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巧克力般的民族精神


我未曾到过瑞士,对瑞士的了解,最初是从瑞士的巧克力开始的。当中国80年代国门初开,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大多数老百姓对洋货还可望不可及的时候,我却因为父亲在北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外国人,因此较多的品尝到了瑞士的巧克力。

细腻幼滑、入口即溶的奢华口感,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建立了瑞士是美丽童话王国的印象。

90年代末,互联网的兴起给中国人提供了认识世界的一条神奇的天路。通过互联网,我了解了瑞士更多的知识,也开始自学德语,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去瑞士留学。为了能尽快提高口语水平,我在南京师范大学认识了一名瑞士留学生汉斯,跟他做语言交换。我们每星期在一起相互学习两个小时,我带他玩遍了南京的各大景点,手把手教他做中国传统美食,很快我们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2002年3月的一天,我带汉斯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由于我在大学期间就担任过该馆的志愿讲解员,因此对该馆展陈非常熟悉,主动为汉斯讲解。我一方面详细介绍日本侵略军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一方面说明当时有不少留在南京的国际友人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中国难民,其中就有瑞士人。

“我代表南京人民向你们瑞士人表示感谢,感谢你们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和人道主义精神。”我向汉斯深深鞠了躬。

汉斯听了后,并没有表示欣然接受,而是面色凝重。“瑞士当时做的真是微不足道,不然可以挽救更多的南京人,也就不会有30万人被日本人杀了。”汉斯似乎有些愧疚。

回去后没几天,汉斯给我写来一封信,这样写道:

“我最近查了一些资料,在二战期间,我们瑞士其实没有做到真正‘中立’。瑞士历史学家吉恩·弗兰西斯·伯格领导的国际委员会经过调查,指出二战时瑞士向德国卖武器,帮助德国保存掠夺来的财富,阻止犹太人进入瑞士避难,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是帮凶。

而且,二战前,瑞士也向日本出售过冲锋枪。二战结束后,日本从亚洲掠夺的黄金几百吨黄金落入美国手中后,并没有归还亚洲受害国,而是被美国存入了瑞士的银行。

对于瑞士政府及银行业在二战中的不光彩行为,我向你们国家表示深深的歉意,并希望你能原谅。”

这封道歉信着实让我感到很惊愕,也让我陷入沉思。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的一场空前浩劫,然而从太多的事实了解到,战后随着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的结束,人们似乎认为可以盖棺论定,把战争的责任全部推到德国和日本的战犯头上,那些仆从国摇身一变都成了受害国。

德国人能深刻反省历史,真诚道歉,固然是一种优秀的品质,但因为是战争发起国,所面临的国际舆论的压力是不得不认真考虑的;而瑞士作为中立国,没有直接参与战争犯罪,战后也没有受到审判,除了学术界的研究以外,没有受到任何的政治压力,却能主动坦诚自己的历史污点,实在令人敬佩。一个敢于直面历史、承认错误的民族,是个负责任的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这就不难解释为何瑞士的产品能够畅行世界的原因,就在于瑞士人严禁的态度、实事求是的精神,因而能生产出最上乘的产品。

瑞士人在把巧克力的甜美奉献给世人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把巧克力中淡淡的苦涩一并展现。让人们细细品位。这就是瑞士的民族精神。

作者:陈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我眼中的瑞士”征文比赛稿件)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