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工业之星 制造芬芳的瑞士机器:成功的味道是香水的味道

 Contexa开发了一种用于生产香水和工业香料的新方法,从而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

Contexa开发了一种用于生产香水和香料的新方法,从而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

(swissinfo.ch)

两家世界最大的香水及香精生产企业都落户于日内瓦州。近几年,当地的“经济生态系统”已经吸引了众多中小企业的进驻,其中尤以创新型企业居多。Contexa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它生产的液体自动配料机可谓世界领先。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您报道。

在欧洲最长的、足足“绵延”1公里的壮观建筑群Le Lignon旁边,有一座淡粉色的两层小楼-这里便是Contexa外部链接(法)公司的办公室及厂房所在地。小楼里,30几位员工在迷宫般的办公室和楼廊间穿梭奔忙着:科研、技术检测及售后服务,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瑞士法语区-香水之“硅谷”

兴起于19世纪90年代的瑞士香水工业至今保有着世界领先的地位,瑞士制造的自然香精与合成香精均远销全球,后者尤受欢迎。

两大业界翘楚奇华顿(Givaudan)和芬美意(Firmenich)均落户于日内瓦,这里有巨大的人才库、专业的研究中心和通往重要客户的便利平台:要知道,日内瓦可是美容产品、卫生用品、家用产品、饮料以及药品制造商的云集之地。

在“香水硅谷”汇聚着400家香水及芳香剂制造企业,这一工业生态圈已延展至临近瓦莱州的法国边境地区。逾万名员工就职于该领域。

信息框结尾

然而负责最后组装环节的大车间里却空空荡荡。“我们刚向欧洲和亚洲的客户运了3台液体配料机。”老板Daniel Schupbach有些抱歉地说。他于1999年创建了Contexa,并掌管公司事务至今。

尽管价格不菲(每台售价50万至300万瑞郎不等),但是这家日内瓦企业生产的、以动物命名的机器-眼镜蛇、狐狸、蜂鸟-却深受世界各地香水及香精企业的青睐。

从体重到体积

Daniel Schupbach原在日内瓦世界第二大香精制造企业芬美意(Firmenich)外部链接做项目工程师。他想出了一个可以颠覆整个香水及食用香精工业的液体调配新方法:“我们在生产中经常要将30-50种成分混合,而它们则来自1500多种原材料。再此之前,各种成分是一种接着一种先后注入混合器的,而我们设计的新型容积控制系统拥有众多自主注射装置,可以实现将不同成分同时注进原料混合容器的操作。”Schupbach介绍道。

这种设备的优点:一是,大量节省了制作加工时间,原来1个小时的工作,现在3分钟就可完成;二是,为了几百公斤的成品,成分添加可精确到毫克(比一滴液体的计量精确10倍)。“这些创新机械可以帮我们大大提高生产效率,同时确保产品质量。”另一家香精企业奇华顿(Givaudan)外部链接的运营经理John Vernieri强调说。

这家总部位于日内瓦的公司已经购买了10几台Contexa的机器,运往其在欧洲、北美及亚洲各地的工厂。“利用这种设备,我们研发出了很多日用品中的芳香成分:香水、香露或者家务清洁剂。”John Vernieri表示。

联邦的支持

这一创新的成功离不开沃州工程师学院(法)外部链接的技术合作以及联邦技术创新委员会的支持(CTI)-该委员会自今年伊始改名为InnoSuisse外部链接(多语) ,其使命就是促进高校及企业间知识和技术的互通。

“对于最初设备雏形的诞生,拧成一股绳的外界助力功不可没。作为中小企业,我们既没有足够的财力,也没有基本的技术实力来独立完成这一研发项目。”Daniel Schupbach强调道。最终,团队的力量成就了企业的多项荣誉,这家日内瓦公司获得了包括2013年度日内瓦州创新奖在内的多项企业大奖。

在赞赏联邦积极鼓励创新的同时,这位企业家也表示,在产品工业化这一环节上,联邦的支持还有所欠缺。往往就是在这一阶段,公司经营者因为资金不足而不得不把企业出售给外国投资者。“这很可惜,因为流失到境外的不仅是利润,还有工作岗位。”Schupbach说。

不利的货币背景

很幸运,Daniel Schupbach的公司没有遭此命运:Contexa的全部股票保持在其家人手中。到目前为止,所有外部收购的计划均以失败告终。

Daniel Schupbach

(swissinfo.ch)

尽管如此,公司最近几年的经营并非风平浪静。2015年,瑞士国家银行决定取消欧元兑换瑞郎的汇率下限,令这家日内瓦机械公司遭遇了一场“大劫”。虽然近期随着欧元走强,公司经营阻力有所减小,但是近年来的裁员、无薪延长工时和大幅节约开支等等危机自救措施还是在企业历史中留下了痕迹。

“我们被迫最大化地精简岗位,仅保留了具有高附加值的职位。因此,我们不再自己制造独立机器零件,而是集中精力专注于设备的最终组装。”Schupbach讲述到。

跨境人才库

尽管困难重重,但Contexa的创始人从来没想过要将生产转移国外。日内瓦天时地利人和,既有瑞士劳动力市场的灵活,又可以享受跨境工作者的巨大人才资源。

Contexa的员工中,大约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来自法国的跨境员工。“瑞士没有足够的熟练工人。”Daniel Schupbach讲道。另外,比起瑞士员工,法国雇员的流动性更强。“法国里昂人比瑞士沃州人更愿意来日内瓦工作。”Schupbach举例说。

另一个驻扎日内瓦的巨大优势是:这里有奇华顿和芬美意两家大公司,它们把周边的商务环境带动得生机勃勃。“我们身处在一个非常全球化的工业领域,因此关注世界各地的优良制造。不过确实,Contexa的近水楼台是我们合作的王牌。”John Vernieri强调。

“我们同奇华顿和芬美意都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Daniel Schupbach着重指出,“频繁地往来以及它们对我公司的高品质要求无不激励着我们不断自我提高,这也让我们一直保有着领先于竞争对手的实力。”

奇华顿(Givaudan)与芬美意(Firmenich)的竞争

2017年营业额达到51亿瑞郎的奇华顿公司无疑是全球香水及香精工业不可置疑的领军企业。其主要竞争对手芬美意,以33亿瑞郎的年度经营业绩,居全球第二。这两家公司总共占有世界香水及香精市场三分之一的份额。

同年(1895)同地(日内瓦)建立的这两家公司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奇华顿是瑞士上市公司,主要通过收购实现增长;而芬美意则更多通过企业自身规模的扩大推进营业额的增长,股份全部由家族成员所持有。

奇华顿公司在全球拥有将近9000名雇员,旗下80家工厂遍布世界。芬美意员工人数达到7000名,同样在全球拥有逾60处生产基地。

一百多年来,两家低调的业界龙头企业一直保持着竞争关系。由此而来的“潜规则”包括:两家公司的员工不得通婚或共同生活。

信息框结尾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