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工業4.0 “數字革命如海嘯席捲瑞士工業”

可遠程控制並維修的智能化機器:來自沃州的博斯特公司為包裝及標籤製造業提供專業設備。

可遠程控制並維修的智能化機器:來自沃州的博斯特公司為包裝及標籤製造業提供專業設備。

(©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工業領域的數字化浪潮襲來,瑞士已做好準備乘風破浪。然而請小心,Xavier Comtesse在6月12日出版的新書中提到:也可能溺水。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一位天生的溝通高手,一位富有遠見的多能者,一位愛挑釁的人,一位酷愛革新的人:無論用什麼詞,都難以窮盡描述Xavier Comtesse這個人。這位瑞士駐波士頓的前科學領事,瑞士西部地區被譽為自由思維實驗室瑞士智庫(法)外部链接的前所長(見介紹),新出了一本書,有近10位共同撰寫者,其中就包括斯沃琪(Swatch)的合作創始人Elmar Mock。 《工業4.0的締造者》(法)外部链接一書介紹了瑞士4.0革命的先鋒。這位科技狂人接受了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採訪:

同其他10位作者一起,Xavier Comtesse介紹了在4.0革命中走在前列的瑞士企業。

(swissinfo.ch)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讓我們從術語入手,您所理解的工業4.0到底是什麼呢?

Xavier Comtesse:很簡單,就是工業中的數字化革命。大數據、人工智能、網際網路、3D列印:所有這些近10年來的革新,從根本上改變了機械、物品和消費品的製造模式。

雖然公眾還沒怎麼察覺,但第4次工業革命確實已經像海嘯一樣席捲了瑞士的整個工業。它非常重要,完全可以媲美之前的三次革命-18世紀發明蒸汽機、19世紀末電動機械工具和20世紀電腦引領的機械工具革命。

swissinfo.ch:您能舉幾個具體的例子嗎?

X.C.:有上千個例子。例如沃州的包裝專業設備公司博斯特(Bobst),他們可以有針對性地準備產品,然後銷往全世界。憑著機器內建的傳感器,用戶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什麼時候、哪個零件是需要更換的。遠程就能提供諮詢,這徹底改變了工廠和客戶之間的關係。很快,我們還可以遠程維修機械。

“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也有驚人的成果。汝拉Willemin-Macodel公司生產的機器,一旦發現所製造的零部件有問題便可自行調整。

swissinfo.ch:您在書中提到的4.0革命的實踐者,大多是中小型企業和大型工業企業,而很少有初創和起步公司,為什麼呢?

X.C.:與眾所周知的不同,瑞士的中小型企業和大型工業企業創造了更多的工作機會、享有更多專利,而不是初創公司。企業更關注自己的客戶,而且知道如何盡快地適應顧客的需求。

現在我們要說,雖然偉大的聯邦理工學院扶植了許多初創公司,但它還是錯過了第四次工業革命。

“雖然偉大的聯邦理工學院扶植了許多初創公司,但它還是錯過了第四次工業革命。”

Xavier Comtesse

引言结束

Willemin-Macodel公司的工程師開發了新的“機器學習”系統,他是在Delsberg(編者註:該公司所在地)通過史坦福大學的網絡課程(大型開放式網絡課程,MOOC)學到相關知識的。而洛桑聯邦理工學院根本就沒有人工智能的教學。

swissinfo.ch:您是不是造了一個“噱頭”就為了突出“工業4.0”這個標語,因為畢竟許多企業很早以前就開始數字化轉型了。

X.C.:此類說法我從企業那裡經常聽到,他們都是些拒絕變革、對持續的變化不感興趣的。這種現像在鐘錶工業界裡尤其突出。那些落後的人可能忘了,在2007年第一支iPhone問世以前,我們還不能大規模地收集和分析用戶數據;但泰格豪雅(TAG Heuer)的“智能手錶”做到了。在21世紀的經濟大潮中,誰了解客戶的習慣和動機,誰就具有決定性的競爭優勢。

swissinfo.ch:您所描繪的這種革命,對瑞士工業來說,是機會還是風險?

X.C.:兼而有之。那些不適應時代的企業,就會被淘汰;而那些順應時代的,則會利用機會,創造更多的可能。

Xavier Comtessenu努力不懈地在向人們證明,科技革新的優勢和力量

(Keystone / Martial Trezzini)

藉著數字化改革的東風,西方才首次喚起了將工業製造基地重新移回來的希望。新的機型可以實現全自動化生產,這樣我們的國民經濟面對發展中國家才會重新具有競爭力。

 

swissinfo.ch:這樣高的自動化卻會讓許多員工的工作風雨飄搖。對機器來講似乎不錯,但對人來說…

X.C.:不,正相反:這會產生更多新的工作崗位,而且是更有創造性、更讓人安心的。職業將發生變化,工業與服務業之間的傳統界限會消失。許多職位將轉向諮詢、私人助理、醫療等領域。人們將會更多地與人打交道,而不是機器。我們離伊甸園也會更近。

swissinfo.ch:您很樂觀,但瑞士真的有那麼強的實力,能和中國、美國這樣的巨人競爭嗎?

X.C.:很簡單,掌握“硬體”,開發“軟體”,也就是知道在工業世界裡該怎麼做,然後把算法和大數據加上去。瑞士一直在工業高頂尖領域很有建樹,特別是與其他國家例如美國相比;不過他們很重視“軟體”,也非常具有優勢。

swissinfo.ch:瑞士政府意識到您書中所提到的這項挑戰了嗎?

X.C.:沒有,政界對此還知之甚少。沒有一位聯邦委員能夠理解到這一行業的巨變。我的書也有教育功能。我想用具體的實例告訴大家,企業所受到這種巨變的影響。我會給每位聯邦委員都送上一本我的書。

Xavier Comtesse

Xavier Comtesse,生於1949年,科學家、外交官、創業公司和智庫的創辦人。日內瓦大學的數學碩士、計算機博士。 70年代在日內瓦成立了3家初創公司,其中包括 Éditions Zoé(法)外部链接

1992年,在伯爾尼出任科學、研究、教育國務秘書處處長。 1995年作為科學外交人員外派至瑞士駐華盛頓使館。 2000年成為瑞士駐波士頓的首位科學領事,並在當地首創瑞士科技文化中心swissnex(英)外部链接

2002年成為瑞士智庫Avenir Suisse的所長,主要解決的是革新問題。 2012年應納沙泰爾工商業行會之邀,成立了推動新工業革命的瑞士創新中心(法)外部链接。2年後又和Elmar Mock一起成立了鐘錶工業的智庫“Watch Thinking”。 2015年又為數字健康產業成立了新的智庫“Health@Large”。

信息框结尾



(轉譯:宋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