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对动物是好是坏


瑞士动物园的思辨


作者:Ariane Gigon, 写于巴塞尔和苏黎世


苏黎世动物园为6只大象造的“新家”受到动物权益保护者的批评 (Keystone)

苏黎世动物园为6只大象造的“新家”受到动物权益保护者的批评

(Keystone)

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动物园总是吸引着男女老少的一块磁石。瑞士如今有15家大小不一的动物园, 仅巴塞尔和苏黎世动物园每年就要接待游客300-400万。

这段时间以来,瑞士苏黎世和巴塞尔的动物园都开设了新的设施,并举行了多种多样的活动,还参与了海外的环保项目。然而这些大举措却招致了一些批评,有人质疑,在当今社会,动物园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两个机构已宣布或实施了雄心勃勃的新计划。巴塞尔2021年将建成估价上亿瑞郎的海洋水族馆。这座椭圆形的新建筑包括30个水族池,可以让观众们一窥水下的生存空间。参观者不仅能看到企鹅、鳐鱼或巨型鱿鱼,还可以看到它们的生长环境,以及是如何茁壮成长的。

教育是一个无所不在的整体:“要展现海洋的丰富多彩,甚至细致到那些只有毫米大的生命物质,这样才能让人们学会理解这些栖息地、才会去保护,这是非常重要的,”海洋生物学家和项目负责人Thomas Jermann说。 

六月初苏黎世建成了新的大象公园-康卡沾(Kaeng Krachan),这是按照泰国的自然公园命名的。七头大象,其中最小的一只刚刚出生,可以在苏黎世的新公园里互动,其活动空间是原来的六倍。

公园内有六个水池,因为大象皮厚喜欢游泳。透过厚玻璃窗,你可以看到大象在游泳时会变得多么轻盈。它们如此优雅,这景象令人印象深刻。

在“新房”里,大象可以随意走动,无论日夜。“它们拥有家庭和社会生活,可以自己寻求食物,食物分布在公园的四十个角落,”动物园园长Alex Rübel在向媒体介绍新园区时谈到:“虽然它们没有天敌,但至少也应该能够使用它们的技能,为自己找到食物,并保持警觉”。园子里还放养了羚羊和鸡。

新园区采取了新的看管方式,“我们一直采取的是直接接触法,饲养员要在动物身下作业,没法采取什么保护措施,”Rübel说,现在修建了一堵防护墙,把人和大象隔开了。通过墙中空的部分,护理人员还可以为大象听诊、修脚、采血样,甚至还可以为象牙做X光。

新方法可以更好地保护饲养员。“如果人混迹在大象中间,那么当发生冲突时,饲养员往往会因为是最薄弱的部分而成为主要攻击目标”,动物学家Robert Zingg在苏黎世动物园里向瑞士资讯swissinfo解释道。1995年,就曾发生过意外:大象Komali袭击了一名护理员,因为他刚刚假期归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动物接触了。


苏黎世动物园

1929年,在城市东部小山上修建的苏黎世动物园,如今已占地27公顷。苏黎世动物园公司是公益股份有限公司,拥有7500位股东。股份资本260万瑞郎。苏黎世市和苏黎世州各享有25%的股份,其余为私人拥有。

去年该机构饲养了404种、3687只动物,接待游客上百万。2013年接受捐赠和遗产总额在294万瑞郎。

在开园20年中,四分之三的动物园得到了更新改建。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新项目就是马索亚拉雨林(2003)-占地11000平方米,因与马达加斯加的同名国家公园合作紧密而得名。

最好看纪录片

但巴塞尔和苏黎世的项目,并未得到普遍认可。例如Franz Weber基金会就表示反对海洋水族馆的项目。“大型海洋水族馆在21世纪已经过时了,”这一景观和自然保护组织说。

“荒谬,让鱼和动物脱离自然环境,只为了解释它们的栖息地,这绝对是借口,”Vera Weber愤怒地说,她是Franz Weber的女儿,也是基金会的副主席。“在运输过程中,鱼类会死亡;而且捕捉它们时,往往会使用毒剂。可如果你看纪录片,那么你会学到更多”。

巴塞尔动物园

1874年,瑞士首家动物园巴塞尔动物园开办。当年接待游客62'000人次,其时巴塞尔拥有人口50'000。狼、熊和水獭是最受欢迎的。

“很快,动物园的负责人就开始对饲养方式进行思考,一方面因为阿尔卑斯动物的死亡率很高;另一方面因为参观者对充满异国风情的动物更感兴趣,”动物园编年志这样写道。

2013年占地11公顷的巴塞尔动物园接待游客193万人次。

同年的捐赠、遗赠、伙伴关系:1000万瑞郎。

同年底共有628种、7017只动物生活在巴塞尔动物园。

不过巴塞尔动物园的Thomas Jermann辩解说:“我们绝不会购买用麻痹毒药捕获的动物,这是我们强烈谴责的”。Franz Weber基金会所说,水族馆里的第一批鱼,前一年的50只仅有一只存活,“这是完全错误的,”项目负责人Jermann解释说:“水族馆里的珊瑚鱼,绝大多数要比野生的活得更长”。

随着苏黎世康卡沾大象公园的开放,动物园的实用性受到了最基本的质疑。巴塞尔大学的哲学家Markus Wild接受了多家瑞士德语媒体的采访,他怀疑是否“真的需要动物园,才能让人们对动物产生兴趣”。

面对《新苏黎世报》周日版Wild说:“如今的设施更大、更环保,可像大象、猛兽或其他鸟类都需要更大的空间、需要运动,这种需要是一个城市动物园难以满足的”。他还批评道,动物的生活,尤其是它们的繁殖,在动物园里时刻受到了人类的监视。

支持马达加斯加上百万

世界动物园、水族馆协会(WAZA)也注意到这样的批评:“如果动物园和水族馆也想从事自然保护的活动,那么要做得更好。他们必须向公众明确表明,动物园和水族馆也愿意为保护自然出一份力,而且同时还要保证园里的动物享有高水平的生活,”该组织在战略报告《为动植物们建一个未来-动物园和水族馆的自然保护》中写道。

瑞士这2家最大的动物园也是这样做的。Alex Rübel提醒说,苏黎世动物园为全世界自然保护所提供的捐助,已基本等同于自然保护基金会。为了保护马达加斯加的马索亚拉(Masoala)雨林,动物园已出资350万瑞郎,而且将园里的人造雨林也命名为马索亚拉。此外,与泰国的合作也在平稳进行当中。

同他的同事一样,苏黎世动物园的生物学家Martin Bauert也不相信,仅靠电影,就可以让西方观众关注这样的问题:“要想让人们更正其行为方式,需要情感激励和直接的刺激,”他说。巴塞尔的Olivier Pagan也说,“直接接触”很必要。

大自然是…血腥的

巴塞尔动物园园长认为,人们认为大自然很完美,这仅仅是因为披了一层“浪漫的面纱”。“许多动物的栖息地或迁徙路线已经被人类切断了,比如说在非洲。大自然可以是残酷的。”

动物学家Robert Zingg则确信:“动物园不仅是一个展台。没有它全世界对大自然的毁灭或许更严重”。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