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德国不再是瑞士的"好邻居"


作者:Alexander Künzle


前瑞士驻柏林大使Thomas Borer表示,德国现在表现得非常矛盾 ()

前瑞士驻柏林大使Thomas Borer表示,德国现在表现得非常矛盾

Thomas Borer曾是瑞士驻柏林大使,现在是一名顾问,他对德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都有一定了解,他可以从瑞士的角度来分析德国。

在瑞士对外经济促进局(Osec)每年举办一次的大会上,他讲道,德国的外交政策变得越来越自信,而瑞士在政治结构上不能对这种变化做出反应。在今年的会议上,德国和瑞士日益紧张的关系成为主要话题。

swissinfo.ch在大会期间采访了这位前德国大使,尽管是外交官出身,但说起话来还是非常直接。

他说,德国和瑞士其实实行的是同样的政体,但确是用另样的方式。

swissinfo.ch:瑞士和德国的关系,自从德国财政部长Steinbrück因追查德国人逃税攻击瑞士开始,就出现了裂痕,这对两国的经济关系有没有影响?

Thomas Borer:在过去的几年中,瑞士对德国的看法有了变化。德国改变了好邻居的形象。瑞士企业,尤其是银行,甚至将德国视为危险区域,因为德国政府对经济和纳税人加以严格的管控。

但是这种看法太笼统,而且对于投资没有任何好处。瑞士人对于受过良好训练的德国人占据自己的劳工市场,或者对德国收购盗窃而来的银行顾客数据等话题耿耿于怀。这些都是德国的内部危机造成的,瑞士应该着眼德国巨大的市场机会。

swissinfo.ch:德国是否从根本上改变了政策,还是这只是我们瑞士的臆断?

T.B.:德国在变得自信。瑞士对于德国的好邻居印象来自于二战之后德国人的外交政策-德国在战前和战后的激进行为之后,在外交上,不想再招惹任何国家。

但是从德国总理施罗德(Schröder)执政开始,德国在逐渐实行以自己利益为中心的政策。这并不违背常理,其他国家也是这样做的。

而对于瑞士来说,这成了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的政治结构尚无法适应这个变化。我们一直没有注意在德国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也未能用现代公共关系手法将我们的兴趣所在传达出去。

然而尽管两国关系出现了问题,但瑞士公司在德国还是受到热烈的欢迎。

swissinfo.ch:能否这样说,德国政府对待人民的态度与瑞士不同?

T.B.:简单地说,在德国,国家应该先考虑国民的利益,然后才是经济利益。而在瑞士,经济是人民安居乐业的基础而不是国家。

德国有一个这样的现象,公民中的40%将钱转入国外账号,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令国家和政治家感到惶恐。

在瑞士我们也能感受到:大批德国移民的涌入和德国对银行保密法的抨击。这是德国政府在施加压力,与这个国家无关。德国企业依然是瑞士经济最好的“朋友”。

swissinfo.ch:这样的情况将持续下去?

T.B.:这要看德国将怎样发展。有可能出现各种情况,这个北部的邻国有可能成为资金转换国,结果就是国民移民率增高,购买力下降。或者这个国家进行改革之后拥有良好的“新陈代谢”系统。

德国南部的一些城市与今天的苏黎世类似:慕尼黑和斯图加特拥有许多跨国界和开放的服务设施和研发单位。

swissinfo.ch:瑞士是否也有类似的问题?

T.B.:是,瑞士也面临与德国类似的挑战,因为两国都深陷于某种矛盾之中。

一方面两国的经济受到全球化和科技进步的影响,成为竞争对手。很多企业都在经济危机中遭受打击。

另一方面存在着一种危险,全球化受到社会和国家的阻止。一个国家作为经济基地,不仅需要从经济角度考虑,也会从政治和社会角度考虑。

swissinfo.ch:德国和瑞士之间真的存在文化习俗差异?

T.B.:差异总是被那些小报大作文章,而在商业上这种差异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在商业合作上,人们更加注重求同。德国和瑞士语言上的共同点,就减少了许多交流上的麻烦。

我们总是说德国人喜欢争斗,但是与英国人和美国人相比,德国人要温和得多。至于德国的银行系统也与瑞士不同的说法,也站不住脚,与美国花旗和Goldman Sachs银行相比,德国的银行与瑞银和瑞士信贷银行的系统更加接近。

我总是要重申,瑞士企业对于德国的恐惧都来自德国政府,而德国企业家则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依然想到瑞士来安家落户。

Thomas Borer

1957年出生于巴塞尔。作为企业顾问工作在德国、美国和瑞士。

特长:危机管理和通讯,解决问题,引起关注,情形分析等。

是一位法学家,1987年在外交部工作,1993年被派往华盛顿。

1994年成为外交部总秘书代理。

1999年成为瑞士驻柏林大使。2002离开外交部。

德国的问题

根据经济论坛上的一项民意测验结果显示,德国的税收改革与税收负荷相比,带来的问题更大。

不灵活的劳工市场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尽管德国罢工情况不多。

因为严格的工资制度,在某种程度上控制了劳工市场的开销。

这也是德国拥有竞争力和高产量和高出口的原因(向南欧出口)。

德国与其它欧盟国家一样有很大的国家财政负荷-因为社会福利费用很高(包括国家债务和财政赤字)。

2010年德国约四分之一财政靠国债支付。

与瑞士类似,德国的人口增长处于破纪录阶段,这与移民家庭的高出生率分不开。

而与瑞士不同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德国人向国外移民的数量也在增多。

德国人为此感到不安全。因此尽管有危机的存在,政府在国民中的信誉仍有所增长。

德国依然是欧洲最大的经济市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