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完美图画


策尔马特-家族酒店打造冬季成功故事


作者:Jo Fahy, 于策尔马特


马特洪峰向来都是入驻策尔马特各酒店宾客游览的主要景点,海拔2222米的Riffelalp酒店也不例外,图中是该酒店在上世纪60年代的模样。 (RDB)

马特洪峰向来都是入驻策尔马特各酒店宾客游览的主要景点,海拔2222米的Riffelalp酒店也不例外,图中是该酒店在上世纪60年代的模样。

(RDB)

在策尔马特(Zermatt)-成功的滑雪度假村-预备迎接另一个滑雪季节到来之时,它还要对村庄的开发加以控制。不过跟大多数的高山度假村不同,这儿做主的不是大企业,而是几个家族。

在策尔马特村外围的公路上走一圈,看到新项目成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就在笔者写这篇报导时,工人们正从一片陡峭的坡地上“雕琢”出几座豪华木屋,上方的吊车也在忙碌地工作。

但在策尔马特的主要街道上,各家酒店一直屹立在同一个地方,在同样的家族手中代代相传。

“我父母还住我们隔壁,他们总会过来看看,一切是否运转顺利-我母亲也还会穿过餐馆,看望宾客,”克里斯蒂娜·许尔利曼-佩伦(Christine Hürlimann-Perre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我的表亲经营另一家酒店。噢,我兄弟也在(这里)经营着一家酒店。”

许尔利曼-佩伦家族已在策尔马特扎根四、五百年,她的姓在村里还很有存在感。她是彼得·陶格瓦尔德(Peter Taugwalder)的六世孙,而这个彼得·陶格瓦尔德,就是1865年7月带领爱德华·温珀(Edward Whymper)及其登山队首次成功登上马特洪峰的较年轻的那位登山向导。

她祖父也曾经是登山向导,直到一次事故令他不得不转行,办起了酒店。

这家名叫Hotel Alex的酒店就在通主街的一条小街上,由许尔利曼-佩伦和她丈夫共同经营。沿主街走走,你会不断看到佩伦和策尔马特其他大姓的各种提示。

从酒店、糕点铺和茶坊,到电子咨询企业和公用事业管理公司-佩伦、比内尔(Biner)和尤伦(Julen)是深入村民生活方方面面的一些知名家族。

村民的决定

策尔马特的“家族经营”感是挺特别的一样东西,也是它的一个特征,这个村庄的发展方式,至少有部分要归功于这种特征。

19世纪时,在利用阿尔卑斯山牧放牛群和伐木等事情上,策尔马特村民(Burgers)比非村民有更多的权利。要打进这称为村民社团(Burgergemeinde)的正式协会极其困难,因为只有社团成员才能决定谁能加入,它的目的就是要保护“内部”的人。

想加入的人在被接纳为村民之前,必须缴付大笔钱,让别人替他们完成这些任务,还要给那些人提供自己的出产。

19世纪下半叶,当游客来得越来越多时,这个小农社区开始悟出来,光靠出租自己家的房间是根本不够的。

一些村民组织起来,开办了最早的一批酒店,而一位名叫亚历山大·赛勒(Alexander Seiler)的非村民,尽管作为外来者遇到重重困难,还是在修建旅店和旅游业中成为重要角色。

“我得说,这确实相当独特。在那么重要的一个旅游胜地,有那么多酒店都归几个家族所有,要想找到第二个可不容易,”在这个村子里长大、后来写了好几本关于该村历史的贝阿特·特鲁弗尔(Beat Truff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该村村民都有资格决定村里的事,这也意味着改变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时,他们对将来会怎样有点儿担心,也不习惯外来人进入策尔马特,”特鲁弗尔解释道。

“他们曾以农业为生。(在19世纪中期以前)策尔马特什么也没有,没有酒店、没有基础设施-一无所有。所以这些人参与了这一切的打造。”

昔日的山区农民成了登山向导,或在酒店里工作。

“我们家族有上百名成员仍住在策尔马特……这可是个大家族。我想这可能是策尔马特最大的了,”安德烈亚斯·比内尔(Andreas Biner)笑着说,一边倚向椅背,此时他正坐在策尔马特村民社团的办公室里。

他担任社团主席已有13个年头,据他说自己家族扎根策尔马特已经两、三百年。

在一一列举了跟自己的近亲远戚有关的各家酒店、公寓-例如比内尔糕点店、比内尔假日公寓、比内尔电子咨询、Simi酒店(由比内尔家族的一个人经营)等等-之后,比内尔补充道:“我认为这儿很少有人不是从事旅游业的。”

二战结束后,更多村民盖了旅馆接待游客,在多数情况下,这些酒店和盖酒店的建筑公司都留在各自的家族手中,比内尔家族就是如此。

意见的分歧

既然这样一个繁荣的小村子大部分是掌握在相对少数人的手里,那么竞争与分歧也是意料之中的。

“我们当然不总是最好的朋友,大家都有不同的意见……到最后我们会接受最佳解决方案,但在做出决定前,会进行很多讨论……”比内尔透露。

这些讨论中,有不少显然围绕着策尔马特的未来。在2014年初通过的一项村镇规划概念里,居民制订出31个不同措施,以进一步把策尔马特发展成顶级旅游目的地,同时还要把它建成适合工作生活的有吸引力的环境-这绝非两个天生就能相辅相成的目标。

早在2010年,当时的策尔马特旅游局营销主管马可·绍伊拉尔(Marc Scheurer)在当地杂志《策尔马特内幕》(Zermatt Inside)发表的致读者公开信中,谈及自己上任第一年的工作时写道:“我们为你们而存在-是你们工作,而不是和你们对着干。”

在提到开发这片地区的挑战,同时又要保护社区的特点时,他写道:“我们现在是否做好准备,挑战我们相当自私、常显消极的思维方式,以便能充满活力地前进?”

他继续说道,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村庄内部的沟通”上,而不是像他预期的那样,为策尔马特提供“信息和推广”。

“我不觉得房子多了是件非常非常糟糕的事儿。一个地方房子盖的多了,说明那是个更多人愿意去的地方,”海因茨·尤伦(Heinz Julen)表示。

在彻头彻尾引领时尚的Backstage酒店里,身为店主的艺术家尤伦带我悠闲地参观设计至上的顶楼套间。

虽然尤伦很想强调他对历史甚至宗教的尊重,可他争辩说,策尔马特需要做出更多努力,才能在吸引生意的持久战中保持领先。

“通过我的项目,我把新东西送入市场,人们会谈论它。上世纪70年代盖的其他酒店也得做点什么,不然(他们的生意)就会越做越差。他们必须有所反应。”

“他们当中有些害怕做出反应,无论是从财务上还是创造性上,”他补充道。他的项目不总受建筑委托方的欢迎,可他总能成功。

这是个大胆的主张,并不合社团里更重传统的酒店业主的意,而且据他说,这个主张时不时还会惊动当地的规划许可委员会。

对Alex酒店的许尔利曼-佩伦来说,与时俱进固然重要,可她觉得殷勤待客和个性服务才是她的重中之重。

“竞争确实存在……你得照顾好每一位客人。我们的客人来的时候,会拥抱我们,他们告诉我,‘我们回家了!’”

建设的基石

保持家族经营瑞士村庄的完美形象是件微妙的工作,尤其是当这个社区将于2015年7月14日,迎来马特洪峰首次登顶150周年(英)挑战的时候,当年就是这件大事,令全世界的目光都转向他们的台阶。

“我们要保持原汁原味,这很重要,让来这儿的人感到身处山村,而不是在城市里。我们要在质量上提高,但要刹住数量。现在我们村已经够大了,”比内尔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数年来阿尔卑斯山区的旅客留宿夜数一直在下降,远远落后于各瑞士城市取得的收益,所以这是个必须讨论的问题。

 不过无论是否正式村民,这里所有的居民都同意一件事,那就是2015年的150周年纪念是件大事,如果他们能继续保证家族经营业务和全球性成功度假区之间的平衡,那么这可能还大有文章可做。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