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悬于一线的大选 奥地利总统大选:公民最后一搏,绕开极右陷阱



第一轮选举中毫无优势的绿党候选人-72岁的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最终以50.3%的极微弱优势当选奥地利新一任总统。

第一轮选举中毫无优势的绿党候选人-72岁的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最终以50.3%的极微弱优势当选奥地利新一任总统。

(Reuters)

在持续近24小时的焦灼与僵持之后,绿党候选人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最终战胜极右竞争对手Norbert Hofer,当选新一届奥地利总统。尽管长松一口气,瑞士媒体并未心石落地:他们认为想要调和奥地利南辕北辙的两派政治力量,绝非易事。

《伯尔尼报》(Berner Zeitung)以“偶然性多数让奥地利免于一场动荡”为题发表评论文章。“奥地利绿党总统以微弱优势力挽狂澜”、“‘微辣’的一方获胜”-《纳沙泰尔快报》(Express de Neuchâtel)及弗里堡《自由报》(La Liberté)的标题也透出“侥幸”语气。

今日瑞士各大媒体均重点报道了这则消息:区区3万多张选票的差距,成就了左派绿党Van der Bellen的总统地位,而其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自由党的Norbert Hofer则要吞下败北的苦水。

“好戏还在后面。当下,国家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两极分裂的悬崖。新总统Alexander Van der Bellen和不久前当选的社会民主党总理Christian Kern有两年的时间来调和政治立场不同的公众。如果不能奏效,那么到了2018年(下届大选年),刚刚‘躲过’极右总统的奥地利必将面临极右总理的产生,”瑞士法语区《时报》(Le Temps)驻奥地利的记者预测。

但是,这一挑战何止是艰巨,对奥地利新总统来说,它几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苏黎世《每日时报》(Tages Anzeiger)写道:“奥地利国内的分歧前所未有地突出。两个对立政治阵营毫无共同语言。在波兰和匈牙利,我们已经发现了这种社会分裂的趋势。现在轮到了奥地利。”从现在起,新总理Christian Kern必须带领团队进行“气氛调整”的工作:化解敌对,将奥地利这口“高压锅”内的气压逐渐减小,该报继而分析道。

深得人心的总统?

瑞士《阿尔高州报》(Aargauer Zeitung)和《东南瑞士报》(Südostschweiz)的共同社论口吻则更加乐观:“奥地利经历了一场安全危机,一段时间以来,不佳情绪一直困扰着国民。不过,奥地利说到底并非像外人想象中那么右倾…… 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是一位真正的奥地利人。他的庄重、自嘲、包容、执著和他在指责声左右夹击时表现出的坚毅,无一不是奥地利民族性格的闪光点。这位绿党政治家成为受人爱戴的国家领导人,这不会让人感到出乎意料。”

《新苏黎世报》(NZZ)把奥地利新总统称作“给人好感的年轻长者”。该报评论道:“奥地利真的选了适合自己的总统。这位学术背景出身的新总统以其过人的活力成功应对了右派民粹主义竞争对手Hofer的挑战,后者在第一轮选举后曾显示出勇不可挡的架势。”

瑞士弗里堡大学欧洲学教授Gilbert Casasus指出,是公民最后的关键一搏,让极右派与即将到手的胜利擦肩而过。“选民之所以投票给Van der Bellen,他们最大的动机就是挽救奥地利在欧洲的形象。外媒的批评、政客以及国内外学者的警示,唤起了公民的意识,”这位教授分析道。

民粹主义政党当道

瑞士意大利语媒体将本次奥地利总统大选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形势挂钩:欧洲被严重经济和社会问题的阴影所笼罩,人心惶惶。《提契诺邮报》(Corriere del Ticino)提到,奥地利自由党的候选人Norbert Hofer正是利用了民众的忧虑,大幅提高了自己的竞选实力。在不少欧洲国家,传统政党最近几年在回应广泛民众需求方面都感到力不从心。

该报还指出:“各国政府和欧洲领导人们都没能成功做到听取民众疾苦,并为他们排忧解难。这一状况造成民粹主义势力的抬头,后者成为人民排解挫败感的出路,而这种局面让人担忧。”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