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如鱼得水的瑞士华商


生活在异国他乡,总不象在故乡那么亲切、融洽。在故乡土生土长,所有的一切都是熟悉的、温和的、带有母亲气息的。而在这里,我们犹如断奶的婴儿,必须重头开始,呼吸新的空气、认识新的环境。

经历了痛苦的磨合后,终于可以适应这里的生活了,可以融入异乡的人群了,我们就象那鱼,只要有水,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畅游无阻……

约见李艺红,是在日内瓦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华人旅行社里。她正熟练地应对着顾客的询问,还见缝插针地不断接着电话,一副很精干的样子。看到我们,她仰起一张笑眯眯的娃娃脸,让我们先坐到里面,等候片刻。

艺红的大名,相信在瑞士做旅行社的中国人都知道。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是“人来熟”,交朋友特别快,当初刚到瑞士没几个月,从法语区、德语区到意大利语区,都已经“分布”有她的新朋友了,这大概和她那古道热肠、待人真诚的性格有关吧。

颇具浙商潜质的艺红,来瑞士刚站稳脚就选择了一条自主创业的道路:一开始做中国餐馆、后来还经营“早点店”和零售超市,专卖中国食杂品,“包括现在的旅行社,大概中国人能做的事,在短短几年间我几乎都做了个遍”,艺红说。

第一年的甘和苦

象很多到瑞士来留学的朋友一样,第一年艺红也经历了语言学校的洗礼,不过,她的收获比较特别:不但法语水平升级很快,同时也由“单身”升级为“已婚”-她的先生,就是她语言学校的同班同学。艺红深受鼓励,乐观地想:“看来,瑞士待我不薄,夫婿也帮我准备好了,是要留我在这里成家立业啰!”

“但考验也随之降临在我们开始创业的时候,”艺红回忆起往事,仍心有余悸。最难忘的是在La-Chaux-de-Fond经营中餐馆的时候,当时艺红已经怀孕,但因为一来餐馆生意繁忙,二来身体棒没感觉,所以不是很在意,如平常一般:老公干着大厨,她则负责服务、接待,忙得热火朝天,几乎忘记自己是孕妇了。一直到某一段时期,有不少客人会主动帮艺红端盘子、接盘子时,她才发觉自己孕期近9个月、快到临产期了。不过,因为临时找不到替工,艺红还是坚持到生孩子的那一天才歇下来。

“怀孕期间一直在干活,这就是我的孕妇保健运动。效果很好啊,很顺利地生下我的大儿子!”艺红笑着说。生产后,没休息几天,她就带着儿子回到了餐馆。儿子躺在摇篮里,沉浸在各异的美食气味中、在顾客的谈笑声中一天天长大了。

那时对瑞士很失望

“那个时候,我对瑞士很失望,”艺红说:“在国内,我和家人一起经商,虽然也辛苦,但商机很多,企业发展也快。在这里,除了做华人创业的老三样,其他机会很少。而且,瑞士市场也太小了。我和老公辛苦工作一年,赚的钱仅能维持一家人的开支,积蓄并不多。”

失望的另一个原因是:La-Chaux-de-Fond这个靠近法国边境的西北小山镇,宁静而偏僻,街上看不到几个人,更不用说中国人了;结交的都是当地人,彼此间难免有一些距离,不可能象中国人之间那样可以成为“交心”的亲密朋友,对于喜欢交朋友的艺红来说,实在是过于寂寞和冷清了。况且,儿子没人帮助看管,艺红经常忙不过来。同样,本来在国内股市叱咤风云的老公也不甘心在瑞士的“二次就业”。所以,夫妻俩都有了回国的打算,并很快付诸以行动:决定了回国后一个月内,中餐馆就转给了别人。

艺红想象在国内的生活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有的玩,肯定比在瑞士潇洒啊,可以吃家乡菜、呼朋唤友一起聚餐、上商场疯狂购物、还能去唱久违的卡拉OK,等等。”回国后,艺红确实好好玩了一些日子,算是对自己的犒劳和“补偿”。

国内也不尽人意

但享受国内丰富多彩的生活不久,艺红家里出了一些意外,艺红必须和当地一些行政部门打交道。“国内比较注重人际关系,做事情大概都免不了人情,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应付起来太累。”艺红中肯地说。她在瑞士和国内都处理过一些法律上的事务,比较下来,瑞士公务机关的工作人员在服务态度和认真程度上更突出些,透明度也高,“来自中国的‘为人民服务’精神,瑞士人倒发扬得不错,”艺红笑着说。几年的瑞士生活,在潜移默化中,艺红习惯了瑞士人按规章办事的一板一眼,已经不太能适应国内的做事方式了。

她在国内的一年时间里,一边帮助家里人打理生意,一边慢慢寻找商机。“但是国内发展太快了,三年的出国时间竟然让我在国内找不准位置了,看上去好象遍地都是机会,但真正能抓住的其实很少。”艺红深有体会的总结到。她渐渐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回国的理由,怀念起在瑞士虽然忙碌、但很安心、充实的日子。艺红考虑良久,觉得自己更适合在瑞士发展,最后还是决定回来了。

在瑞士重新开始

艺红回瑞士后,全家搬到中国人相对多一些的洛桑定居,并接管了一家旅行社,开始了崭新的工作和生活。这一次的创业,艺红好象熟门熟路似的,边干边学发展很快。一年半后,因业务扩大,她又出任日内瓦旅行社的CEO,同时管理两家旅行社。在她的一个资深伙伴的帮助下,旅行社客户也由以中国人为主,逐渐拓展到瑞士客户占到一半以上,直接和老外的旅行社展开了竞争。

对于艺红来说,“适应”这里只是初级阶段的事,现在已经升级为“习惯”了-习惯了瑞士的工作和生活,就象鱼儿游入一个新的水域那样。她还谈到了不同以往的两个习惯:首先在生活上,更关注家庭,再忙也必须留出与家人聚会的时间;另一个是工作上的:做事,必须做自己能做的和擅长的事情-这两个习惯源于一位瑞士老同事的言传身教。“至于让习惯成为自然,如鱼得水那般,还需一段时间。”艺红谦虚地说。

艺红与我们告别,最后说道:“回国的话,一定到我这里订票啊,很优惠的。”-这大概又是一个标准瑞士商人的职业习惯吧。

作者:徐红钢

李艺红

中国浙江人。

九十年代末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经济管理系,后赴瑞士留学,并在瑞士自主创业。

现为“洛桑欧旅公司”业主、“日内瓦欧旅公司”CEO。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