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抗击贫困 早期教育反贫困

放学回家-孩子们离开开放式的游戏小组

(swissinfo.ch)

学校放假了,大部分学生开始从事各种体育运动,或者参加兴趣班。但还有一些孩子,他们的家长难以承担业余活动所带来的种种经济重负,因此陷于窘境。如今,联邦决定帮助他们。

在瑞士东部一个拥有7万人口的城市圣加仑,居住地海平面的高度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家庭的富裕程度:海拔越高的地方,居住区越高级,可以俯瞰城市;而收入较少的家庭,只好蜗居在谷底的城市中心。

这种在空间上、社会活动上的分层,会影响到居民的日常生活,特别是对儿童。“我成长于贫民阶层,周围邻居都是穷人,”5个孩子的母亲Nicole Schönthal说。她来自St. Georgen的山村,如今住在Tschudistrasse城里火车站附近。“这里你可以看到另一种贫困。这令我很难过,因为我看到那些小孩子们无人照管、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爸爸你好”计划! 度假补贴-让单亲爸爸"如释重负"

瑞士可能是一个富裕的国度,但还有许多单亲母亲以及离异后对子女享有监护权的父亲们却不得不精打细算。这些人手头拮据,然而一家公司却给他们提供了摆脱窘境的机会。 ...

她和她先生都在本社区的学校里担任辅导员,难以负担5个孩子业余活动的资金。和他们一样,她周围的家庭也是如此。

联邦抗击贫困项目

该项目自2014年开始,持续5年,总计900万瑞郎。

该项目致力于改善贫困人群的受教育情况,特别是儿童。

目标:确立对这一问题的基本认识。

确认、推广得到实践证实的最好方法。

在全瑞士建立网络共同抗击贫困。

信息框结尾

避免隔绝

在瑞士,大部分人都居住、温饱无虞,然而贫困并非遁形不见,早在儿童早年时期,就可以让人察觉,瑞士最大对抗贫困的组织Caritas的Bettina Fredrich说。

“和其他儿童相比,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接受早期教育的机会。孩子们的课外活动往往需要家长付钱。而收入低的父母难以承担”。

那又会如何呢?这些孩子可能会失去在课下继续深化其课上知识的机会;也会缺少结识其他同学朋友的机会。Caritas的发言人表示,这些孩子会重蹈其父母的覆辙,并且多会被社会其他人等孤立。

Fredrich援引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研究报告,在教育水平排行中,瑞士排在35个国家的第16位。这大部分是因为,孩子们没有得到同等的早期教育机会。

这种鸿沟,以及由之产生的差距,将会伴随孩子终生,因此联邦出台首项政策,用以对抗此类贫穷。未来5年,联邦将为此投资900万瑞郎。尽管不多,但对于联邦社会保险部(BSV)的Ludwig Gärtner来说,这足以让人们理解相关的提议,争取让孩子们享有同样的教育机会。

“我们在这一领域所作的并不少,特别是在早期教育,”Gärtner说:“但我们没有一种系统性的总览,对所实施的项目也缺少追踪评价,不知如何改进”。

(swissinfo.ch)

开放的框架,清晰的规则

圣加仑正在实施的“开放的儿童工作”项目便属其中之一。在城市西部的一个工场里,梳着金色马尾辫的小女孩正在猛锤自己建造的玩具-一个娃娃屋。她每天都到这里来,只要这儿开着门,一位看护人员说。工场里正在晾晒石膏像,一群小男孩正在用纸盒子叠武器。

“我们会把规矩给他们讲清楚,他们不效仿其他的孩子,或者在外面玩儿。但如果他们一定要这么做,我们也允许他们,”看护这样讲到。

该项目的用意是:让孩子们自己做主,并由此培养一系列的能力。他们可以自行决定,他们想做什么,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们整天整天地待在这里,因为他们不知道,否则应该去哪里,一个工作者这样介绍。

“来自较好社区的孩子,可以做的事情更多,他们的课余项目早就排满了,”圣加仑开放儿童工作项目秘书组组长Nicole Bruderer说。城市底层的孩子也可以参加这些课余项目,但是他们很少参加,“因为‘上层’有上层的文化,收费也很贵,参加课外班的路程也很远,因此富人和穷人的孩子并不会有交集”。

瑞士的贫困现象

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瑞士800万人口,其中60万为贫困人口。

贫困线标准为个人月收入2250瑞郎以下,父母带2子女家庭月收入4000瑞郎以下。26万贫困人口小于18岁。 

去年享受社会福利的占总人口的3%。贫困儿童的统计数据缺失,但因单亲家庭及离异家庭的增多,贫困儿童的数量并未减少,甚至还在增多。

信息框结尾

与人倾谈

作为母亲,Schönthal看到这种分化的情况有些担心,她看到孩子们放学后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和一些有问题的人,例如吸毒者和酗酒者混在一起分享街道。最终,她和一些同样忧心的父母求助于青年工作秘书处,希望为他们的小孩子寻找到远离问题、构筑未来的机会。

她求助的时机恰到好处,这个城市正在组建开放式的游戏小组,而且就在她所居住的社区。尽管项目才进行了一个月,但她已经看到“不可思议”的变化。家长们开始出面照顾自己的孩子,而且家长之间也相互认识了。那些看护员被视作榜样,也是顾问,当孩子们遇到问题时,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家里,都可以找他们倾诉。

尽管Bettina Fredrich认为联邦的项目“缺少具体目标和措施”,但她希望Caritas和其他组织可以搭上顺风车,共同对抗贫困,并在伯尔尼发起类似的倡仪。同时,也希望有更多人承认并且接受这种观点:在瑞士也存在着贫困现象和贫困问题。“无论如何,这个项目具有里程碑的意义,”Fredrich说。

开放儿童项目

长久以来,苏黎世、伯尔尼、巴塞尔等大城市开始在课余甚至周末时间组织“游戏小组”,供孩子们共同游戏,也可以避免他们无人看管。

但在中小型城市尚没有类似的项目。圣加仑于2009年开始了一项被称作“开放式儿童工作”的先锋项目,将类似项目推广至其他社区。

圣加仑可以提供的项目有“快乐餐”,儿童们可以选择健康食品,并自己进行烹饪;还有“灵动工场”项目,他们可以自己贯彻自己颇有创造性的计划。

儿童可以自行决定,他们实现计划的时间和方式。

6岁以上的孩子可以学会如何在城市里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