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慈运理的秘密 “白天作处女,晚上是妇人”

作者:
慈运理:牧师、神学家、改教家……和勾引女人的人。

慈运理:牧师、神学家、改教家……和勾引女人的人。

(Hans Asper/akg-images)

当慈运理(Ulrich Zwingli)成为苏黎世大教堂的神父候选人时,他的事业即将面临决定性转折。然而1518年12月3日这天,正当决定过程进行得如火如荼,他的好友奥斯瓦尔德·米科尼乌斯(Oswald Myconius)却通知他,有传言说他曾勾引一位苏黎世政府高官的女儿。他要这位未来的改教家尽快就“那个蒙羞姑娘的事做出回复”,“不是因为我不知道其实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为了堵住那些忌妒者的嘴”。

米科尼乌斯完全错了。已在艾因西德伦(Einsiedeln)修道院作了近两年神父的慈运理,其实担心自己已让一名年轻姑娘怀了孕。考虑到流言蜚语,他选择主动坦白,于是写了一封几页纸的辩白信寄给海因里希·乌廷格(Heinrich Utinger),后者是大教堂职位候选人的定夺者之一。慈运理在这封长信里气愤地写道:“我不能对诽谤中伤不理不睬。”他定意要在信中“开诚布公地”汇报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肉体胜过意志

他也确实做到了。他在信中表示,三年前自己在格拉鲁斯(Glarus)作神父时,曾“立志”“不近女色”,然而很不幸,他“没能彻底成功”。那位和他一起犯罪的“年轻姑娘”倒不是位苏黎世头面人物的千金,而是艾因西德伦一名剃须匠的女儿。

慈运理做出保证,他对此事“深感羞耻”,不过这未能妨碍他自称为受害者,并将那姑娘描绘成美人鱼,称其“不遗余力,动用各种诱惑手段” 才成功勾引了自己。当然,在毁掉她的名誉前,他承认“公开责骂一名妇人不是件光彩的事”,但指出自己这么做有着充分的理由。用他的话说,剃须匠的女儿其实“白天作处女,晚上是妇人”,而且在他之前已跟另一个男人有过风流史。

Regula Bochsler,苏黎世大学历史及政治学专业毕业。

瑞士德语电视台资深编辑、记者和主持人,曾制作多档历史题材节目,并策划展览。

其主要著作包括:«The Rendering Eye. Urban America Revisited» (2013)、«Ich folgte meinem Stern. Das kämpferische Leben der Margarethe Hardegger» (2004)及«Leaving Reality Behind. etoy vs eToys.com & other battles to control cyberspace» (2002)。

(zvg)

慈运理做事谨慎,信中他未透露任何姓名,只向乌廷格暗示, 让剃须匠女儿失贞的人他俩都认识,是位“艾因西德伦的临时人员”,也就是说他是个小雇员或替补教师。这姑娘“不但有失体面,甚至诱人犯罪”、伤风败俗的生活方式,不仅她的家人,连艾因西德伦合城的人都知道。这便是为什么人们想都没想过要指控他“玷污”这姑娘。

一直保持低调

针对他让年轻姑娘失贞的指控,慈运理声称自己一直都遵从三个原则:绝不玷污处女、绝不亵渎修女,和“绝不破坏婚姻 (因为如以赛亚所说,被窝窄,不能同时遮住两个男人) ”。此外慈运理表示,由于有“原则意识”, 自己一直都成功地“在这些事上”保持低调。还在格拉鲁斯的上个职位期间,他就曾“非常秘密”地做事,“就连最亲近的熟人几乎也没察觉到什么”。慈运理强调自己的低调并非偶然,因为神父公开与情妇同居甚至生儿育女的事一点都不罕见。 

比起贞操来,怀孕这事就棘手多了。一方面慈运理不愿撒谎,但另一方面,他也不愿承认孩子是自己的,因为这会带来不少社会和物质上的劣势。因此他的解释也转弯抹角。他指出有时会跟共同的熟人一起光顾剃须匠的店,他女儿也在那里工作,由于她先看上自己,最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以致她现在怀了我的孩子,假如她能肯定的话”。慈运理不太情愿承认自己是父亲,可这似乎也让他感到不自在。事实上在另一段里,他解释说,万一那位姑娘肯定怀的孩子是他的,他“也不会否认”。

同准妈妈没有联系

在慈运理的辩白信里,透露了不少这无名无姓女人的有意思的信息。她的生计很不稳定,娘家总是争执不休,剃须匠不断“以激烈过度、诚恳不足的方式”斥责妻子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虽然她是“一位显然既忠诚又勇敢的妇人”。这位剃须匠跟自己的女儿也有种种不和,他把她“赶出家门已近两年,既不给她食物也不给她衣服”。慈运理没有谈及被逐的原因,不过很有可能还是为了男人的事。他也没说在失去家庭和父亲的物质支援后,那姑娘去了哪儿,靠什么生活。她肯定是住在艾因西德伦,否则慈运理也不会遇见她。他提到她未曾否认自己和那个低层职员的关系,这可能暗示着她在跟那人同居,这样可以解决她面对的诸多问题,比如没有工作、食物和栖身之所。 

当剃须匠的女儿意识到自己怀孕后,就离开了艾因西德伦,肯定是为了掩人耳目。“她现在在苏黎世待产,但我发誓不知道她在哪里,”慈运理写道。换句话说,他和准妈妈没有任何联系,似乎也不打算照顾她。鉴于男方这么不在意,如今人们不禁要问,苏黎世的那些流言蜚语只是出于偶然呢,还是剃须匠的女儿想以此报复这个无情无义的人。流言终究没起任何作用:1519年元旦,慈运理正式开始他在苏黎世大教堂的新工作。不过,他的竞争对手和情妇公然同居,两人还育有六个子女,这极可能使苏黎世的修士们更容易地拿定了主意。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