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室内种植大麻


地下室里自种的大麻,犹如自制果酱般味道纯正


作者:Luigi Jorio


 ()

从外面看,这间房子和该地区许多其他房子没什么区别;房子里面,也没有什么特殊气味或危险迹象。然而,这里却种植着四氢大麻酚(THC)含量极高的大麻,1年12个月从未间断。

安德烈(化名)用一张短的卷烟纸卷了一支香烟,这是一刻钟里他吸的第二支了。然而,里面卷的只是烟草。“通常,白天我从不吸大麻;但是,睡前我常吸上一支:这可以帮助我放松。”

安德烈快50岁了,他“比较晚”才开始吸大麻,“和我21岁的儿子相比,我开始的太晚了。”年青时,他就在路上或者从熟人那买大麻。“总是需要追在别人后面去买;而且自己永远都不知道手中的东西吸了后会发生什么;再者,我花了很多钱。”

就这样,四年前,他决定“开始自己种植”。“我找到了一间足够大的房子(在洛桑地区),要是我住在公寓里,也就不可能开始在室内种植了。”

在他家地下室旁边的一个房间里,有两个巨大的衣橱,他的秘密花园就在用黑色布帘遮住的这两个衣橱的里面。“这些我种的大麻都是自家消费,而不是为了出售赚钱。”他保证到。

四氢大麻酚含量超标

安德烈赞同大麻在有控条件下合法化,“但是为了保护年轻人,应该制定实施规范。”他也意识到了吸大麻潜在的危险,在吸食大麻漫长的“生涯”中,他已经注意到大麻的烈性越来越强。

“我年轻的时候,四氢大麻酚(四氢大麻酚为大麻中主要活性成分)在大麻中的含量只占3%-7%,我种植的达到了30%-35%,远远高出1%的指标标准。”

吸食烈性烟草并不意味着会更损害身体健康,安德烈认为,“现在我抽的不多,这个道理就好像没喝3杯啤酒、却喝了一小杯威士忌一样。”

一粒种子17瑞郎

和两个朋友一起,安德烈购买了在家种植大麻需要的一切必需品:灯具、电泵、通风系统、湿度显示器、土壤,最为重要的是种子,但这也完全不成问题。

“专业零售商手中有我们需要的一切,过去,他们甚至还卖过罂粟,现在被禁止了。至于种子,我是从瑞士德语区的供应商或者从荷兰购进。”他解释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德烈发现,很多材料从普通的农业用品商店就可以买到,而且只需1/4的价钱。“大麻店总是有大钱可赚。去上一次就会知道:那里总是顾客盈门。”

地下室种植大麻的数量并不多,30-40棵苗,如果和其他人所种植的数量相比,这个数字简直太少了。“我认识的人中,有人种100多株。”安德烈肯定地说。

主要的开支就是购买种子-“纯正品种和基因工程品种”-一粒种子甚至要值17瑞郎,然后考虑的就是大功率灯具所需要的电力。

“对于大麻种植来说,大约需要3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们花了差不多1千瑞郎,”安德烈指出,“我不认为,我们耗电过多会引起电力公司的好奇,但是,室内大麻种植大户被人发现,有时就是因为耗电太多,这倒是真的。”

“东西好,就乐于与人分享”

差不多6千瑞郎的最初投资很快就收取了回报。每次(1年4次)可以收获约500-700克大麻,街上卖的同样质量的大麻价格约为1万瑞郎(每克12-15瑞郎)。

“相反,我们自己种植,只需花上1500瑞郎,差不多每克2-3瑞郎,而且,我吸的安心。”安德烈对我们说。在楼梯下的小地下室里,种植完全采用有机方法。“然而,市场上流通的很多烟草都施加过化肥。”

随着不断的收获,安德烈就把大麻送给朋友做礼物。“这有点像家里制作的果酱,味道好,自然就高兴与人分享。”

据瑞士联邦司法与警政部(The Federal Department of Justice and Police)估计(2011年),瑞士约有10-23.6万人定期消费(每个月超过1次)大麻制品;偶尔的消费者(每个月至多1次)人数为7.3-16.8万。

担心酸碱度(PH)要比担心警察更多

在瑞士,安德烈指出,很多人具有极高的技术能力来生产大麻制品。“除了阿姆斯特丹以外,很难找到质量同样高的产品。”这个沃州人指出,他通过看书和从互联网上收集资料,自己慢慢成了“种植高手”。

安德烈解释说,室内种植最难的部分就是需要精心照料这些植物。水分的酸碱值、寄生虫和当地温度是最让他担心的3个因素。

警察和非法种植大麻这个事实反而让他担心少些,“可能警察会突击检查,但是大麻只供自己使用:我不相信有太多风险,当然如果被没收,我会很难受。”

对于缉毒队来说,室内的小型种植不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洛桑警察局的发言人Jean-Philippe Pittet向我们证实,“我们只是在邻居举报的境况下出击,平均每个月一次。”

市场的合并

相反,管理部门主要瞄准了大规模种植及犯罪团伙组织的毒品交易。联邦警察局对有组织犯罪拉响了警报,传统意义上来说,有组织犯罪都是和可卡因和海洛因走私联系到一起,但现在他们也对大麻走私开始产生兴趣。

“职业化”的大麻生意解释了最近几年来大麻价格攀升的原因;除此之外,从刑罚角度来看,贩卖大麻风险也小。

尽管如此,从事社会工作的安德烈希望“不触犯法律”,“很多人建议我卖自己种的大麻,但这不是我该做的事;而且,我有一份好工作,我不需要额外收入。”

大麻和法律

在瑞士,依照联邦毒品管理法律,种植大麻以提取毒品为目的、贩卖、消费及占有都会受到惩罚

刑罚涉及罚金处罚或最高3年监禁。然而,大麻可以作为处方,用于治疗用途,条件是事先要得到授权。

如果四氢大麻酚含量超过1%,大麻就会被当做毒品看待。

在90年代,瑞士很多州都实行一种容忍政策,一段时间内,在瑞士的130多家大麻店都可能买到大麻。

边境发展起来的、切实存在的大麻旅游及对于身体健康的潜在危害研究数据的公布,使得对于大麻合法化持怀疑态度人士的队伍不断壮大。

2008年秋季,瑞士选民以超过63%的选票否决了一项人民动议,该动议要求消费大麻合法化,并建立一个由国家控制的大麻市场。

2012年6月,瑞士国会规定,成年人被发现拥有大麻(最多10克),尽管还要交付罚金,但是不再被起诉。

对健康的影响

吸大麻,加与不加烟草,都可能改变肺功能,因而增加了呼吸道感染的危险,而且会导致慢性支气管炎和肿瘤

一些研究显示,长期消费大麻制品会引起记忆功能轻微减退,注意力难以集中。

此外,消费大麻(定期或初期)和精神疾病或抑郁症也有关系。

多项研究显示,大麻还具有理疗功效;例如,可以对艾滋或癌症等极端病症引起的不适起到缓解作用。

大麻的一些成分在治疗哮喘和青光眼方面也有积极作用。

(来源:瑞士预防毒品问题研究所,世界卫生组织)


(译自意大利语: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