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战鸟


求救!当轰炸机在瑞士坠毁


作者:Thomas Stephens


 其他6种语言  其他6种语言
灭火的便捷途径:1945年2月,一架B51轰炸机在圣加仑州布克斯(Buchs)迫降 (Keystone)

灭火的便捷途径:1945年2月,一架B51轰炸机在圣加仑州布克斯(Buchs)迫降

(Keystone)

二战期间,250多架飞机在瑞士坠毁或紧急迫降,某摄影集就反映了这些飞机及其年轻的飞行员。该书的作者们收集了大量宝贵资料,并期待能找到更多信息。

“儿童往往是最先登场欢迎机组成员的人,”达尼·埃格(Dani Egg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城里的男孩女孩会跑向轰炸机-他们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飞机。”

51岁的埃格太年轻,没能亲自体验过战争。他对所谓“战鸟”-二战军用飞机-的最初记忆,是一架翼展为32米的波音B-17空中堡垒轰炸机。那架飞机于1960年代在圣加仑(St Gallen)火车站上展出了好几年。

“每次我随母亲和哥哥乘火车去圣加仑,都会看到矗立在那里的那架大飞机。大约25年后,我又想起它来,开始做些查询,发现了它的伤心往事。”

B-17空中堡垒轰炸机

1944年3月16日,盟军针对德国南部城市奥格斯堡、乌尔姆和腓特烈港的一次轰炸任务动用了740架飞机。其中23架未能返回基地,有7架落在了瑞士,这当中4架紧急迫降,3架坠毁。

其中一架就是B-17空中堡垒轰炸机,在奥格斯堡上空被德国战斗机击中,旋即飞向瑞士,在楚格湖(Lake Zug)上迫降。机组成员中有1名死亡,其他9人成功用降落伞逃生,旋即被瑞士扣押,度过了余下的战争岁月。

这架机身基本完好的飞机沉入湖底,直到1952年才被打捞出来,经修复后在全国进行展出。

1966年它被送至圣加仑,因那里的一名商人原计划修建“轰炸机主题公园”。但计划未能实现,因此在1970年,这架飞机被送到圣莫里茨(St Moritz)展出。然而几年后,它影响了一座大楼的开发;由于未能找到买主,虽然这架飞机拥有历史价值,还是难逃被拆毁的命运。

这架B-17空中堡垒轰炸机是二战期间降落在瑞士的最后一架幸存的轰炸机。

差不多8年前,在营销机构工作的埃格与军事收藏家沃纳·施米特(Werner Schmitter)一起,创办了战鸟网站(Warbird)。这是个收集二战期间在瑞士降落飞机资料的数据库,包括很多照片、文件、飞机描述与个人记述。

现在,埃格、施米特与同是军事迷的罗尔夫·佐格(Rolf Zaugg)在编撰一本书,主要展现1939-1945年期间,在圣加仑、图尔高(Thurgau)、沙夫豪森(Schaffhausen)、内阿彭策尔(Appenzell Inner Rhoden)及外阿彭策尔(Appenzell Ausser Rhoden)这北方5州坠毁或迫降的38架飞机的照片。

这本书将于2014年5月发行德语和英语版。若能有任何新的信息,例如照片或个人回忆记录,作者们将不胜感激。

埃格估计,曾被瑞士扣留的轰炸机机组成员中,大约15名尚健在,住在美国。

1952年,一架名为“寂寞臭鼬”(Lonesome Polecat)的波音B-17空中堡垒轰炸机被人们从楚格湖湖底打捞上来 (warbird.ch)

1952年,一架名为“寂寞臭鼬”(Lonesome Polecat)的波音B-17空中堡垒轰炸机被人们从楚格湖湖底打捞上来

(warbird.ch)

瑞士庇护所

《战鸟网》主要关注大战的最后两年。1943-1945年间德国上空几乎天天都有突袭,动用了数百架飞机。

然而生存的机率却并不高。根据皇家空军博物馆网站,在被击毁前平均能完成21次任务的兰开斯特轰炸机,其机组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22岁。

“死于瑞士的第一人是在博登湖(Bodensee)里溺死的-飞机落在湖中,他未能逃出来,”埃格透露,并补充说,也有其他人在飞机坠毁时阵亡。

但大多数降落在瑞士的飞行员得以生存下来,虽然有些迫降不如其它的一些惊险。

1945年2月22日,20岁的罗伯特·“洛基”·罗得(Robert “Rocky” Rhodes)驾驶他的北美P-51野马战斗机从意大利起飞,去轰炸南德林道与乌尔姆之间的铁路网。被高射炮击中后,他返航至莱茵河上空时飞机熄火,就在满布砾石的河岸迫降。

在浅滩上着陆后,罗得以为自己还在德国,但匆忙跑来的当地人解释说,他实际上在列支敦士登,一切安全。

“所有飞机迫降时,从未有瑞士人受过伤,”埃格表示:“飞行员们总试着避开建筑区。但也有个别故事说到处于自动驾驶状态的几架飞机,幸运的是,没有发生过冲到山体上撞毁的不幸事件。”

不过有冲进野生动物群中的事儿发生。1944年10月,一名想叛逃到瑞士的德国飞行员,为了在圣加仑州瓦尔德基尔希(Waldkirch)自己选中的田野里降落,不得不做了两次尝试。头一次一群牛坏了他的事儿。

1944年7月,在圣加仑州阿尔腾莱茵(Altenrhein)迫降的“佐治亚蜜桃号”(Georgia Peach)机头朝下栽在地上 (warbird.ch)

1944年7月,在圣加仑州阿尔腾莱茵(Altenrhein)迫降的“佐治亚蜜桃号”(Georgia Peach)机头朝下栽在地上

(warbird.ch)

酒店里的客人

降落在瑞士的机组成员最后都在扣留营度过了余下的战争时光。

“经过审问与隔离,军官都去了达沃斯(Davos)的酒店-战争期间那里也没什么人订酒店,而其他人则去了阿德博登(Adelboden)和翁根(Wengen),”埃格述说道。

按一位被送到达沃斯的美国人的回忆(链接中有其详尽记述),“我们吃的东西很多,但却因什么也没得做而倍感无聊,我们就想像自己一直很饥饿”。

埃格称,有些被扣者也试过逃跑。“那些实在感到无聊的,得到法国抵抗运动的帮助,试着逃出瑞士。”

战鸟网没有跟踪每位机组成员的命运,它关注的主要是飞机。

“大约120架飞机在瑞士飞行员的领航下,去了(苏黎世郊外)杜本多夫(Dübendorf)的大军事机场,在那儿呆到战争结束。美国空军机械师从英国过来检查和修理这些飞机,再由一名飞行员和领航员把它们开回英国,在那里大卸八块,”他透露。

“这些飞机如今都已不复存在。”

联系信息

如果您有关于二战期间在瑞士降落的任何一架飞机的故事、资料或照片-也许您自己曾经就是机组成员,那么达尼·埃格非常渴望收到您的邮件,他的电子邮件地址是:dani@warbird.ch

遭受空袭的瑞士

二战期间,美、英飞机​​对瑞士空袭约70次,造成84人死亡。

​​

遭受空袭最多的地区包括沙夫豪森(Schaffhausen,1944年4月1日的一次突袭造成了40人丧生、100人受伤)​​、巴塞尔、日内瓦、勒南(Renens,属沃州)和苏黎世。

​​

大多数空袭被归咎为​​导航失误。然而一些历史学家宣称,有的空袭是同盟国鉴于瑞士在战争中与德国合作,而有意向瑞士发出警告。

战争结束时,同盟国​​对空袭造成的损失向瑞士做了赔偿。

(来源:《瑞士历史辞典》)​​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