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帮助逼婚受害者 在瑞士 强迫婚姻依然还在进行中



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摩洛哥妇女注视着在拉巴特(Rabat)举办的一个展览上的未成年新娘照片

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摩洛哥妇女注视着在拉巴特(Rabat)举办的一个展览上的未成年新娘照片

(AFP)

雅斯敏(Jasmin D)是一个泰米尔裔的年轻女孩,当她遭遇强迫婚姻时,她得到了伯尔尼市政府的帮助。由于有越来越多的未成年受害者在寻求帮助,伯尔尼的做法或许是一种值得借鉴的模式。

雅斯敏当时只有17岁,她拒绝同一个身在印度的男人结婚。她有自己的男朋友,也是泰米尔人,但他们不属于同一个宗姓。她的父亲威胁她,所以她决定离开家庭,并从伯尔尼市政府那里获得帮助(德)外部链接。她刚过青春期,她的父亲就开始控制她。“这是一场没完没了的恐怖战役。我已经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了。”

雅斯敏的遭遇在瑞士并不是个案。瑞士反强迫婚姻援助中心(Centre of Competence against Forced Marriage in Switzerland,多语)外部链接是一个致力于在瑞士全境消除强迫婚姻的组织,该组织自2005年成立,截至2016年年底,一共处理了1’702起强迫婚姻案件。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一年,共有51名16岁以下的儿童向该中心寻求咨询。相比之下,在2005年至2015年的十年之间,这类举报案例只有五起。

该中心主管阿努·西娃加内桑(Anu Sivaganesan)表示,公众的防范意识提升是咨询数量增加的原因之一。其中一项重要的进展就是在学校里加强相关信息的宣传,这可以有效地针对16岁以下的人群。

但是,就未成年强迫婚姻问题前去咨询的绝对人数也有所上升。

“这可能是因为过去几年来自新移民国家,如叙利亚(Syria)、阿富汗(Afghanistan)、伊拉克(Iraq)、厄立特里亚(Eritrea)和索马里(Somalia)等国家的人数有所增加。这意味着大多数16岁以下的强迫婚姻都发生在避难者群体中,”她在电子邮件中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是说。

在其他因强迫婚姻而寻求咨询的案例中,情况却大不相同。在这些案例中,有91%都发生在定居瑞士的第二代或第三代移民之中。

迁移效应

西娃加内桑表示,事实上很多童婚案例都发生在新移民中,比如避难者群体中。乍看之下,这意味着强迫婚姻是一个“进口”问题。

“但是,我们有很多证据表明,这个问题不仅受到出身的影响,而且也是一种迁移效应,这意味着新的环境和散居社会的背景可能会促使人们回归某些传统,比如童婚和强迫婚姻,”她还表示。

另一方面,宗教婚姻或仪式婚姻也在不断增加,一些人通过这种方式绕过最低法定结婚年龄(瑞士为18岁)。西娃加内桑指出,瑞士法律不允许在民事婚礼前举行任何宗教婚礼。但是一些公务人员并不知道这一点,她举了一个例子,一个无成年人陪伴的未成年避难者成为了一场宗教婚礼上的新娘,她的监护人不但没有出面干涉,还参加了这场婚礼。

自2013年起,瑞士已经全面禁止强迫婚姻。根据法律,瑞士的户籍管理员在碰到强迫婚姻的情况时,必须拒绝其注册结婚,同时应将可疑案件举报给司法部门。

西娃加内桑表示,这项法律并非“灵丹妙药”。应该采取更多措施来保护受害者在较长时间内免受伤害。

伯尔尼的管理模式

西娃加内桑指出,伯尔尼市处理强迫婚姻的方法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值得借鉴的模式,伯尔尼模式中不仅有一个关于强迫婚姻的圆桌会议,能够让私人机构和公共机构一起工作,而且该模式还认识到人们在离开家庭之后,仍然需要帮助才能实现长期独立生活。

反强迫婚姻援助中心的服务覆盖瑞士全国,该中心与诸如人口服务组织(Population Services)等地方当局之间的良好合作是伯尔尼管理模式存在的基础(这非常重要,比如在受害者试图移民到其他州的时候)。

西娃加内桑评论说,“目前瑞士其他地区还十分缺乏”这种合作及复合式服务。

苏珊·勒布萨曼(Susanne Rebsamen)负责协调伯尔尼融入问题援助中心(Bern’s Integration Competency Centre,德)外部链接强迫婚姻(德)外部链接项目。她表示,伯尔尼市各机构在提高对强迫婚姻的警觉性方面做出了很好的反应。

信息传递

勒布萨曼表示,现在有大约20家机构参与了圆桌会议。会议每年举行一次,主要议题是评估实地情况,并提出改进建议。关于各机构如何分工合作,都有明确的流程图来显示合作过程。

勒布萨曼还指出,对于更极端的情况,伯尔尼市人口服务及移民和外国人警察部门(Population Services, Immigration and Alien Police,德)外部链接就会发挥积极作用,并可以在法律框架下进行干预。例如,他们可能帮助受害者改变所居住的州或所持的身份。

伯尔尼市政府只负责各个机构之间的协调工作,而不直接提供建议,所以关于处理相关案例的数量,他们并没有可靠的统计数据。

但是,“我们确定知道的是,包括阿努·西娃加内桑的中心在内,现在有很多个致力于在全国范围内消除强迫婚姻的机构,它们都从伯尔尼获得了相当多的信息。”这表明,信息正在传递之中,勒布萨曼如是说。

政府计划?

在联邦层面上,相关的协调工作也正在展开。然而,瑞士政府针对反强迫婚姻的初期计划(多语)外部链接自2013年年中开始,到2017年8月,该五年计划即将按期结束。

“接下来会有何举措尚无定论。目前的计划是,内阁将审查本年度之内关于这项工作的报告。”瑞士移民局(State Secretariat for Migration,多语)外部链接发言人卢卡斯·里德(Lukas Rieder)在电子邮件中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

他还表示,项目效果和实地反馈表明,政府通过拨款、提供协调以及将该项工作列入政治议程,已经有效地帮助各地区开展相关项目或进一步改进现有措施。

“在实施政府五年计划之前,只有少数几个非政府组织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只有少数几个地区具有处理这个问题的框架,与那时相比,我们已经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里德还补充说,除此之外,在关于强迫婚姻的讨论中,多了一种新的客观性,这种客观性源于很多因素,既往偏见及刻板印象的减少就是其中之一。

定义

强迫婚姻就是违反当事人的意愿强迫其结婚,或者违反当事人的意愿强迫其维持婚姻关系。

瑞士反强迫婚姻援助中心(多语)外部链接致力于为遭遇此类问题的男士和女士、他们身边的人以及相关专业人士提供服务。所有的咨询和服务均为免费。热线电话:+41 (0)21 540 00 00,电子邮件:info@zwangsheirat.ch外部链接

2012年的政府报告显示,强迫婚姻的输出地主要是巴尔干地区(Balkan region)、土耳其(Turkey)和斯里兰卡(Sri Lanka)。这与反强迫婚姻中心自身的经验相符,但该中心报告了更为多样化的国家和民族群体,例如,雅兹迪人(Yazidis)、罗姆人(Roma)、以及来自较新移民国家的人群。

信息框结尾


(翻译:樊桦),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