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安乐死


一个执意寻死的女人


作者:Clare O'Dea


 (Keystone)
(Keystone)

这是安娜玛丽的最后一天。她和前夫、儿子共进午餐,然后这位病重的女性被送往了伯尔尼的女儿家。Dignitas的工作人员在下午13.15约见了她,2个小时之后,这位78岁的女性走完了她的一生。

“饭后她看上去很开朗、很安静。她只是简单地说:那么,现在我就要去死了,”她的女儿贝缇娜回忆道:“她不再想听音乐了,虽然她这么爱音乐。她只想快速地结束这一切”。

妈妈安娜玛丽(Annemarie Trechsel)的愿望很明确,希望自己的生命在2004年6月在女儿的房子里得以结束。“对我来说有点冒险。我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司法审查,因为我是继承人。在瑞士接受无痛苦死亡是合法的,但只有在执行人与死者之间没有个人利害关系的情况下才可以,”贝缇娜(Bettina Kläy)说。

安娜玛丽的最后5年是在养老院度过的。尽管养老院院长对她只求速死的愿望表示支持,但也并不同意她在他的养老院里实施自杀的计划。

“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在安乐死援助组织Dignitas的房屋中进行,或者在我的住宅里。我的母亲希望在她所熟悉的地方走向死亡”。

自杀记录

遵照一份表格所示、实施安乐死的规则,Dignitas组织在事后要与警察取得联系。安娜玛丽在事前喝下一杯兑有戊巴比妥钠片(Natrium-Pentobarbital)的水,然后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半小时之内,当地警察来到死者最后的寓所,并马上召来法医。“他们在卧室仔细地检查,而我们只能在室外苦等。他们在寻找可以昭示暴力的微小细节。还好,一切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所以,之后他们再也没找过我”。

贝缇娜和妈妈的关系很好,“她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爱交往。她写诗,还发表过。能否独立,对她来说很重要”。

安娜玛丽72岁时患过脑溢血,中风后说话困难,丧失了平衡能力,并有运动机能问题。

“我探望她时,一个钟头她只能说几句话。这是她希望结束生命的原因之一”。

在安娜玛丽尚能自理时,贝缇娜一家一直照顾着她。但有一次,她摔倒了,而且很严重,这之后贝缇娜决定将妈妈送到养老院,当然这首先征求了安娜玛丽的同意。

如愿

“当她第一次谈到想死的愿望时,我试图打消这个念头。我对她说,春天马上就要来了,一切都会好的。她责备我,说我对她的话不够认真”。

随着时间的流逝,贝缇娜慢慢地做好了思想准备:“我看到,伤病的身体和语言的障碍让她变得非常不快,于是我开始懂得,她为什么会这么想”。

安娜玛丽知道Dignitas这个组织以及他们所能提供的服务,但她因病无法与之联系,所以她请求自己的女儿,在她的委托下为自己安排一切。

2004年3月,她们和Dignitas开始了首次接触,3个月后,她被实施了无痛死亡。这距她首次公开自己的愿望已2年多。

当Dignitas的代表拜访安娜玛丽时,她还可以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愿望,并且证明,她的头脑还是完全清醒的。她签署了必要的文件,并在被实施安乐死的当天,还应要求在最后一份安乐死申请证明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有尊严的死去

少数亲友,安娜玛丽的前夫、她的儿子、女儿和一个多年的女友知晓并参与了她的计划。

“我们提前一个月定下了日子。最可怕的就是等待的时间:想想看,你知道哪一天自己的母亲会死,你却还要照常过日子,这对我来说太残酷了,”贝缇娜解释道。

“但最后这确实是一个美好、和平、有尊严的死亡。当然我陷入了无限的悲痛中,但我觉得,这或许可以接受,因为这正是她所希望的”。

对女儿贝缇娜来说,她并未受到惊吓:“如果她突然改了主意,那对我来说倒是会很困难。因为我们一起走上了这条路,并慢慢接受了它”。

开始的时候,她的家人只愿在最亲近的亲朋好友间通报她死亡的具体讯息。“不过我的兄弟认为,向所有人说出真相比较好-也确实是这样”。

贝缇娜没料到,这么多人对此表示理解:“总是有人对我们说,他们也曾经历过类似的状况,他们的亲人或朋友。自杀这种情况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自杀在瑞士

瑞士每年有1400人自尽身亡,是交通事故死亡案例的三倍多。

据估计,瑞士每年约有15'000-25'000人企图自杀。

安乐死组织Exit只向在瑞士定居的人提供服务,2011年向416人实施安乐死。

排在第二位的Dignitas,协助144人实施无痛死亡。

律法中的安乐死

瑞士的法律允许安乐死,只要患者有判断能力,可自行决定,且伴送者与患者的死亡无个人利益关系。瑞士自1940年代起开始允许协同自杀。

一般来说,安乐死通过服用医生处方、致命药量的巴比妥类药物实施。至于是液体口服、静脉注射还是通过胃管,则由患者自己决定。

依照2006年洛桑联邦法院判决,所有人都有权决定自己的死亡。这其中也包括有心理障碍的人。

联邦委员会多次试图将安乐死规范化。但于2011年6月决定,不对现行法律进行修改,而是采取更多预防自杀和减轻症状的措施。

欧洲的情况

瑞士:

相当自由。实施被动安乐死(停止治疗、去除维生机器)不会受到法律追究。主动安乐死则被视为非法,会受到法律制裁。

德国:

禁止医护人员协助进行安乐死。

法国:

医护人员及病人家属允许实施被动安乐死。而主动安乐死仍然为非法。

意大利:

主动及被动安乐死均为非法。

荷兰:

由医生决定,因此受到严格限制。

英国:

拥有欧洲最严格的法规,禁止安乐死。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