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战地圣诞节


战壕与兵营里的平安夜




 其他2种语言  其他2种语言
士兵们在森林里庆祝圣诞树,一张1915年的瑞士明信片 (Museum der Kulturen, Basel)

士兵们在森林里庆祝圣诞树,一张1915年的瑞士明信片

(Museum der Kulturen, Basel)

1914年12月25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第一个圣诞节。此时驻守边境的瑞士士兵们士气低迷,他们渴望和平,尤其思念家人的爱与关怀。

欧洲列强们交战正酣。瑞士虽保持着中立,却担心外国军队的入侵,借道瑞士进军他国。堡垒、道路需要修建,同德、奥、法、意的边境需要巡防。

“1914年8月战争爆发时,数千士兵和他们的马匹受到调遣。那并非一次组织有序的行动,有关机构有些措手不及,”《悲伤圣诞节(德、英)》展览策展人多米尼克·文德林(Dominik Wunderlin)透露。巴塞尔文化博物馆(德、英)举办的这次展览将持续至2015年1月11日。

“这很快影响到瑞士军兵的士气,尤其当冬季渐渐逼近,”他补充道。

人们常常不得不住在非常简陋的营房中,而且确实有很多故事,讲述了在与德占区阿尔萨斯接壤的汝拉地区(Jura),当士兵们到达当地村庄后,经常得先处理掉牲畜的粪便和各种害虫,才能使用那里的床铺。

士兵们通过寄给家人专为军队制作的明信片来缓解乡思。本届展览主要围绕瑞士及邻国的一战明信片,很典型的明信片上会印着一位勇敢的士兵正在值勤,他的目光望向远方。云中环绕着正在想念他的家人们,背景有棵圣诞树。

战时“短信”

“一战明信片就是当时的短信,”文德林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明信片上地方小,写不下多少字。人们经常会注上‘另寄了一封信’。那只是为了让家人知道,自己还活着。”

“还有的明信片展示的是士兵们怎样庆祝圣诞节,有时是摆拍的,特别是那些照片明信片。”

因此才会有“军营里的圣诞节”照片明信片(见画廊),画面上军营里的士兵们正在享用瑞士军队提供的节日盛宴。一群人在欣赏闪着烛光的圣诞树,其中一位还举杯祝酒。

这种以庆祝圣诞来鼓舞士气的做法在二战期间继续得到发扬,当时士兵们又回到瑞士边境守卫值勤。展览会上放映的瑞士电视台影像档案-一战影像非常罕见-就很好地展示了在战争时期,远离父老乡亲的士兵们是怎样度过圣诞节的。

在“战士酒馆”里,也可以找到和平与安宁。“战士酒馆”是由令人敬畏的埃尔塞·楚布林-施皮勒(德)(Else Züblin-Spiller)于1914年秋季创办的,他本人是一名记者和禁酒运动的倡导者。这些咖啡馆提供了廉价的健康食品,以及游戏、书籍和信纸。在这里严禁出售酒精饮料。到战争结束时,国内已有1000家这种酒馆。

当然,跟在战壕里度过圣诞节的英、法、德等国士兵比起来,瑞士士兵的生活简直有着天壤之别。展览上有一封来自比利时前线的信,信中写道,战壕里的士兵们听着“伤员的哀号、子弹的呼啸,和手雷的爆炸声-一曲可怕的圣诞音乐”。

三国间的圣诞休战

不过,有时士兵们也会自发地庆祝圣诞。在1914年的圣诞休战(英)中,德国与英国士兵爬出战壕,一起唱《平安夜歌》,还在无人区踢了场球赛,这些已经妇孺皆知。

而1916年圣诞前夜瑞、德、法三国士兵的欢聚,可能就没那么出名了。这件事发生在Largzipfel,汝拉地区瑞士边境的一处前哨,驻扎在那里的士兵离前线特别近,以致于可以听到铁线网另一边彼此咳嗽的声音。

根据对这次事件的记录,餐桌上摆着“特别的食物”,还装点着蜡烛。

“当时有20到30个人,他们做到了他们本国政客们几年后才做到的事,那就是,和平地围坐桌旁,”记录继续道。

然而他们各自军中的长官对此非常不悦。德国和法国士兵很快被派驻别的地方,因为,正如文德林指出的那样,“如果你曾直视过某人,你就无法再向他们开枪”。

后方

而在后方,士兵们的家人也在条件允许地情况下尽着自己的力。一盒盒的糖果点心和换洗的衣服,被递送给心爱的人们。

可随着战争的持续,人们能寄的东西越来越少。到1915年,德国已引入配给制,一年后情况更加严峻。瑞士也遭受食品短缺的困境,例如从1917年3月起肉类开始奇缺。

在远离边境的地方,平民仍决意庆祝圣诞节。人们拿出腌制的水果和蔬菜。房屋也会被装饰一番,有时甚至采用战争主题,例如展览陈列的一棵德国假圣诞树上的齐柏林飞船玩具,就是很好的说明。

战争还走进了儿童的玩具箱。比方说,德国造Eureka儿童玩具手枪,就出现在1914年圣诞节瑞士玩具目录上。

有些东西不会改变,文德林表示。“如果你今天走进任何一间玩具店,你还是会看到些可能被认为是暴力或战争游戏的东西,即便它们有着其他的名字,”他指出。

展览上有很多令人动容的展品,从一名法国士兵写自病床、渴望“快乐的战前圣诞节”而非“悲伤圣诞节”的扎心信简,到各家各户寄给驻守瑞士边境的亲人的手工编织短袜和小零碎。

人们显示出坚强的意志和独到的创造力,文德林说道。“可尤为突出的,是人们如何竭力寻求温暖和人与人的接触,在这种危机时期是那么的重要,”他最后表示。

战地邮局

军队邮政服务对鼓舞士气起了很大作用,它传递的不仅是明信片与信件,还有换洗衣服包裹和糖果点心盒。在1914-1918年间,瑞士境内通过战地邮局递送的邮件邮包超过1.92亿件。相比之下,同期德国邮政各类邮件邮包总数达到287亿件。所有邮件都要受到审查。

(来源:悲伤圣诞节)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