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广告,禅和自由意愿-我的瑞士生活体验


“我的生命在不同的空间里度过了几个阶段:在巴黎做厨师、在苏格兰卖炉具、为好莱坞做民意调查、服务于情报机构、在阿米什人那里做农民,然后创办广告公司。”-摘自《隧道尽头的光亮》大卫·奥格威。

对于我一生尊崇的偶像,现代广告教皇大卫·奥格威,我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模仿他的口气对人们说,“在我一生不同的空间里,我做过编辑、广告人、汽车供应商,作家、记者……最后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我。”

瑞士,在我的生命里使我注定要面对自己,完成我在上海无法完成的一系列蜕变。如果不是凭着对广告的执著热情,不是在痛苦中学着让自己的心禅定,那么我将无法变成今天一个有着自由意愿的人。

角色转换

2000年,我从经济专业毕业,同年获得了中国十佳散文奖;2002年我如愿成为了一个广告文案,并且成为瑞士客户FRANKE集团的御用文案;2003年我得到了大卫·奥格威创建的奥美广告集团的聘用书,可是那一年我还是选择了异乡生活。

2004年夏天,当我完成了丹麦记者学院的学习后,我来到了瑞士,开始了我的定居生活。

我无法掩饰自己在国内生活的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不久之后就成了我在瑞士生活失落的缘由。

如果职业是一个人的标志,并且是一种信心来源的话,那么我在瑞士的职业生活是一个不断让人沮丧的过程。就语言和一份当地的文凭来说,我早远远落在了竞争队伍之后。

没有职业,我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在沮丧中我并没有很快地对自己进行调整,这种一个人默默舔舐伤口的过程持续了很久。

饮食

如果吃能够让人得到解脱的话,那么瑞士单调的饮食很难让人一下子雀跃。

大概是过了两年之后,我才喜欢上瑞士的Raclette(奶酪土豆),Fondue(奶酪火锅)和Rösti(土豆饼),中餐对我来说慢慢退出了它的主居地位。在我家居厨房里,可以找到世界各地不同的食谱,日本的寿司,西班牙的Tapas(佐酒小点),法式甜点……无疑,从吃上,瑞士让我变得对世界开放。

人情

我不能说四年之后,我能够开始接受瑞士人待人接物的方式。

中国人喜欢描述自己的感受,无论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我们是一个喜欢说话和表达的民族;而瑞士人相反,他们是一个喜欢“平和”的民族,开心还是伤心,他们的表达总是淡淡的,特别是当他们见到问题的时候,基本采取的方式是,回避。

这种对问题视而不见的回避不仅出现在工作中,也出现在感情生活里。

四年来,我一共总结出与瑞士人相处的三条经验:

不要大声说出自己的念头,以免吓坏别人。
不要说不负责任的话,瑞士人的记性出奇地好。
不必刻意送出贵重礼物或大方请客,因为不一定会有同等回报。

参照物

一个很大的区别在于国内的生活常常会出现一个参照物,比方说,朋友新买的房子,车子,奢侈品等等,国内的生活常常无形中被别人支配,个人的价值需要建立在其他的事物上。

而在瑞士,普通百姓的生活大致相同,纯朴的民风让瑞士人对明星都爱理不理,更不用说会对Armani套装或者LV包包关注了。

所以,在瑞士个人的价值由自己来决定,这种认知我也是过了两年后才慢慢明白过来的。

直面自己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因为在国内我们几乎24小时活在人群中,生活的丰富并不代表内心的丰富。而如何在瑞士让自己的内心丰富起来,我的经验是,首先要丢弃掉国内的惯性思维方式,从不带个人偏见的角度来审视全新的生活,体味它美好和积极的一面,学会欣赏和喜欢上它。其次,在一个新空间里,我们无法保持自己原有的生活模式,重建一个新的,不断进行调整,是融入的唯一方式。

支持与力量

寻找,调整,蜕变的一系列过程中,支持与力量是必不可少的。

支持可以从家人和朋友处获得,可是发自内心的力量可以让人更坚定地穿越重重困境。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很无助,尽管得到了很多支持,可是还是觉得很困惑,和大多数华人一样,常常会对究竟在何处生存这个问题感到困扰。

中国和瑞士各有其好坏面,让人很难做出抉择。

好在每一次和作广告的朋友交谈总会让我有再战的士气,而念一些关于禅的心得常常会让一颗焦躁的心平静下来。

广告是梦想,为我指出未来的方位;禅定让我在不同的空间里总是保持一颗安详的心,尽管很多时候我还是会六神无主,不过这样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少了。凭借着它们在我内心生成的力量,在一些年后我终于蜕变成了一个有着自由意愿的人。

这种自由意愿结果显示为: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瑞士,都要做一个舒服的,开心的自己。

如果没有瑞士,对于生活我不知道要何时才会有这样的理解。

作者:寿含章

寿含章

70年代末出生于上海。

经济类专业毕业,当过文学网站编辑,广告文案。

曾在北欧与西欧学习传媒,

出版小说《我为情种》,

现居住在瑞士。



链接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