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富人的税务优惠


瑞士的一揽子税收优惠还能走多远


作者:Matthew Allen, (翻译:小雷)


自从苏黎世“黄金海岸”修改了“一揽子税制”之后,一半曾经受益的外国人已经离开 (RDB)

自从苏黎世“黄金海岸”修改了“一揽子税制”之后,一半曾经受益的外国人已经离开

(RDB)

一些生活在瑞士的富有外国居民已经在打包离开了,因为他们居住的那些城镇取消了税收优惠。今年11月全国选民即将对这种一揽子税制作出投票,届时那些税收友好州会损失多少钱呢?

位于苏黎世湖畔“黄金海岸”的屈斯纳赫特(Küsnacht)像是一块吸铁石,吸引着富有的瑞士人与外国居民,这里撒满阳光的山坡上散布着一座座豪华别墅,还有一间游艇俱乐部、一家米其林星级餐厅和其他高级设施为富翁们服务。

可当苏黎世州2009年投票赞成取消“一揽子”税收优惠以后,这些魅力再也不能满足屈斯纳赫特的某些外国居民,他们纷纷卷起铺盖迁离此地。同样的情形在该州各处都能见到,这种税制一朝消失,大约一半的“一揽子税制”受益人都决定躲开为妙。

11月30日将诉诸投票的动议想要在全国范围内取消一揽子税制,这也可能带来同样的结果-如果哪个州也不能再继续提供在批评者看来极不公平的优惠税率,那么也许会有更多外国富翁离开瑞士。

瑞士境内的5’634名一揽子税受益居民可能很快就要做出选择:留在瑞士是为了优美风景、政治稳定、低犯罪率和过相对不为人知的生活呢,还是为了一种简单、低成本的税制呢?而这种税制不计算纳税人的海外收入,只是征收相当于该人房产租价5-7倍的一次性年税。

屈斯纳赫特2009年还有19位一揽子税受益人,如今有13位已经迁离。但据市长马库斯·恩斯特(Markus Ernst)透露,这个富裕的行政区几乎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出走。

“13位居民迁离一个有1.3万人口的行政区,这确实没有什么影响,”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去年我们注意到,有1’290人迁来我们区,另有1’147人迁走,大家的原因各不相同。”

“损失这些外国居民带来的财政影响微乎其微,正是由于一揽子税制的特性,因此他们不是本区的缴税大户,”他补充道:“他们是些国际人士,流动性很高,在本区就没有扎根。”

加法运算

5年前有5个州首先取消了一揽子税制,苏黎世州便是其中之一,它也经受住了名人居民流失的风雨。

该州曾有201位这种税制的受益人,如今97人已经离开,大多数迁到瑞士其他州居住,也有一些完全脱离了瑞士(有两人过世)。这些人的离去令该州的税收减少了1’220万瑞郎。

留在该州的外国富翁人数现在刚过百人。依据他们的财产多寡和分布方式,55人的税额有所增加,47人的税额有所减少。他们一共缴纳了1’380万瑞郎的州税,不但弥补了损失,还令该州的税收状况好过以往。

然而据11月动议的反对者称,这些外国富翁的财政贡献并不止于此。通过购买与维护房产、雇佣当地服务业、出外就餐、经当地经销商购买游艇和轿车,以及吸引他们富有的朋友来度假等,为当地经济注入更多资金。

而且,对于那些不能像苏黎世-瑞士的金融中心-那样轻易填补财富缺口的州来说,富有外国居民的流失可能会造成不成比例的负面影响。

不成比例的影响?

沃州(1’396名缴纳一揽子税居民)、瓦莱州(1’300人)和提契诺州(877人)似乎对这次投票更加担心。根据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数据,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的268名一揽子税居民的缴税额在税收总额中占相对较高比例,达到3%;而日内瓦州(710人)则在紧张地等待企业税法的修订,这次的修改是迫于欧盟压力,其结果很可能更大幅度地降低该州收入。

沃州(Vaud)于1862年成为第一个引入一揽子税制的州,如果瑞士全面取消这种税制,那么该州预计会有惨重后果。

“如果一揽子税制被取消,那么这些居民中很可能有一半以上会离开瓦莱州,甚至离开瑞士,”该州财政部长莫里斯·托尔奈(Maurice Tornay)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除了向区、州和联邦缴纳的8’400万瑞郎税款外,这些居民还支出多达2亿瑞郎用于购置房产,另有1.5亿瑞郎用于支付其他当地的服务。”

据咨询公司安置瑞士(Relocation Switzerland)的税务顾问托尼·阿蒙(Toni Amonn)介绍,两年前选民投票赞成对瑞士度假屋数量作出限制后,已经让各乡村州的建筑业受到打击。

“来瑞士生活的外国富翁在房产上的投资非常大,”阿蒙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记者解释说:“如今显然有机会吸引这样一类人,他们会修建数量相对较少的高价值房产供自己居住,从而避免度假区的空床问题。”

“可一旦取消一揽子税制,想来瑞士的富有外国人在这方面的需求就会减缓,那么这种机会就有极大的缩水危险。而欧洲的其他国家,例如英国,会给外国居民提供更具吸引力的税务条件。”

呼吸新鲜的空气

没人知道一旦瑞士取消优惠税制,会有多少外国居民卷铺盖走路。以屈斯纳赫特为例,它的持久魅力折服了蒂娜·特纳(Tina Turner),尽管会失去一揽子税负特权,她最近还是放弃美国护照作了瑞士公民。

在被《一瞥报》(Blick)问及为何留下时,她说道:“更重要的是新鲜空气,是郁郁葱葱的绿。”

如果苏黎世州的经历是条必经之路,那么其他人必然会离开这里,到别处寻找更好的财务交易。选民则不得不自己决定,一揽子税制是大家都可以享受、无价又可靠的收入来源,还是用来迎合富人、不公又过时的税务方案。

一揽子税收数据

一揽子(或契约)税制最初由沃州在1862年引入,以应付在那里定居的富有外国人(主要为英国人)越来越多的局面。这类个人的财产、收入与税收事宜的计算往往很复杂,甚至可能涉及许多国家,而这种税制则巧妙地回避了这些问题。其他各州很快采纳了相似做法。

据各州财政部长会议透露,1999年按一揽子税制缴税的居民共有3’106人。这一数字到2008年增至5’003人,2012年底已达5’634人(最新数据),其增长率由2006-2008年的47.4%减缓至2010-2012年的4%。2012年,在按该税制缴税的个人中,最低税额为1万瑞郎,最高为8’230’326瑞郎。平均缴税额为123’358瑞郎(2006年为94’549瑞郎)。

一揽子税制的操作方式

一揽子税制按照富有外国居民的生活开销课税,而不考虑他们在海外的收入和财产。它只适用于在瑞士国内没有经营活动的人。体育明星和艺术家也可以享受这种税制。

面对瑞士选民对这种税制日益高涨的反对呼声,2012年政府决定严化一揽子税收的规定。从2016年元旦起,一揽子税制受益人应缴纳的联邦税与州税必须至少是其房产租价的7倍(目前只征收房产租价的5倍,不过有些州已经提高了最低收税标准)。

要取得一揽子联邦税待遇,外国居民还将必须证明收入不少于40万瑞郎(约合256.7万元人民币)。举例来说,一名外国人在瑞士购买一座月租金5千瑞郎的房产,那么最少应缴42万瑞郎的税(5千瑞郎x 12 x 7)。在计算每年的税金时,车、游艇和学费等其他支出也将被考虑在内。初来瑞士,或者离开瑞士至少10年后重新回来的外国人,都可以要求享受一揽子税制。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