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学校即地狱


校园欺凌:打破害人的缄默


作者:Katy Romy


几乎每个瑞士班级里都有一个“受气包”,到底怎样才能避免这种现象的存在? (imago/Bildbyran)

几乎每个瑞士班级里都有一个“受气包”,到底怎样才能避免这种现象的存在?

(imago/Bildbyran)

5%-10%瑞士学生来说,去上学无异于做噩梦。校园欺凌的受害者往往无声地承受着长期折磨。针对欺凌现象,专家呼吁加强校内预防工作的力度。

两败俱伤

专家形容,欺凌关系就好比“三角关系”,当事人有时很难走出自己的角色。“受害者最后往往习惯于被欺负的角色,比如总是贴边儿走路,或者穿着宽大衣服,这会让欺凌持续化,”研究员Zoé Moody解释道。

如果受害者的痛苦很深,那欺凌者也会感到折磨。“这总是一种两败俱伤的关系,” Moody强调。很多研究证明,欺凌他人的经历和成人后的犯罪经历有一定关联:在13至16岁的少年期对他人进行过欺凌的人中,36%都在16-24岁期间触犯了法律。

Moody继续分析道:“欺凌者无法很好地自我发展并融入社会。同伴们对他们往往心怀恐惧,其友谊只是建立在‘强者为王’的概念之上。”

据专家透露,87%的欺凌都发生在校园。可旁观欺凌的证人们往往也止步于被动的角色,不敢站出来干预。

“这儿没你事儿,你太碍眼了,去死吧!”如此的恶意攻击对Loane Gosteli来说都是家常便饭。辱骂、嘲笑、威胁… 这一切令她的校园生活沦为百分之百的地狱-瑞士汝拉州平静小镇里的地狱。

“9年了,我每天去上学时都惴惴不安,能拖就拖,有时候甚至借故生病不去上学,”这位今年20岁的年轻姑娘回忆道。自从她有了手机,欺凌借着短信和网络更加无所不在。

在她6岁时,父母离异的打击让她体重骤增,这也是她成为欺凌对象的开始。Loane很快就被卷入恶性循环:“同学们越笑话我,我的体重升得越快,我体重越重,笑话我的人就越多。”在教室里,学生们向她掷铅笔、纸头等小东西。只要她一张嘴说话,整个班都会哄笑。

校园欺凌的后果很快显现:Loane的成绩一落千丈,自信也降至谷底。“在学校的最后3年,我什么也没做。我不再听讲,上课时就在本子上画小画儿,以求解脱,” Loane Gosteli讲述道。

“这儿没你事儿,你太碍眼了,去死吧!”

她摆脱欺凌的唯一一线希望就是:结束学业,开始面点师的学徒培训。但这一期望落了空,她的学徒同事也因为超重而对她讥讽不迭。“他们说,我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就是为了能够吃得更多,”Loane无奈道。这位年轻女孩无法忍受这种境遇,她终止了学徒课程,甚至企图自杀。

后来还是专业机构的治疗让她脱离了苦海。如今,她理发师专业的学徒培训进行顺利,理发店的工作让她如鱼得水。而且,她也能够坦然地面对当年被欺凌的经历了。直面过去这一步很重要,它是憧憬未来的前提,即使Loane心中的阴影尚未全部消散。她说:“在发廊实习一切都好,但在理论课教室里,我有时还是会遭到欺辱。”

打破缄默

和另一位欺凌受害者Charlène Kobel一起,Loane建立了一个名叫“打破缄默”的网上平台,专为受凌辱的学生及其家长提供讲述经历的空间,有些故事还公布于网络。两位网站创始人相信,抵御校园欺凌就必须要站出来说话。她们还计划走进校园,向学生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以加强人们对欺凌现象的认识和重视。

Charlène Kobel今年25岁,她的校园生活贯穿着各种被欺辱的经历:“我是一个很好的攻击对象,因为我很敏感,很容易哭,有时没缘由也会哭。”她很难用言语来描述自己曾经经受的折磨。这一切她从未向父母和兄弟姐妹们透露过,因为担心他们企图帮助自己,反倒把事情搞得更糟,招来报复。

结果, 这位年轻姑娘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关门写字,她写的故事情节灰暗,总有人死去。最终,她还是通过写作找到了出口,她把自己的痛苦外化成文字,以校园欺凌为主题撰写散文,命名为《冲破》。

每个班级都有“受气包”

这些个人故事远远不止是个例。瓦莱州近期的一项研究证明:在瑞士,5-10%的学生正在遭受校园欺凌。“这一数字略低于5-15%的国际平均值,但我们可以说,几乎在每个瑞士班级里,都有一名学生正受着欺凌的折磨,”日内瓦大学儿童权益跨学院研究中心的研究员 Zoé Moody介绍。

虽然研究没有涉及到受害者的类别,Zoé Moody还是例举了一些容易造成学生成为欺凌对象的因素,比如体重、种族、性倾向或者智商的与众不同。除了当下的痛苦,欺凌还能给受害者的生活造成长期的不良后果:自闭、逃学、厌学、自虐、抑郁、拥有自杀企图,甚至是自杀身亡,这些恶果都可能源于欺凌。

要勇于讲述遭遇-有时,这已足够帮助受害者走出恶性循环。在瑞士学校,学生们正在接受这样的教导:要敢于揭发欺凌现象。 

预防好于治疗

Zoé Moody呼吁,应该在欺凌还未发生时就做好预防工作:“预防措施不仅涉及到孩子,家长和所有学校职工都要参与,还要对老师进行培训。” Moody介绍,在日内瓦州和沃州,已经有了系统性的预防项目。在瑞士其他地区,校园欺凌的预防还基本停留在个人发起活动的阶段。


(转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