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投票之后


世界最高的最低工资遭瑞士国民否决


 ()

在刚刚结束的瑞士全民投票中,瑞士否决了最低工资动议,原本可以拥有最高“最低工资” 的瑞士,却放弃了这个“殊荣”。 每小时22瑞郎,每周工作42小时,每月4000瑞郎(约28000人民币),这是工会组织提出的最低工资,多挣钱难道不是好事?然而瑞士公民却以76.3%的绝大多数反对票,否决了该项动议。

2014年5月18日瑞士就四项动议进行全民投票,除了最低工资遭反对之外,购买新战斗机的提案也没有受到国民的接纳。投票之后,这两项动议的结果引起了很大反响。

瑞士不要最低工资

瑞士公民对最低工资这一动议的反对几乎是异口同声,甚至于2011、2013年在本州内赞同引进最低工资的纳沙泰尔、日内瓦和沃州公民也投了反对票。瓦莱州反对的呼声也很强烈。瑞士几乎一半的州,反对票的比例超过80%,最高的是内阿彭策尔,上、下瓦尔德州和施维茨州反对票达86%,相比之下,巴塞尔州似乎最能接纳最低工资,但是反对票也达62.5%。

倡议最低工资的工会组织和左派人士旨在:减少贫困、减少男女工资差异、对抗工资倾销。如果该动议被通过,受益的将是330'000人,其中三分之二为女性。

而反对者则指出,4000瑞郎的最低工资,将在国际上创纪录;赞同者则表示,瑞士不仅是高工资国家,也是高消费国家。

瑞士雇主联盟强调,盲目地规定最低工资,会造成失业并逼迫企业将生产线外迁。如果职位减少,那些低收入人群会失去就业机会。

右翼党派和经济界对这一投票结果感到满意,瑞士经济部长约翰·施耐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表示:“联盟对这一明确的态度表示肯定,这对于瑞士‘工作-思考-金融中心’的形象、对于瑞士的劳工市场都非常有利,并为活跃的劳资合作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标志。”如果该动议被通过,将意味着裁员,尤其是瑞士边远地区的企业。

与经济部长持相同态度的自由民主党派(FDP)国民院议员Ruedi Noser说,这一结果为工会上了一课,瑞士国民不希望国家过问劳资协作,他认为这是对工会的一记响亮耳光:这样一个重要的话题,只得到了这么少的支持,工会应该反思。

基督民主党(CVP)主席Christophe Darbellay说,这是一个理智的投票,“动议发起者的初衷是想保护那些‘弱者’”,但是工会和左翼现在应该醒悟,瑞士是一个注重劳工权益的国家。

瑞士经济联盟economiesuisse通过这个投票结果看到,瑞士公民不希望国家插手劳工市场的事。瑞士工业联盟Swissmem、瑞士建筑联盟、酒店业联盟都很满意这一投票结果。瑞士农民协会和蔬菜生产商也松了一口气,因为最低工资会为他们造成附加开支,这会威胁到瑞士本地农民的生存。

买不成战斗机,都是毛勒的“错”

国防部长乌力·毛勒(Ueli Maurer)购买瑞典鹰狮战斗机的计划遭到人民的否决,对此,瑞士法语区媒体不约而同地将原因归结于毛勒本人,认为其在宣传战中的表现欠佳。

沃州的《24小时报》(24 heures) 认为国防部长对待严肃的文件的态度过于随意,“论调变得像换鞋一样快”,无法让人信服。该报同时指出,国防部的整体工作需要进行全面调整。

日内瓦《时报》(Le Temps)评论文章写道,宣传不力是一方面,而与此同时,投票的结果还表达出选民对人民党联邦委员毛勒个人的不满情绪:在2月9日人民党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得到通过后,瑞士选民这一次终于抓住机会,对人民党“过于简单化”的政治主张说了声“不”。

除了国防部长毛勒的因素之外,瑞士法语区媒体还提到全国政治大环境起到的作用。

弗里堡《自由报》(La Liberté)提到,这一投票结果和瑞士的政治气氛紧密相连,上次全民投票中对“反对大规模移民”说“不”的各州,在本次战斗机投票中也说了“不”,这并非巧合。“向人民党阵营投颗‘小炸弹’,这对瑞士选民来说是种小乐趣。”

《时报》称,战斗机购买计划遭拒,反映出瑞士人民很有安全感,可其实,瑞士的保护伞来自其他欧洲邻国和北约军事体系。该报指出,只有加入欧洲整体防御体系,鹰狮战斗机计划才能发挥出作用。毛勒从未提及过这点,因为他个人对此就十分抵触。

同瑞士法语媒体尖锐的批评声相比,德语区媒体更多地表现出对瑞士军队前途的关注。

《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评论道,战斗机议案的失败不仅大大削弱了瑞士空军, 而且对整个瑞士军队都是重大打击。该报预计,从今以后,瑞士军事上的大额投资都将受到反复地权衡和讨论。

伯尔尼《联邦报》(Der Bund)的态度却大相径庭,其评论文章乐观地认为,瑞士人民对军队的忠实丝毫不会减弱,瑞士军队在深深扎根于人民。此次投票的失败,正是瑞士军队重新定义“新型威胁”的好时机:比如,可以将未来的工作重点更多地放在网络战争上。

国际反应

瑞士的投票又一次在国际上引起关注,尤其是有关“世界最高最低工资”更是在国际媒体中受到“津津乐道”。 特别是在最近也在讨论这个话题的德国,更是备受关注。

《法兰克福汇报》(FAZ)投票后的第二天(2014年5月19日)在网页上写道:“并不是最低工资的数额,而是僵化的系统-各行业和地区之间毫无差别,遭到国民的反对。”

《世界报》(Die Welt)将其形容为“民粹主义”,刊登了一篇题为“瑞士人做出了正确决定”的文章,他们写道:“瑞士人接受了专家的建议”。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也做出了反应,他们这样写道:瑞士人不把低工资当问题,起码不把它当作国家能解决的问题,他们也提及了瑞士22瑞郎(约合24.4美金)每小时的最低工资,比美国的10.10美金高出许多。

对鹰狮战斗机的否决,主要对瑞典生产商Saab产生了很大影响,《南德在线》(Süddeutsche Online)这样写道:“瑞典Saab集团失去了一笔军队生意”,并引述了瑞典军队专家Siemon Wezeman的话:瑞士的订单非常可观,这笔损失是无以弥补的。

《法兰克福汇报》警告说,不要将反对购买战斗机与反对军队等同起来,这一投票显示,在维护主权的时候,与军队活动相比,瑞士更担忧经济基地形象受到威胁。

有关最低工资和战斗机两项投票结果也出现在很多其他知名的页面上,如《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卫报》(The Guardian)等,尤其是欧洲的报刊杂志。其他投票动议,比如关于恋童癖动议的报道也偶有提及。

中国的反应

中国媒体尤其对最低工资的投票结果显示出兴趣。和讯网这样报道:18日,瑞士举行最低时薪公投,最新计票显示,将最低时薪提高到22瑞士法郎的提案,被选民否决。由此,澳大利亚仍然雄踞世界上最低时薪最高国家的榜首,每小时16.88美元。

“这显示,瑞士人普遍担忧最低月薪的规定会养懒,导致失业率飙升,否决了这个‘高薪养懒’的福利提案。”

《北京晚报》报道,瑞士18日公投表决,是否要设立最低工资标准。提案中的最低工资比美国高出两倍多,堪称“全球最高”,引发全球媒体关注。但计票结果显示提案遭否决。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及通讯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