60个职业方向的培训。

这一职业发展系统的最大弱点在于第三级教育。2011到2012年间,包括瑞士在内的15个国家开展了一项对比研究,研究的题目是“国际体育佳绩之政策诱因”(Sports Policy factors Leading to International Sporting Success)。研究发现,在教育领域,瑞士对运动员在第三级教育层面上的支持并不尽如人意,比如灵活的出勤及考试安排等。此外,在25到34岁的运动员里,只有25%的人接受了第三级教育,而在同年龄段的非运动员人群中,这一比例达到了40%。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