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平等与消费 无论男女,瑞士理发剪刀应一视同仁

Nicolas Cettou, dans son salon de coiffure

为了与粉红色税进行斗争,理发师Nicolas Cettou决定实行男女顾客相同定价。

(swissinfo.ch)

女性的薪酬不仅低于同工的男性,甚至在享受某些福利或服务时还要支出更多。在洛桑,一位理发师决定采取行动,设立男女统一价格。除了此类个人倡议外,瑞士法语区消费者联盟亦要求就“粉红色税”展开国家层面的调查。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1月1日起实行男女统一价。是时候从价格层面实现男女平等了。”我们可以在理发店 “洛桑序言”(Avant-Propos à Lausanne)(英法)外部链接的橱窗上看到。

顾客进店前就被告知:在这里,无论男女,同样的服务采取同样的定价。“价格取决于头发的长度”,理发师Nicolas Cettou明确表示。

message

踏入理发店前,顾客即收到关于男女统一定价的解释。

(swissinfo.ch)

在过去,理个短发,女顾客要付90瑞郎(合648.5人民币)、男顾客59瑞郎(合425人民币)。现在,对所有人实行80瑞郎(合576人民币)的参考价。“在本店,服务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女顾客还是男顾客,我们同样都至少花一个小时进行修剪。女顾客比男顾客付得更多是说不通的。”这位洛桑的理发师解释道。

“一位女顾客问我为什么几天前她的男性朋友来理发,价格比她便宜20瑞郎(合144人民币)。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释。”
Nicolas Cettou

引言结束

具有历史渊源的不平等

如今看来,男女差异定价是站不住脚的。“20至30瑞郎的差价并不少见(合144至216人民币)”,他指出。在他看来,这种差异源头要追溯理发的历史。“过去,男士理发确实耗时较少。他们的发型很简单,手动用理发推剪就行。而女士则更多是美发,而非剪发。”他叙述道。女姓留平齐式发型或理超短发,从疯狂年代起流行开。所以现在无论性别,修剪短发的工作量都是一样的。“潮流变换,但定价没有随之改变”,这位理发师观察到。

为了与“粉红色税”这种令女性为同样的商品或服务支出更多的商业做法进行斗争,Nicolas Cettou决定重新调整他的定价。与一位女顾客的讨论说服了他:“她问我为什么几天前她的男性朋友来理发,价格比她便宜20瑞郎(合144人民币)。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释。”

强烈对比的反应

此后,理发店流失了一些男顾客,却收获了一些女顾客。Nicolas Cettou承认:“我们提前几个月通知了顾客,并向他们解释了我们的调整。一些男顾客不甚理解。他们觉得在我们店里理发价格变得太贵,就不再光顾。”而另一部分顾客则积极响应理发师的这一新哲学,愿意为推动两性平等多付出一些。更有甚者,为支持这种做法而专门光顾该店。

三项争取平等的法案

追随#我也是(#MeToo)运动以及今年6月14日妇女大罢工的脚步,旨在促进男女平等的公民动议在瑞士日渐增多。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分别从三个不同角度发表了文章:平等与公共场(多语)外部链接平等与农业(多语)外部链接、平等与消费。

信息框结尾

至于女性群体,自然是拍手称道:“一些女性意识到了问题”,Nicolas Cettou指出。理发店的客源中,原先约65%是女性,而现在则将近70%。“今年年底来看,我们应该无法实现更高的营业额,但我觉得同往年相比,也没有亏损”,理发师认为。

正在理发的Marine赞赏理发店的新举措:“这是先锋和必要的。这种价格差异让人恼火,并且是不公平的。”她在销售行业工作,对于所观察到的这种不平等很有评论立场:“比如,女性化妆品的利润也高出许多。”

按一刻钟收费?

在竞争激烈的这个行业,服务可比性并不强。这位洛桑理发师的赌注或许有冒险。“一些同行吐露说他们不敢建议男女统一定价,担心流失太多顾客”,他表示。也有人尝试了其他方式的定价体系。“我认识的一位理发师采用按一刻钟收费的模式”,Nicolas Cettou说。他完全不接受这种方式,认为无论对理发师还是顾客而言都可能是一种压力来源。

Nicolas Cettou在锡永(瓦莱州)的职业学校为男女理发师们授课,并希望能使他的学生们关注到这个问题。“我会继续和同事们交流,以找到解决方式。”他强调说。

女性化妆品和身体卫生用品的价格通常更高。

(© Keystone / Alexandra Wey)

不可比:一句魔法用语

理发业是不平等待遇非常明显的行业。经济类杂志《总结》(Bilan)(法)外部链接曾估算,个中差距或能达到50%。“但服务是难以比较的”,瑞士法语区消费者联盟(FRC)经济政策负责人Robin Eymann强调。营销部门也用“不可比”来为一些商品价格上的差异进行辩解。总之,根据瑞士广播电视(RTS)的最新调查(法)外部链接显示,仅仅作为女性,每个月就要多花超过100瑞郎(合720.5人民币)。

在化妆品货架上,“粉红色税”的身影尤为明显。“我们可以看到:女性的粉红色剃刀与男性版本的产品是一摸一样的,但价格却更高”,Robin Eymann惋惜道。即便FRC可以对价格进行了统计,也推动了对该问题的关注,但却没有采取实际行动。这也是其要求对粉红色税进行全国性调查的原因,希望凸显出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但议会却驳斥了前社会民主党籍议员Jean-Christophe Schwab要求政府就“粉红色税”进行调查的公设。“在政治层面,遭受了一些阻碍。我们寄望于秋季的联邦议会选举,希望投票后,议会中女性比例得以提升,增加对这个问题的关注”,Robin Eymann表示。

小小的进步

FRC同样注意到今年3月起,事情朝着好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国民院通过了社会民主党籍议员Jacques-André Maire旨在降低女性身体卫生类商品征税的提案(法)外部链接。该提案力主,未来将对卫生棉条、卫生巾和护垫课以2.5%的增值税,而不再是7.7%。

这些商品原本不列为必需品,因此目前的课税较重。然而动物蚕沙或是剪枝花卉却可享受增值税减税的政策。如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印度、肯尼亚、黎巴嫩、尼加拉瓜、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等国家,都已经取消对卫生棉条和卫生巾的征税。欧盟则采取宽松政策,允许成员国对该类产品减税甚至零征税。

>> Nicolas Cettou接受RTS采访:

Cettou (1)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