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教育选择 在家上学?瑞士联邦法院说不!

Home school

据《每日导报》近期报道,目前,瑞士共有超过2000名儿童在家上学。且专家表示,这种现象在瑞士正呈现出蔓延之势。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裁定,父母并没有宪法授权,让正值学龄阶段的子女在家、自行为其提供私人授课。这一裁决,无疑强化了各州针对“在家上学”现象制定限制性规章的权利,甚至让各州明令禁止“为子女开设私塾”有据可循。

2017年,巴塞尔城市半州的一位母亲提交了一份申请,以便让她8岁的儿子不用按部就班地去学校上课,而由她本人在家提供一对一教学。校方拒绝了她的申请。巴塞尔州级法院与校方的意见不谋而合,对她提请的上诉亦予以驳回。

随后,这位母亲将案件重新提交至瑞士联邦法院,她坚称,巴塞尔州级法院的裁定,等于对在家上学签发了一纸禁令,侵犯了她个人尊重私人生活和家庭生活的宪法权利。

在9月16日公布的最终裁决结果中,瑞士联邦最高法院驳回了这位母亲的上诉,并判定:私生活自主权,并不等于赋予其主体私人家庭教育的权利。与此同时,联邦法院也指出,目前尚无任何国际条约承认这种权利。

尽管数据不尽相同,但据瑞士纸媒《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近期报道,目前,瑞士共有超过2000名儿童在家上学。且专家表示,这种现象在瑞士正呈现出蔓延之势。

各界反应

瑞士教师协会(Federation of Swiss Teachers)董事会成员Bruno Rupp同时也担任伯尔尼州某所学校校长一职,他在接受瑞士公共电视台SRF采访时表示,那些继多年在家上学之后、再度返回教育常轨的人,无论是在社交上、还是学术上,都可能举步维艰。

然而,“瑞士在家教育协会”(Homeschool Association of Switzerland)会长Willi Villiger则表示,他对本次裁决结果深感失望。

Villiger本人就是一名教师,他和妻子一同在家为自己的10个孩子授课。他在瑞士电视台SRF的镜头前表示:“在家上学,能让一个家庭真正成为一支团队,我们和孩子们共同学习、共同生活。”他并不认同在家上学的孩子未来会承受社交压力或遭受其他挫折的说法。

截至今日,沃州和伯尔尼州在家上学的儿童人数,已分别多达650名和576名,也因此成为“私塾”现象最显著的两个州。在某些州-譬如沃州和纳沙泰尔州,只需告知当地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家长便可让子女在家接受教育。不过在伯尔尼州和日内瓦州,家长则必须通过提交申请,获得相应的许可。瓦莱州和弗里堡州则要求,父母首先得成为符合资质的合格教师。巴塞尔城市半州实际上并不允许学龄儿童在家上学。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包括纳沙泰尔州和沃州在内的部分州,已着手采取行动,以严化限制规章。

在家上学 在家自己教孩子成为瑞士新时尚

在埃门塔尔山谷一个小山村中,一幢木制的农房中传来鸡叫的声音,露特在厨房中忙碌着早餐,身为建筑工人的丈夫已经早早踏上了上班的征程。6个孩子静静地围坐在餐桌旁。早餐之后,3个孩子要去上学,9岁的三胞胎中的姐妹琪琳娜、阿莱琪雅和6岁的小妹妹安娜会留在家里上妈妈课堂。

Keystone-SDA/jdp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